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老師砍死流鶯再自殺!一起雙屍命案,道出遭「誣陷性侵」再也無法清白的恨意…

2018-12-21 17:41

? 人氣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讓這位老師痛下殺手?(示意圖/photoAC)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讓這位老師痛下殺手?(示意圖/photoAC)

「愛不到你,所以我要毀掉你。」在許久之前任職於桃園縣某國中的美術老師楊正雄(化名),是個事業有成、家庭幸福的男人,豈料看似美滿的生活卻被一場性侵疑雲而搞到家破人亡。這起因竟僅是因為一時愛玩的打賭、一句女同學的話、一本素描簿以及一位看走眼的法官,結合起來最終變成兩具屍體的悲劇。是師生戀,還是性侵疑雲?或是求愛不成的報復?在這場悲劇中,誰才是真正的兇手?陳金漢律師將自己多年來接過的案件,寫成一樁樁血淚斑斑的故事…

是謝師宴,還是鴻門宴〉求愛不成,女學生反咬老師性侵?

性侵案件的真相往往撲朔迷離,因為事實只有一個,但當事人卻有兩人(或以上),兩個人兩張嘴,自然會有2種,甚至多種不同的故事,所以最後常會形成當事人各說各話的局面,好比近年頻傳的演藝人員「性侵害」誹聞,經常能看到當事人雙方到了警局卻前後說法不同,儼然成為羅生門。

隔天是畢業典禮,美術老師楊正雄與妻子正在張羅畢業典禮的事,突然一通電話響起。電話那頭傳來一名女學生的聲音,她表示她跟另一位女同學希望能在畢業前到畫室來,想跟老師道別及感謝,甚至還說打算準備一束花給老師。既然是學生畢業前的最後道別,想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楊正雄二話不說地答應了。

隔日,在敘舊的過程中,其中一位女學生突然抱住他,哀求老師能在畢業前送她一個吻。楊正雄一陣驚訝,立馬推開,另一位女同學則在一旁大笑說著:「好丟臉喔!妳輸了。」隨即,兩人邊打鬧邊離開了畫室,只留下一個感到莫名其妙的老師。畢業當天,就在楊正雄與妻子要踏出家門口去參加典禮時,警方先一步找上了他。警方向他們夫妻出示了一張搜索票,票上的案由寫著:「涉嫌妨害性自主。

歡喜的心情全變了調,警方開始搜索楊正雄夫妻的家。照理說,一般警方的搜索都是鉅細靡遺,如果有看過日劇《半澤直樹》的人,應該對於劇裡黑崎檢查官派金融局調查員大搜半澤直樹他家的戲碼印象深刻,就是那種翻箱倒櫃,不說還以為是被人闖空門一樣的方式。只是,這次警察的搜索卻極其簡單,花不到半小時,只搜索了一下他們家及畫室,帶走楊正雄的個人筆電和一本素描簿而已。滿臉錯愕的楊正雄,不停在警車內回首,只能隔窗望著愛妻和剛滿周歲的女兒,隨著警車駛去消失在他眼前。

莫名的指控入獄,讓老師的人生變成黑白的。(示意圖/pakutaso)
莫名的指控入獄,讓老師的人生變成黑白的。(示意圖/pakutaso)

法庭攻防戰〉一本素描簿成鐵證?

警方在楊正雄的筆電內找到一些美女裸照,但也只是平日與同事互傳的限制級照片罷了,並無偷拍或任何未成年少女的不法照片,楊正雄也是從頭到尾完全否認有任何不法或犯罪的行為,描述當天是女同學約他到畫室,然後提奇怪的要求,但他沒有答應,最後楊正雄以10萬元交保候傳。顯然地,檢察官對他的答辯存疑,他很快就被檢察官起訴,同時還收到了妻子從娘家委託律師寄來的離婚協議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