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當代俠女作家張純如

2019-02-10 06:50

? 人氣

作者強調,無論任何獨裁者與其幫兇們所造成的哪一類大屠殺,都該平等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與追訴,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資料照,新華社)

作者強調,無論任何獨裁者與其幫兇們所造成的哪一類大屠殺,都該平等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與追訴,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資料照,新華社)

15年前,即2004年前的11月9日,一位華裔美籍女作家張純如,被發現在美國家中自殺,據報導是因為服憂鬱症藥物所導致,她是一本當時轟動世界的英文暢銷書《南京—被遺忘的大屠殺》的作者。

1962年,張純如的父親張紹進、母親張盈盈,均以第一名畢業於台大,張紹進是唸物理系,張盈盈是唸農化系,當年兩人都申請到哈佛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可說是一對金童玉女。1967年,兩人同時獲得哈佛大學的博士,張紹進是物理博士,張盈盈是生化博士,兩人後來都擔任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的教授。1964年他倆在哈佛的Memorial教堂結婚,1968年生長女張純如。他們從小以開放自由的方式教育張純如,盡可能滿足她所感興趣的任何問題,所以張純如從小就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科學精神。

2004年,原本打算退休後頤養天年的兩位教授,卻因愛女張純如於36歲時舉槍自盡而改變了計劃。他們收拾悲痛,繼續女兒未完成的遺願,希望凝聚民間的力量來促使日本承認南京大屠殺事件並真心懺悔與道歉,同時也讓世界各國了解此一事件的悲慘,從而譴責日本於二戰時在中國總總令人髮指的暴行,讓日本人真誠道歉,藉以告慰當年慘死在日軍手中的三十幾萬中國軍民。張盈盈也花六年時間為其女兒寫了三十萬字英文書,書名叫做「張純如:一位無法遺忘歷史的女子」,以告慰他們女兒張純如在天之靈。

張純如從小就喜歡在用餐時問父母有關他們那一代年輕時的事情﹐也就因此聽到一些南京大屠殺的故事。1996年,她在史丹福大學看到南京大屠殺史料展覽,震驚之餘,她決定寫書揭露當時日軍的暴行,並提醒世人勿忘歷史。於是,她前往中國大陸南京做了兩年的採訪調查,完成《南京大屠殺》一書。有人猜測是否因為了解太多有關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看了太多殘忍的照片,因而造成她的憂鬱症,但其父母並不同意。

張純如的母親張盈盈表示:「女兒就是太認真投入,身心產生極大壓力,晚上睡不著、作噩夢、大量掉髮,但女兒後來自殺絕非為『南』書,她始終以此書為傲!」她追憶女兒最後人生,主因是當時她正在書寫二戰時美軍戰俘在菲律賓遭受日軍虐待的壓力,加上體力透支,又聽醫囑服了不適華人的過量鎮靜劑,因此「突然崩潰了」。

儘管張純如在書中所列的歷史資料十分充分,不容置疑,但是日本始終不承認有那一段歷史,因此讓日本備受世界各國譴責,尤其是中國人,因為沒有一位中國人忘記那一段歷史。然而從日本許多曾經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本兵與當時住在南京的一些外國使節、神父與修女指證歷歷中可知,日軍確實曾經在南京幹下人神共憤的暴行,許多照片也顯示那些歷史都是真的,不容日本狡辯。最著名的是「拉貝日記」,德國人拉貝,有情有義,利用其影響力,拯救了許多中國人,也將其當時所見所聞寫在日記中,成為強有力的歷史證據之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