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全球第二大難民營!台灣路竹會送愛溫暖敘利亞難民 駐紮義診每天湧500多人等看病

2019-02-10 14:00

? 人氣

位在約旦札塔里的難民營收容了8萬5000多名敘利亞難民,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的難民營。台灣路竹會駐營義診5天過程中,每天都吸引大批難民手持約旦政府發給的健康護照,在營外大排長龍等候看診。(台灣路竹會提供)

位在約旦札塔里的難民營收容了8萬5000多名敘利亞難民,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的難民營。台灣路竹會駐營義診5天過程中,每天都吸引大批難民手持約旦政府發給的健康護照,在營外大排長龍等候看診。(台灣路竹會提供)

經過22小時55分鐘的飛行,再換搭巴士連開15小時,台灣路竹會義診團一行,終於抵達位在約旦北方邊境的札塔里。光是交通時間就將近2天,台灣與約旦的距離簡直天涯海角?但親身進到札塔里多達8萬5000人聚集的敘利亞難民營,看著男女老少拖著殘弱身心,遠眺依舊烽火連天的家鄉,那種有家回不得的心情…,這才明白,和平與戰爭的距離才是海角天涯。

台灣路竹會是國內第一個、也是唯一以台灣名義加入與聯合國具有諮詢地位的非政府組織(INGO),主要會員除了中西醫、牙醫、護理師、藥師、醫檢師等醫事人員路,共有來自國內四面八方認同「醫療無國界」的志工。

20190127-天如專題配圖-位在約旦札塔里的難民營收容了8萬5000多名敘利亞難民,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的難民營。台灣路竹會駐營義診5天過程中,每天都吸引大批難民手持約旦政府發給的健康護照,在營外大排長龍等候看診。(台灣路竹會提供)
位在約旦札塔里的難民營收容了8萬5000多名敘利亞難民,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的難民營。(台灣路竹會提供)

23年前成立之初,路竹會的服務對象主要是國內山區偏遠的原民部落,後隨著會員人數及會務日漸壯大,路竹會乘載著台灣之愛,更將觸角伸往國外醫療資源缺乏的第三世界。無論當地困乏的原因是貧窮、戰爭或疾病…,路竹會總是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

每天湧500多難民候診,還有「戰爭症候群」的沉重挑戰

雖然足跡已踏遍全球48國,此行前往約旦札塔里難民營,路竹會仍感壓力沉重。「畢竟義診團要駐紮的地點是全球第二大的難民營,撇開意料中的語言溝通問題,單憑難民傷患往往還是國內臨床較少接觸的『戰爭症候群』,對團員們還是一個挑戰。」路竹會會長劉啟群表示。

懷抱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義診團一行38人趕在去年底耶誕節前夕抵達難民營,而對多為老人、小孩的敘利亞難民來說,人人都有一雙能夠治疾療傷妙手的路竹會義診團團員,跟聖誕老公公差別也不大。

20190127-天如專題配圖-位在約旦札塔里的難民營收容了8萬5000多名敘利亞難民,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的難民營。台灣路竹會駐營義診5天過程中,每天都吸引大批難民手持約旦政府發給的健康護照,在營外大排長龍等候看診。(台灣路竹會提供)
台灣路竹會駐營義診5天過程中,每天都吸引大批難民手持約旦政府發給的健康護照,在營外等候看診。(台灣路竹會提供)

劉啟群說,雖然難民營內也有醫療中心,但資源嚴重不足,影響所及,路竹義診團駐紮的5天內,每天平均都湧入500多名難民,手持約旦政府發給的健康護照,在義診團營地外大排長龍等候看診。

求診兒童比例高達60%!「先天聽損」的病因竟是戰爭

令人心疼的是,在總計2171名求診患者中,兒童的比例就高達60%,且平均一天至少就有5、6名先天聽力缺損的小朋友,在家長的陪同下前往。「這些孩子說是先天聽損,其實病因都跟敘利亞長達8年的內戰脫不了關係。」義診團的醫師群評估說。

20190127-天如專題配圖-在5天總計2171名求診患者中,兒童的比例就高達60%,且平均一天至少就有5、6名先天聽力缺損的小朋友,在家長的陪同下前往。(台灣路竹會提供)
在5天總計2171名求診患者中,兒童的比例就高達60%,且平均一天至少就有5、6名先天聽力缺損的小朋友,在家長的陪同下前往。(台灣路竹會提供)

一名年僅6歲的敘利亞男孩,出生不久就被診斷為雙側重度聽損,原因很可能是襁褓中不堪周遭連日震耳欲聾槍炮巨響的傷害。

據指出,男孩3歲時雖有幸在政府補助下接受了人工電子耳的手術,顯見敘利亞戰前的福利,應該還算不錯;無奈家園一夕變色,後來小男孩隨同父母逃至約旦境內的難民營,人工電子耳也因久未進行校正調整,逐漸完全失去了功用。

20190127-天如專題配圖-在5天總計2171名求診患者中,兒童的比例就高達60%,且平均一天至少就有5、6名先天聽力缺損的小朋友,在家長的陪同下前往。(台灣路竹會提供)
20190127-天如專題配圖-在5天總計2171名求診患者中,兒童的比例就高達60%,且平均一天至少就有5、6名先天聽力缺損的小朋友,在家長的陪同下前往。(台灣路竹會提供)

遭流彈波及的垂足症女孩 立志幫更多人走出傷痛

還有一名19歲的敘利亞少女,在荒煙蔓草間無端遭流彈所傷,且因未能及時接受治療及復健,受傷至今已逾4年仍無法走路,平日只能靠助行器勉強行動。醫師診斷,少女因流彈傷及神經,衍生小腿肌肉無力、腳踝無法背屈的垂足症,想要恢復正常行走能力,除了精良的輔助儀器,還有一段漫漫復健之路要走。

20190127-天如專題配圖-一名遭流彈所傷的19歲敘利亞少女,因傷後未能及時接受治療及復健而衍生垂足症,受傷至今已逾4年仍無法走路。(台灣路竹會提供)
一名遭流彈所傷的19歲敘利亞少女,因傷後未能及時接受治療及復健而衍生垂足症,受傷至今已逾4年仍無法走路。(台灣路竹會提供)

「意思是我還是有可能好起來,跟過去一樣自由走、跑、跳?」雖然垂足症的治療並不容易,但聽到還有復原的希望,樂觀的敘利亞少女露出燦爛的笑容。少女說,其實比起腳傷,她與家人因為戰爭留下的內心創傷更是巨大;因此,未來她立志成為一名專業的心理諮商師,盼能藉此幫助更多戰後餘生的敘利亞國人,走出內心的傷痛。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