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難民悲歌「媽媽,我死了,妳就可以少養一個人」一整個世代的兒童不想活了

2016-07-01 17:58

? 人氣

敘利亞內戰進入第6年,境內660萬人流離失所,逃往國外的敘利亞難民超過400萬人,兒童佔受影響人口的一半,數百萬失學兒童待在廢墟與難民營裡度過童年。逃往國外的敘利亞難民處境悲慘,溫飽困難,毫無尊嚴,沒有希望的未來讓越來越多絕望的敘利亞難民兒童與青少年選擇走上自殺一途。

敘利亞內戰爆發至今5年來,境內已成人間煉獄。(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敘利亞內戰爆發進入第6年,境內已成人間煉獄。(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大多數逃到國外的敘利亞難民選擇前往土耳其、黎巴嫩、約旦、伊拉克、埃及,約有1成前往歐洲。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數據,黎巴嫩境內正式登記的敘利亞難民人數超過1百萬,但黎巴嫩政府禁建永久難民營,於是有些黎巴嫩地主在私人土地上搭臨時帳篷租給難民,有時租金高得過分,而且由於政府不監督這些地主,地主也不負責,難民經常遭到虐待,並隨時可能被趕走。

黎巴嫩政府也禁止敘利亞難民工作,許多難民只好打黑工,但收入比黎巴嫩每月最低薪資448美元(約新台幣14516元)還少40%。雪上加霜的是,黎巴嫩當局去年開始要求難民每6個月要繳交200美元(約新台幣6477元)的居留許可費用,許多難民無力負荷,面臨遭驅逐出境的風險。

黎巴嫩難民營裡的敘利亞難民兒童。(美聯社)
黎巴嫩難民營裡的敘利亞難民兒童。(美聯社)

在惡劣的生存環境裡,敘利亞難民兒童與青少年尤其容易淪為虐待與凌辱的受害者,他們被迫賣淫或遭到強暴更是司空見慣,今年4月,黎巴嫩首都貝魯特(Beirut)發生數十年來最黑暗的一樁性販運醜聞:75名敘利亞少女被囚禁在旅館裡當性奴隸,每天被迫接客超過10次,並遭到毒打、折磨、電擊。為了從成年的男性獲得經濟支援與人身保護,越來越多的敘利亞難民少女被迫早婚,成為娃娃新娘。

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美聯社)
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美聯社)

由於處境悲慘,看不見明天的希望,儘管伊斯蘭教的教義將自殺視為不可饒恕的大罪,然而許多信仰伊斯蘭教的敘利亞難民青少年仍選擇自殺尋求解脫,根據2014年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FPA)的研究,住在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青少年裡,41%表示曾有自殺衝動,難民青少年企圖自殺的案例也逐漸增加。

敘利亞內戰,阿勒坡(美聯社)
敘利亞內戰造成許多敘利亞人逃往國外,淪為難民,其中受影響者一半是兒童。(美聯社)

黎巴嫩北部大城的黎波里(Tripoli)的臨時難民營裡,12歲的敘利亞少女考菈(Khowla)坐在帳篷裡的骯髒床墊上,帳篷頂部是藍色的塑膠帆布,幾乎擋不了外頭毒辣的陽光,儘管已經好幾天沒下雨了,但帳篷裡的地面十分潮濕,覆蓋著薄薄一層濕黏的髒水。

2013年8月21日,敘利亞政府軍以化學武器攻擊古塔(Ghouta),死難者有許多是兒童(取自網路)
2013年8月21日,敘利亞政府軍以化學武器攻擊古塔(Ghouta),死難者有許多是兒童(取自網路)

考菈的五官精緻,擁有蜜色肌膚與深褐色眼眸,身上穿著最愛的黑白條紋洋裝,但年紀輕輕的她曾試圖自殺。今年2月,她吞下難民營裡的老鼠藥,考菈的母親莎娜回到帳篷,發現考菈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並嘔吐,考菈待在加護病房18天才撿回一命。

莎娜問考菈為何要自殺,考菈說:「媽媽,我們家有7個人,妳拚命工作來餵飽我們,但妳養不起我們。我死了,妳就可以少養一個人。」

敘利亞孩童(美聯社)
敘利亞難民孩童(美聯社)

考菈沒機會接受教育與心理治療,她說這種情況下,她完全不想要未來。她眼神空洞,彷彿是疲倦的老婦人,「我們在敘利亞過著貧窮的生活,但至少那是人過的生活,那時我們有自尊和尊嚴。我們來到這裡(黎巴嫩),一無所有,如果情況沒改變,我們的生活一直是這個樣子,我們應該全部自殺。」

困居土耳其的小小難民淪為童工(美聯社)
困居土耳其的小小難民淪為童工(美聯社)

貝魯特的精神科醫生柯巴奇女士(Hala Kerbage)與非政府組織(NGO)合作,治療黎巴嫩境內的敘利亞難民,她說自殺是敘利亞難民兒童與青少年的常見問題,「其中大多數人覺得人生暫停了,未來沒希望。」她說阻止這些難民青少年自殺的唯一方法就是讓他們投入未來,讓他們有人生目標,鼓勵他們做團體活動、社區活動、娛樂活動,打造對兒童友善的環境,這也是目前許多NGO在做的事。

2013年8月21日,敘利亞政府軍以化學武器攻擊古塔(Ghouta),死難者有許多是兒童(取自網路)
2013年8月21日,敘利亞政府軍以化學武器攻擊古塔(Ghouta),死難者有許多是兒童(取自網路)
2013年8月21日,敘利亞政府軍以化學武器攻擊古塔(Ghouta),死難者有許多是兒童(取自網路)
2013年8月21日,敘利亞政府軍以化學武器攻擊古塔(Ghouta),死難者有許多是兒童(取自網路)

黎巴嫩東部的貝卡谷地(Bekaa Valley)有間黎巴嫩NGO為難民兒童設立的教育中心,化名利瑪(Rima)的工作人員說:「難民兒童初次來到這裡時,少於1%的人會說自己有任何希望,當我請他們畫畫,他們畫的都是槍與炸彈等關於戰爭的東西,我把顏料放在他們面前,他們總是選黑色。」

敘利亞難民男童,陳屍土耳其海灘,全球心碎(美聯社)
敘利亞難民男童,陳屍土耳其海灘,全球心碎(美聯社)

14歲的難民少女索哈(Soha,化名)是教育中心的學生,她說父親對她無情殘忍,2天前她的父母吵架,大吵大鬧的聲音讓索哈偏頭痛發作,她說自己不舒服,請父母別再吵了,父親竟然叫她去自殺。有一次父親痛打她一頓,甚至想拿刀刺她,她逃到房間上鎖,然後拿刀割手臂企圖自殺,事後她輕輕地說:「當下我想死。」

敘利亞難民在黎巴嫩的生活相當艱苦。(美聯社)
敘利亞難民在黎巴嫩的生活相當艱苦。(美聯社)

索哈說貝卡谷地的教育中心是她熬過一天的唯一方法,「我愛音樂課,我演奏音樂時,感到平靜多了。我待在這裡時,都不希望美妙的一天結束,這裡給我希望。」

在土敘邊界處的敘利亞孩童(美聯社)
在土敘邊界處的敘利亞孩童(美聯社)

利瑪說這間教育中心是難民孩子的避風港,對於重建難民孩子的生活至關重要,難民兒童可以在此互動,並重新接受教育,透過音樂課及美勞課表達想法,「如果一個人待在深洞裡,接著看見一點光,他們會想伸手抓住那道光。」

這間教育中心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資助,但UNICEF資金不足,今年夏天起將不再資助這間教育中心,教育中心被迫關閉。UNICEF資助黎巴嫩境內的敘利亞難民兒童需要4.79億美元(約新台幣155.2億元),但截至今年5月,UNICEF只募到39%的資金。

從希臘海灘上岸的敘利亞難民孩童。(美聯社)
從希臘海灘上岸的敘利亞難民孩童。(美聯社)

利瑪說:「這間教育中心關閉時,我們不再提供服務。難民女孩全都會結婚,如果難民男孩找不到工作,就會變成罪犯,屆時黎巴嫩不僅對敘利亞人不安全,對黎巴嫩人也不安全……這就像我們幫他們幫到一半又拋棄他們,他們將有什麼未來呢?」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