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祖母過世,她卻連一滴眼淚都沒掉… 原來她打算做這件事,把阿嬤找回來

2017-09-18 11:05

? 人氣

她只有阿嬤,但如今卻連阿嬤也沒有了,她起先還爬到紅眠床上,想撥開阿嬤的眼睛,被鄰居一把拎了下來,丟在角落裡。她很想很想,找阿嬤回家…

「真是個不孝的孩子!」、「她阿嬤都白疼她了!」

幾個鄰居一面張羅著,一面不時小聲的咒罵,她蹲在陰暗的角落裡,緊緊咬著薄薄的嘴唇,眼裡沒有一絲淚痕,只是愣愣的望著那張古老的紅眠床。

那張床或許是這屋裡唯一有價值的東西了,在這違章搭蓋的小屋裡,只有天窗上透露出一點微微的光,以及在光柱中不斷旋轉的灰塵……她彷彿從出生就看到這一幕,後來漸漸長大了,阿嬤如果去戲院賣小吃,就把她用睡衣的帶子拴在紅眠床上,

她從高高的床角往下眺望,好像困在大海中的一座孤島。

會走路之後,阿嬤就常帶她出去,在戲院裡叫賣花生、香菸和彈珠汽水,她緊緊牽著阿嬤的衣角,一面抽空張望銀幕上晃動的巨大人影,從來沒有機會看清那是什麼;但在散場前不久,阿嬤坐在戲院門口一邊喘著大氣一邊數錢時,她會一張張的瀏覽這部電影的劇照,自己在心中編出一個纏綿感人的故事。

最後一場電影散場,回家的路是漫長的,她一腳高一腳低的跟著,緊緊抓住阿嬤的手,常常走著走著就睡著了,腳一軟,阿嬤用力一提,她又醒了,看見教堂門口的臺階,就興奮的跑了上去,開心的等阿嬤過來,彎起佝僂的身子,背她回家。

家家戶戶的爸媽都坐在門口,充滿愛意的呵護或者訓斥他們的孩子,她只有阿嬤。

如今連阿嬤也沒有了,她起先還爬到紅眠床上,想撥開阿嬤的眼睛,被鄰居一把拎了下來,丟在角落裡。然後她就看著他們在小屋裡布置了簡陋的靈堂,幫阿嬤換上那套只有過年才穿的棉襖,牆上的黑白照不知從哪裡找出來的,阿嬤開心的笑著,她從來沒看阿嬤這樣笑過。

鄰居們拿著一件小麻衣四處找不到她,「死查某囝仔,不知死到哪裡去了?」「阿嬤死了連眼淚都不掉一滴,真正無情哦!」「要不是阿嬤收養她,早就不知道餓死在哪邊了……」罵了半天,卻看見她正在巷子裡追一隻黑貓,她跑得飛快,動作敏捷的貓兒三兩下跳上屋頂,她就在下面跳著、叫著,和附近任何一個頑童沒有兩樣……

眾人怒火中燒,圍過去就重重給她一個耳光,還有人在她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

她仍然沒有哭,默默的跟著鄰居回來,默默的被穿上麻衣,跪在紅眠床的前面,心裡還在想著昨天的電影:一隻黑貓從死者身上跳過去,那個人就復活了……等晚上人們都走了以後,她會再去抓那隻貓咪,找阿嬤回來。

作者介紹│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暢銷逾百萬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對不起,嚇到你【苦苓極短篇驚魂版】》(原標題:不哭的孩子)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