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擁93輛勞斯萊斯、把濫交當成信仰,卻迷倒一票知識份子!全美「最具爭議邪教」驚人內幕

2018-12-21 15:40

? 人氣

1980年代,一位幽默風趣、極具智慧的白鬍子印度人,橫空出世轟動全美。但轟動的原因並不是他本人,而是他將反對婚姻、支持開放式性關係的思想帶進了當時還傳統保守的美國。

當時,美國政府與媒體都像看笑話般,盼著有一天這位教主的真面目被揭開。但直到一起「恐怖生物攻擊」發生、導致751人中毒並影響了選舉,美國政府這才真的嚇傻了、害怕了,原來這位教主是玩真的……

Netflix的紀錄片《異狂國度》拍下鼎鼎大名、被美國認定為邪教的奧修教(或稱羅傑尼希教),充滿爭議的教主「奧修」帶領教徒在奧勒岡州的荒地中建起烏托邦城市,卻與當地居民產生一連串衝突,並製造了前述的「1984年羅傑尼希教生物恐怖攻擊」等駭人事件,最終成為了全球性的醜聞。

辯論冠軍、哲學教授......智慧超群的教主「奧修」

當然,邪教不是一開始就走向極端的。

教主「奧修」的本名香卓拉·穆罕·簡,並自稱是巴關·希瑞·羅傑尼希(Bhagwan Shree Rajneesh),這三個詞在印地語中分別是「神」、「偉大」、「王」的之意。而他也的確是一個幽默風趣、極具智慧的人,是印度的辯論冠軍、更是一名哲學教授。

他不像許多新興宗教把自己包裝成XX神的轉世或是〇〇神的親傳弟子,他的思想不涉及超能力、神秘力量等幻想。他批評了社會主義,認為印度應該用資本主義與科學科技,來擺脫貧窮落後;另一方面,他也對印度傳統宗教僵化、空洞沒有意義的儀式非常反對,認為這些宗教用恐懼、詛咒來壓迫信徒;他更語出驚人的表示:聖雄甘地不過是一個崇拜貧困的受虐狂!

而奧修最特別的是,他提倡以更開放的性行為,他認為性慾是天生的、是神聖的、是自然的,不應該被壓抑;而並否定了婚姻制度存在的意義,認為婚姻是人類發明的醜陋制度,是婚姻迫使人們變得虛偽、造成更多的問題。這些思想也震驚了傳統保守的印度社會,但對貧窮、受保守思想壓迫的民眾反而是極大的誘惑,因此他很快就擁有一批死忠追隨者,更為他吸引到大量西方國家的高知識份子。

而奧修也從不像其他宗教領袖一樣,刻意表現出淡泊名利、清心寡慾,他鼓勵信徒做任何他們所想的,不管是追求財富、還是享受肉體情慾。奧修自己也沈迷於收藏93輛的勞斯萊斯、鑽錶等奢侈品,也不避諱與女信徒發生性行為。

他帶著追隨者靈修包括瑜珈、冥想、狂歡,當信徒有效地從肉體上感受到奧修的理論,便一傳十、十傳百,壯大了奧修的門派。但如果僅是喜歡裸體、性交的一群人,也不致於被稱作邪教,怎麼到了美國竟變成人人喊打的爭議宗教呢?這一切就要從奧修背後的一位重要女人席拉說起......

2
奧修有93輛勞斯萊斯。(圖/取自youtube)
44
他也沈迷於收藏鑽錶的奢侈品。(圖/取自youtube)

奧修背後的重要女人、教派實質領導者:秘書席拉

席拉(Ma Anand Sheela)絕對是奧修教派最重要的靈魂人物之一,她對奧修的思想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興趣,但她是深深的愛著奧修這個人、一心想為他實現理想。

1981年,席拉與信徒們為奧修買下美國奧勒岡州的一座小鎮旁的「大泥濘農場」,他們有個遠大的夢想:在美國建立一個烏托邦社區「奧修莊園城」。而奧修也因美國對宗教自由的高度保障決定前往。

從這年開始,有一群一群穿著橘紅色長袍的信徒,從世界各地搬進這塊荒地,他們就在寧靜的小鎮旁夜夜笙歌,旁若無人的公開性交,這也嚇壞了小鎮居民!據奧修的追隨者所述,奧修莊園城裡:「每分每秒都有人在性交。」

01
「奧修莊園城」。(圖/維基百科)
Media_20181218162340_U3792
圖左為奧修的女秘書席拉。(圖/取自youtube)

但這時也不得不說,席拉是個優秀的領導者,每當村民、媒體或外界對奧修作出批評,席拉總是毫不猶豫地站在風口浪尖為奧修辯護,並帶領成千上萬的信徒團結抵禦「外敵」。當小鎮居民對奧修教徒作出不友善的行為,席拉也強悍的下令教徒必須武裝訓練,甚至最後奧修教徒的戰鬥能力,竟遠遠勝過奧勒岡全體州警。

整個教派有了席拉,就好像有了一個大總管,而奧修也慢慢的退居幕後、他說現在已經有足夠的信徒可以在沉默中與他進行交流,所以他不再公開演講,只有席拉能與奧修見面溝通。從這時開始,席拉也成為奧修教內部的實質掌權者,即使有人評論她:「比希特勒更獨裁!」但她無疑是奧修教不可或缺的領導者。

然而,伴隨著奧修教的壯大,外界反對的聲浪也越來越嚴重,席拉認為僅僅作為一個異端宗教是會被欺負的,所以她心中升起了要獲得政治實權的想法。沒想到當奧修教開始插手政治,卻真正的觸怒了美國政府......

42
來自世界各地的奧修信徒,都到了「奧修莊園城」。(圖/維基百科)

「橘衣教徒」大戰美國政府

首先,奧修教靠著人數優勢決定了小鎮的選舉結果,在政治方面率先控制了小鎮,而且沒有違反任何法律。但席拉認為掌控小鎮似遠遠不夠,所以她想了一個奇招:將全美各地路上的遊民、街友載回「奧修莊園城」,提供他們食物、住所。一方面給無家可歸的人一個棲身之所,可以為奧修教帶來崇高聲望;但最重要的是,這4千多名街友就是最有力的「投票部隊」,可以為奧修教贏得1984年11月沃斯科郡巡迴法院的2、3個席位,因為根據當地法律:「居住在此州滿20天的居民,均可以登記為選民。」

然而,州政府看穿了席拉的伎倆,非常慌張!馬上頒布不讓短時間搬進來的流浪人口入籍的命令,州政府這個舉動也觸怒許多奧修教內的高知識份子,認為官方違法、蠻橫打壓宗教。席拉也非常憤怒,只好出了「下下策」:毒害選民、讓他們無法投票!在全城8家餐廳的沙拉吧中噴灑沙門氏菌,導致了751人中毒,這起離譜的生物攻擊也震驚全美!

在後續調查中發現,席拉的確在奧修教走上邪惡的路上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她為了擴大奧修在美國的勢力範圍,無所不用其極的控制教徒,不管是暗殺、下藥、投毒樣樣來。此外,她也對奧修教也實行了極權控制;她嫉妒心極強,在奧修的住所裝設竊聽器,當有教徒受到奧修的讚美或信任,她會下藥報復對方;而她從全美各地載來的遊民,也遭她下藥控制;而當這些街友已經無法投票、毫無用途時,席拉也毫不留情地下令把遊民載到郊外、趕下車。

11
遭投放沙門氏菌的餐廳。(圖/維基百科)

「1984年奧修教生物恐怖攻擊」過後,奧修與席拉也發生了嚴重的衝突。某天,席拉不告而別的逃往歐洲,得知消息的奧修勃然大怒,4年未在公開場露面的奧修本人,出面指控一切都是席拉搞的鬼:「我不想再對牆壁講話了!」奧修則聲稱自己對外聯繫都被席拉阻絕,所以對下毒、暗殺等骯髒手段全不知情,都是席拉自己的意思。更一改和藹形象,在媒體砲轟席拉:「我從未跟她上床過,這是可以確定的,也許她是出於嫉妒,她一直都想跟我上床......男歡女愛這種事永遠不會結束,但會由愛生恨,她沒有證明自己是個女人,她證明了自己是個十足的婊子!」

而席拉也反擊:「奧修根本志不在傳教,這全是一場騙局!」兩人隔著媒體互罵,儼然成為一場鬧劇。

席拉一走、教團高層分崩離析,「奧修莊園城」也隨之瓦解。最終,席拉於1986年在西德遭逮捕,被控移民詐欺與謀殺未遂,但在僅過了39個月,就因為表現良好獲釋,之後她嫁給一名奧修的追隨者,並到瑞士買下了兩家安養院管理;而奧修則被控移民詐欺、遭美國政府驅逐出境後,回到了印度仍受到許多追隨者歡迎,他在1990年死於心臟衰竭,教徒也幫他辦了一場極其盛大的喪禮。

55
現在的席拉。(圖/取自youtube)

奧修本來就是邪教,還是被美國政府打壓成邪教?

「1984年生物恐怖攻擊」後,奧修教雖然被美國官方定調為邪教,但至今世界各地許多國家並沒有這麼做,奧修仍有眾多信徒、極具影響力。

《異狂國度》無疑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紀錄片,從1981年開始、歷時4年,記錄了奧修教與美國政府較量的精彩過程,也看見一個宗教組織從崛起、團結到分崩離析的過程。全片沒有一句旁白,透過珍貴的紀錄畫面、新聞素材,讓奧修教徒與美國政府人士透過「隔空辯論」的方式來探討是非,從頭到尾都沒有失去客觀的角度。

當初,奧修就是看中了美國憲法對宗教信仰自由高度的保障,所以才會選在這裡落腳。而在《異狂國度》許多奧修信徒都認為,美國因害怕政治遭外來宗教染指,所以將奧修打成「邪教」。在「1984年生物恐怖攻擊」之前,無論是開放性交、或利用人數優勢來贏得小鎮選舉,都是正當合法、不足以讓美國政府定調為「邪教」。但當奧修教的觸手伸向政治權力、想藉由收容遊民來贏得選舉時,美國就怕了!頻頻的透過媒體、檢察官、甚至FBI等,處心積慮找出奧修教徒不法的證據,想扣上「邪教」的大帽子。

不過,最後奧修教還是越過了不可逾越的底線,以恐怖手段攻擊無辜民眾。但直到最後,美國政府都沒能以邪教的名義將奧修趕走,而是以移民法的條款,究竟奧修是本質邪惡,還是後來才被逼出邪惡?在紀錄片中也可以看見許多執法人員對於奧修這個個案的為難與掙扎,但從莊園起出的多項證據,也讓他們確信奧修並不無辜。

《異狂國度》的背後,也傳達了美國政府對於「保障信仰自由」與宗教不得插手政治的「政教分離」有非常大的矛盾。因為不管任何宗教壯大,勢必都會形成一股強大的社會力量,而觸碰到政治也是遲早的事;甚至強勢宗教如天主教、基督教等,都深遠的影響了美國政治,《異狂國度》點出了美國政府對於信仰自由的模糊界線、值得深思。

然而,奧修教的信徒背後其實都有非常相似的特質,他們可能是失婚婦女、工作倦怠的上班族、或是失業的中年人,甚至是找不到生活目標的學生。不管奧修是否為邪教,它的確為那些想要擺脫貧窮、孤獨、痛苦「被社會放棄的人」提供了慰藉與救贖,這或許也是奧修對信徒展現的致命吸引力。

00
來自世界各地的奧修信徒,都到了「奧修莊園城」。(圖/取自youtube)

同場加映》

Netflix電影《使徒》是一部架空時空背景的邪教驚悚片。因家境富裕,親妹妹遭邪教擄人勒索,男主角只好前往位於孤島中的凶惡邪教,誓言救出妹妹。然而,混入邪教中的男主角,卻意外發現邪教領袖不為人知的祕密;另一方面,邪教的高層似乎發現島上有些不對勁,可能有人混進來了......

《使徒》與《異狂國度》的不同之處,在於深入描寫邪教如何對教徒進行思想控制,以及對背叛者殘暴的懲罰。是一部驚悚刺激、令人感受到心靈深層恐懼的電影。

責任編輯/潘渝霈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憶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