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黃煌雄談促轉會如何擺脫東廠陰影、浴火重生

2018-12-21 18:10

? 人氣

黃煌雄當了128天的促轉會主委,因感覺層峰的立場並未真正挺他,才決定堅決離去。(郭晉瑋攝)

黃煌雄當了128天的促轉會主委,因感覺層峰的立場並未真正挺他,才決定堅決離去。(郭晉瑋攝)

促轉會前主委黃煌雄因「張天欽事件」辭官遠離台北政壇,經兩個月又四天的心情沉澱,基於首任主委對團隊的感情與責任,他於十二月十日發表對促轉會「浴火重生」六大路徑導引,再度引發關注。

不斷築夢的「老黨外」

三天後,黃煌雄在他主持的台灣研究基金會辦公室打破沉默,接受《新新聞》專訪,談及促轉會未來如何走下去,雖有憂心但仍提出針砭方向:「促轉會既已犯了戰略性的錯誤,未來主政者只有以戰略性的舉措,才能扭轉形象重建公信力。」

黃煌雄所指的戰略性錯誤,是指九一二張天欽事件對政府推動轉型正義所帶來的衝擊。而未來所採戰略性舉措,即黃煌雄所提的六大浴火重生路徑,他雖不在其位,但出於一分感情與責任,「就當做首任主委的一個獻禮與回饋吧!」

黃煌雄今年七十四歲,曾任三屆立委、兩屆監委、一屆國大代表,對當了一二八天的促轉會主委,自稱是「人生的意外」。他的公職生涯近三十年,一生都在追求民主政治的真諦與國家未來發展方向,每一階段對他而言都要很「頂真」(認真)、「骨力」(勤勞),他一直是以生命在工作。

黃煌雄喜歡朋友稱他為「老黨外」。從戒嚴時期走過來,老黨外就是有這種堅持、堅毅的精神。他指著牆上一幀與蘇聯前總統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的合照,談及自己如何促成戈巴契夫訪問台灣,藉由這位政治領袖的造訪,省思台灣在全球化時代所能扮演的角色與生存之道。

他還談及戒嚴時期為蔣渭水立傳的往事,因研究蔣渭水與前總統馬英九結識,因主持台研會而有機會影響總統直選走向。抱有理想的黃煌雄離開政壇後回到台研會,目前的懸念是要仿效英國費邊社(Fabian Society)的精神,走溫和改革路徑,籌建一所台灣政經學院(The TSE),他不僅築夢,也不會放棄築夢。

深感層峰無意相挺,堅決求去

黃煌雄還指著辦公室的長椅,說「他們」(黨、政、府高層)都曾坐在這位子上,誠懇地邀他接任促轉會主委。但他在籌組團隊時才發現,高層給的授權不多,九位委員中,他的人事權僅及於許雪姬一人,雖然還有兩位是未答應出任委員。

促轉會的團隊組成很重要。九一二事件爆發後,黃才驚覺行政上被「架空」,促轉會存在行政倫理問題。上任兩個月,他都看不到公文,甚至連同事的差勤都無法做主,他聯想到團隊剛組成時,即使是他的副主委張天欽,他都不認識。終於事情發生了……。

據黃煌雄知心朋友轉述,黃在九一二事件發生後被行政院長賴清德慰留,他原有意留下,繼續打起精神做事,辦理促轉會第一件大事(第一波政治犯撤銷罪刑宣告);但就在當天,黃感覺層峰的立場並未真正挺他,才決定堅決離去。

黃煌雄說,十月六日他發表辭職聲明前,「我的秘書、促轉會工作人員,幾乎沒人知情。」黃煌雄離開得如此絕決,他認為是為了給促轉會一次浴火重生的機會,如果主政者的回應態度仍是被動消極、以拖待變,促轉會將時時陷入挨打境地,甚至會如鐵達尼號撞上冰山,最後變成殘局。

黃煌雄說,賴清德在選後所提敗選檢討,提及促轉會的「東廠事件」嚴重挫傷政府公信力,使改革蒙上陰影。這個警訊,他在選前就曾擔心「九一二事件將給反對力量提供薪柴」。民進黨大敗後,他的憂心更為沉重。做為首任主委,黃煌雄說:「我有責任,也有感情提出轉型正義主張。」這也是促轉會浴火重生的路徑。

「慎選促轉會新團隊,重新出發。」黃煌雄認為,促轉會有兩年任期的時間緊迫感,應加速擬出最後十五個月的工作進程。至於轉型正義究竟要走南非和解或德國究責路線?他認為,應該是走具有台灣特色的轉型正義,在做法上,應如蔣渭水的主張:「把持理想,凝視現實。」

藍委踢館,承受此生最大指控

黃煌雄任內曾規畫四波政治犯撤銷罪刑宣告,第一波(十月五日)、第二波(十二月十日)、第三波(明年二二八)、第四波(明年五二○),甚至也規畫成立轉型正義資料庫,他希望能與撤銷罪刑宣告同列為促轉會兩大亮點工程。

往事如煙,如事亦不如煙。黃煌雄並不想回顧不愉快的往事,但九月十七日藍委至促轉會踢館,高喊「東廠魏公公」,「這是我此生遭遇到最大的控訴。」從黨外到現在,他都在追求公益、為弱勢發聲,從來都不需要向人道歉,不料竟為東廠事件道歉多次。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順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