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韓國瑜小內閣窺見政治折衷的藝術

2018-12-22 06:10

? 人氣

日前準高雄市長韓國瑜發佈27位小內閣名單。(資料照,徐炳文攝)

日前準高雄市長韓國瑜發佈27位小內閣名單。(資料照,徐炳文攝)

隨著即將就任的韓國瑜市長公布完整的小內閣名單,網路上喧擾近一個月之久的用人批判,或也將暫時告一段落,接續就等待其就任之後,能夠帶給市民怎麼樣的新氣象了。相信在眾多網友的批評指教聲浪中,已臻『網紅』等級的韓國瑜,勢必在網路聲量上,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就其任命的人選來看,網友們『舊勢力復辟』、『黑金再臨』、『派系分贓』、『老藍男』等評價並未失真,表象上確實存在著如是的選人趨向。

唯自己比較納悶的是,有能耐憑藉著在網路上掀起一陣『韓流』、以空降之姿大勝長期在地耕耘的對手,韓國瑜對網路生態難道還不夠清楚麼?怎麼會不懂鄉民們引領風向的模式呢?我想,除非是『換了位子,換了腦袋』,抑或本就有心將舊勢力包裝成新浪潮,否則,試問誰會做出如此自毀長城、在未就任之前便自我討噓的舉措呢?

基此,我假設韓國瑜市長並非不智之人,則接續的問題,就在於解析箇中的用人哲學,其背後是否有體現著某種政治現實呢?顯然,從整個選戰的歷程中,其團隊所展現出對於網路生態的敏銳度,我想無庸置疑,這也是其脫穎而出的極大關鍵。當時便不乏有學者在探討著:『究竟網路聲量是否能夠轉化成為實際的選票呢?』從簡單的結果論來看,答案或許是肯定的。但倘若從高雄市正副議長的搭配、乃至於整個尋找小內閣人選的過程,若說當中不存在派系斧鑿的痕跡,似乎也沒有人會相信。

由此可見,縱然選戰人氣仰仗的是網路號召,但實際上進入到肉搏的陸戰場域,傳統派系在其中所挹注的資源,才是空氣票催化為選票的關鍵。基此,若不在可茲運用的人事權限上,對派系來個投桃報李的對等回饋,將來在市政的推動上,恐怕將陷入到同室操戈、處處受肘的窘境。換言之,我傾向於將韓國瑜市長當選後這一連串的人事爭議,認知為是對派系的一種『答謝』之意,當然,您也可以說這是『酬庸』。

麵包師傅吳寶春在官方臉書發表「兩岸一家親,支持九二共識。」聲明,指「身為中國人,是我的驕傲」引發台灣輿論抨擊,為此求救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圖/徐炳文攝)
麵包師傅吳寶春在官方臉書發表「兩岸一家親,支持九二共識。」聲明,指「身為中國人,是我的驕傲」引發台灣輿論抨擊,為此求救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資料照,徐炳文攝)

但是,這樣的人事安排,是否充分代表韓國瑜市長個人的用人意志呢?我認為未必。毫無疑問的,韓國瑜團隊是相當熟稔網路的風向操作,猶記得在選前之夜,網路上不斷釋放出陳其邁陣營將召開記者會,公布韓國瑜曾經駕車撞死人被判刑的消息。如今回想起來,撞人事件是確實的,又傳播這些訊息的,絕對不可能是期欲召開記者會的綠營(畢竟沒人會在舉行記者會前先行消毒吧!),合理推斷,應是韓陣營、抑或支持韓國瑜的網軍所為。易言之,這種在事件發生之前、預先使其『見光死』的手法,對於韓國瑜團隊而言,早已是爐火純青。在選後人事安排上,據此如法炮製,似乎也就不足為奇了。

端看整個小內閣尋訪與公布的過程,我分為三個主要事件來談:(一)大老的名單:甫勝選之初,網路上便傳出有不少黨內大老紛紛對小內閣人選下指導棋,甚至有人直接將所有局處首長的名單填妥直接交給韓國瑜,私相授受的行徑,受到網友們的大加撻伐。當時不乏影射所謂的『大老』,正是前高雄縣長楊秋興,使其從副市長的熱門人選,如今落得揚長而去的結局;(二)原委會主委人選:最初公布的原委會主委林國權,曾經涉及吸金的案件,致使在人選公布後,網路上一片譁然,儘管韓國瑜出免緩頰,但仍舊不敵輿論的高反彈聲浪,使林國權知難而退,選擇放棄任職;(三)海洋局長人選:小內閣完整名單中,海洋局長朱挺玗顯然是最具派系色彩的代表性人物(前高雄市議長朱安雄之女),提名未具有相關海洋專業的她,毫無疑問是向派系妥協的舉措。但是,在網路上議論其曾經涉及賄選而議員當選無效定讞的過往,揶揄韓國瑜用人已成『更生人協會』的情況下,迫使朱挺玗主動出面闢謠,並且婉拒擔任海洋局長一職。

韓國瑜強調就職典禮會延續選舉期間的同樂會風格,就職典禮當天晚上還會有音樂表演。(圖/徐炳文攝)
韓國瑜強調就職典禮會延續選舉期間的同樂會風格,就職典禮當天晚上還會有音樂表演。(資料照,徐炳文攝)

單從以上三起內閣人事安排來看,不覺得與選前之夜的操作方式相當雷同麼?畢竟網友們都能夠找到的人事背景,韓國瑜團隊又怎麼可能沒進行事先查核呢?怎麼會不知道公布後將招致反彈聲浪呢?在這些預期效應都早已預料到的情況下,尚且還做出如此的人事安排,顯見背後存在著向派系妥協的因素。但韓國瑜強大的『空軍』始終是其政治戰場上的絕世神兵,透過相關訊息在網路上發送、進而發酵成為排山倒海的譴責聲浪,讓一干人等在未及就任之前,便先行『見光死』的知難而退,達到阻卻各該人選任職的目的。或許這樣的解析,會顯得有些天馬行空,流於撰寫小說式的奇想,但不妨靜下心思考:假若韓國瑜市長真的希望這些人選擔任要職,按其敏銳的網路嗅覺,根本不會選擇在就職日尚未到來前公布名單,用比照其他縣市首長的做法,屆時再公布隨即走馬上任即可,又何必在這段時間徒惹爭議,自損得來不易的光環呢?

政治場域中的用人哲學,在求穩的基礎上,總是以『安定為先』。就如同蔡總統上任之初、林全內閣所被詬病的『老藍男』一般,初衷都是良善的。這些『老藍男』,泰半都是公務員體系中最高階的常務次長,對於相關部會業務最為熟稔,是能夠在短時間內上手的人才。縱然裡頭不乏馬政府時代的官員,但在用人唯才的前提下,真能將可用之才納為己用,也不失為一樁美事。直到經過幾次人事汰換、以及賴清德院長就任後的內閣異動,真正屬於民進黨自家的閣員雛型,才逐步的一一到位,這是改朝換代時局下的人事安排常態。

相仿的,國民黨歷經二十年重新返回高雄執政,韓國瑜市長又屬於空降部隊,自然在人事上缺乏著在地取材的靈活度,以求穩的閣員配置因應,可以想見。但相信這不會是其心中的夢幻名單,假以時日,待其紮營屯兵、有了屬於自己的人馬之後,相關的真命天選,才會逐一的浮現,大家不妨就沉澱一下、拭目以待吧!

*作者為成功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博士,曾任勞動部機要秘書、立法院法案助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