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離監視!百萬「漢族親戚」入住新疆維族家庭,決定誰該「由國家修復缺陷」

2018-12-21 21:00

? 人氣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紐約時報報導,不同成長背景漢族人對新疆「結對認親」運動與再教育營的觀感不同。「新新疆」自認教育維族人是責任;「老新疆」持保留態度;維族人認為家庭與信仰被剝奪,「一無所有」。

紐時中文網刊出「不請自來的客人:闖入維族家庭的百萬公務員」長文報導,作者雷風(Darren Byler),2018年獲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人類學博士學位,主要研究維吾爾人的人權與文化等議題。

文章為雷風今年春天重返南疆地區,希望瞭解「漢族親戚」們對「結對認親」的看法,以及此運動與再教育營對維族生活的衝擊。

海外維吾爾人抗議新疆人權問題。(AP)
海外維吾爾人抗議新疆人權問題。(AP)

不請自來!假扮維族人的「漢族親戚」

文章指出,這些進入偏遠維族村落扮演「大哥大姐」的「漢族親戚」們,大抵是分3批次徵召加入。第一批運動始於2014年,中國政府派遣20萬名中共黨員,包括少數民族黨員,在維吾爾人的村子裡常住,目的是「訪民情、惠民生、聚民心」。

2016年,第二批11萬名公務員進入維吾爾人村子,重點是把「親戚」安置在那些有家人在坐牢或被警察打死的維吾爾人家庭。

第三批是2017年,為2016年運動的延續,共派出100多萬名平民進入農村穆斯林「親戚」家。每次住一週,重點是那些「教育轉化」計畫下被關押者的親人家庭。

據報導,這些漢族「大哥大姐」進村時都是一身遠足行頭,背包行李塞滿電熱水壺、電鍋以及送給主人的其他各種實用禮物。畢竟,遠離家人有點難受,誰願意離開舒適的城市生活,老遠來「吃苦」。

村裡的孩子很快發現這批外來人,看到「大哥大姐」們胸前別著閃亮中國國旗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或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圓臉。這些孩子知道該怎麼反應,趕緊大聲喊:「我愛中國,我愛習大大!」

正式入住維族家庭後,首要任務是幫維族「弟弟妹妹」們制訂「時間表」。每天早上在村黨支部辦公室外舉行升旗儀式、唱國歌;晚上參加習近平「新中國」願景課程;白天則是「文化課程」,學習用普通話交談,觀看經批准的電視節目,練習書法、唱紅歌。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大哥大姐」住到家裡監視維族人

「大哥大姐」的工作是持續觀察村民,做筆記,評估維吾爾人對「祖國」的忠誠度,注意他們的中文水準,留意他們對伊斯蘭教的忠誠是否有「極端」跡象。

「大哥大姐」都接到如何行事的書面指導。報導引述烏魯木齊、和田的維吾爾民眾說,手冊裡提供指導原則,以及需要填寫的表格,然後經數位化放入安全數據庫。

至於「極端」標準,包括是否用阿拉伯語AssalamuAlaykum(祝你平安)跟鄰居打招呼?家裡的「古蘭經」版本?有人在週五祈禱或齋戒月期間禁食?裙子是不是太長、鬍子是不是違規?為何無人打牌、看電影。

報導指出,根據當地政府政策,上述這些維族人的日常生活文化現象,都是宗教極端主義的標誌。當然,最重要的證據並非都可顯而易見,所以「大哥大姐」們被官方要求多問問題。

問題包括,主人有親戚住在「敏感地區」嗎?有認識的人住在國外嗎?懂阿拉伯語或者土耳其話嗎?去過村子外面的清真寺嗎?若已成年「弟弟妹妹」的回答不完整、或者在隱瞞什麼,接下來該是問問孩子了。

此外,還可採用一些簡易方法測試。像是,遞根香菸給主人或讓他喝口啤酒,向異性的弟弟妹妹伸手問候並留意對方是否退縮。或去市場買新鮮肉餡,提議全家人一起包餃子,藉機看維族人是否會問這是啥肉。

報導說,這些「細節」都是有價值證據,任何發現都要記錄在案,然後上網填表。「大哥大姐」會把一切因素考慮在內,最後形成建議,以決定哪位主人可以和自己子女留在家裡,哪位主人應該送走,「由國家來修復他們的缺陷」。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流亡異國的維族母親只能痛苦思念(AP)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流亡異國的維族母親只能痛苦思念(AP)

漢族親戚分為「新新疆」、「老新疆」

「大哥大姐」如何看到自己的「改造行為」?這份田野調查的受訪對象可概分兩類,一為自認是新疆當地人的「老新疆」,二是過去20年內搬來的「新新疆」。

據報導,「新新疆」群體以充當「親戚」、給維族社會帶來漢族「文明」而自豪。他們更類似真正信徒,熱情地談論中華民族未來,認為中國終於成為能跟其他大國平起平坐的國家,甚至自認教育維吾爾人是責任。

一名「新新疆」說:「這些維族人只是文化程度不高,才從事這些極端的伊斯蘭教活動,不是他們的錯。他們被強硬的極端分子誤導了。」

至於在本地長大的「老新疆」,對參與「結對認親」活動持保留態度。他們抱怨在維族和哈薩克族村莊的條件艱苦,想念多姿多彩的城市生活。而且,必須在穆斯林村莊住滿一年或一年以上,每90天只能休10天假。

「老新疆」透露說,若是拒絕參與下鄉監控計畫,就會丟飯碗;但是完成任務,保證會得到提拔。

中共官方在新疆大力推動「普通話」教育 (AP)
中共官方在新疆大力推動「普通話」教育 (AP)

此外,新老兩類新疆人對「再教育中心」-即官方稱「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看法也不同。

「新新疆」認為這些「學校」像戒毒所,極端主義意識形態是一種必須被治癒的病,「這些維吾爾人正接受治療。」

但與維族人一同成長的漢族「老新疆」持悲觀看法。他們認為,維族人被送進再教育中心的原因,可能是「體制」無法保護維族人,只好把維族人關起來,以便保護漢族人;但日後當這些維族人被放出來,「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報導指出,維族人對「結對認親」最痛苦之處,或許是它弱化了維吾爾父母的權威,並摧毀了維吾爾族家庭生活傳統。

新疆當地維族人表示,這些「親戚」試圖奪走他們的未來,家庭和宗教信仰是維吾爾人最後的避難空間和獲得安全感的地方。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