酒促小姐:《如此人生》選摘(1)

2018-07-27 05:10

? 人氣

「這些女孩既然是賣酒的,就自然有人認為是陪酒的,只是在公眾場合,畢竟還是多了些保障,但也只是些微的保障──一旦無法勸進酒品,很可能整個晚上對店家、酒客以及公司都無法交代⋯⋯」。圖為《半熟戀人》劇照。

「這些女孩既然是賣酒的,就自然有人認為是陪酒的,只是在公眾場合,畢竟還是多了些保障,但也只是些微的保障──一旦無法勸進酒品,很可能整個晚上對店家、酒客以及公司都無法交代⋯⋯」。圖為《半熟戀人》劇照。

那女孩的胸部墊出了乳溝,不自然地在旁推銷啤酒,酒客來來往往,女孩低身說著:「試試青島啤酒好嗎?」那桌全是男人,只喊著:「妹妹要不要陪喝?」女孩尷尬地推了兩句,在開瓶之後,微微舉起酒杯,啜飲一口後低了頭,幾個男人繼續起鬨,最後她滿杯一飲而盡。

一陣笑聲後,那桌男人終於將她的啤酒端上桌,在滿滿的台灣啤酒罐中,終於有了她身上那件緊身衣服品牌的一席之地。我知道這不會是第一杯,更不會是她今天在海產攤的最後一杯。

她是酒促小姐。

據我的了解,多年來,這些出落在海產店的女孩待遇只有愈來愈差,二○○○年時尚有勞保,在二○○九年以後已不復存在。做過這行的女孩自嘲:領的時薪也和她們的姿色一樣愈來愈低。

二○○○年前後的酒促小姐是全新的行業,沒人想過有這樣的桌邊服務,從夜店、BAR到海產店都有,她們用著年輕的聲音推銷各式酒類。我所在的環境所能接觸的只有海產攤內的啤酒小姐,她感嘆在二○○○年時,每小時有三百五十元,現在的酒促時薪只剩兩百元,過去有兼職人員的勞保,現在則是一無所有,連正職人力也算不上。

那些衣服和鞋子統統不適合女性活動。緊身上衣只能靠著胸墊撐起,材質低劣,總在脫下時呈現大量的箍痕;有些衣服的設計沒有肩帶,甚至根本無法穿著胸罩,乳頭周圍可能因摩擦而腫脹。在夏季時,胸墊遇流汗容易引起皮膚過敏,胸乳的下緣則可能長濕疹。海產攤到了冬天賣起鍋物,這些女孩有時分到公司制服能有背心穿,但更多的是依舊如同賽車女郎般的衣物,加上墊高的鞋跟、秀出半截大腿的短裙,全部都是在限制這些女孩拿酒、開酒時的活動範圍。這樣的設計讓女孩「端莊」而「有氣質」,畢竟沒有人在意她們回家時微微外彎的腳趾,也沒人聽見她們在被窩中因腳底板抽筋的啜泣,那像是血痕一樣,脫下衣物的痕跡。

這些女孩的身分是尷尬的。帶有老婆、孩子的男人少喝,雖說這樣的客人容易服務,但可能整晚僅有一罐而已。都是男人的桌上會喝也愛喝,卻容易因為都是男人,見到一個女孩舉酒推銷,便也就直接吆喝起來,將餐廳當作酒店般催促開酒、陪酒。

玖壹壹成軍七週年,重新拍攝的《打鐵》MV融合了台灣熱炒文化。(圖/翻攝自玖壹壹@youtube)
「都是男人的桌上會喝也愛喝,卻容易因為都是男人,見到一個女孩舉酒推銷,便也就直接吆喝起來,將餐廳當作酒店般催促開酒、陪酒。」(示意圖,翻攝自玖壹壹@youtube)

所有的酒促小姐都被公司明定:不可喝酒,不可坐下陪吃。這原先是用來保護女孩,但喝酒的男人喜愛誇耀,更喜愛突破禁忌,當眾要求小姐陪喝是免不了的,有時藉此要脅店家──我不只一次看見滿桌的男人要店家絕不可當「抓耙仔」,接著要求小姐敬酒助興。若這時候店家有足以圓場的人也就算了,更多時候,只能看在客人生意的份上唯唯諾諾。

於是一杯、一杯,再一杯。

不景氣的時候,這些女孩是不會有額外福利的。有時喝了酒只能搭乘計程車,這些開支可能就吃下一小時以上的薪水。但既然公司不准喝酒,又怎麼可能報銷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