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官員強迫她脫去所有衣服」巴基斯坦人的中國妻子被抓進「再教育營」,要求遠離伊斯蘭教丈夫

中國被指大規模拘禁新疆維吾爾族人以及其他穆斯林。(BBC中文網)

中國被指大規模拘禁新疆維吾爾族人以及其他穆斯林。(BBC中文網)

中國當局早前被指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並關押許多維吾爾人。中國政府最初否認指控,隨後透過當地官方媒體發布報導指這些其實是「職業訓練中心」,營內的學員會接受不同技術培訓。

BBC烏爾都語(Urdu)記者早前訪問了數個巴基斯坦人,他們都說自己的妻子曾被關進這些「再教育營」,一些其後獲釋,但有一些被關押至今。

對這些到中國經商的巴基斯坦人來說,生意成功就必須娶一個中國人為妻,因為中國禁止外國人在當地購買房子。許多巴基斯坦人就以他們妻子的名義購買房子,在中國扎根。

他們說,以為中國與巴基斯坦是盟友,中國絶不會傷害他們。

為保障受訪者安全,受訪者和他們妻子的名字都是化名。

「中國官員強迫她脫去所有衣服」

查希爾(Zaheer Ud Deen)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出生。他於2000年開設一家進出口公司,做新疆和巴基斯坦之間的蔬菜和衣服進出口生意。在此期間,他結識一名當地女子名叫索比亞(Sobia),隨後二人成婚,有兩個孩子。

查希爾主要銷售阿拉伯無袖寬外衣(abayas)、希賈布(Hijab,即穆斯林婦女穿著的頭巾)、批肩和穆斯林服飾等。有一天,一些中國官員查封了他的店鋪 ,查希爾當時並不在場,中國官員就帶走了索比亞,在「再教育營」 被關押9個月後, 她被釋放。

查希爾接受BBC訪問時引述索比亞說,妻子在「再教育營」裡接受許多「反伊斯蘭」的培訓課程,一些營內的中國官員更強迫她脫去所有衣服,赤身裸體站在這些官員面前,而且對她說不須因為裸體而感到害羞。查希爾又說,營內的飲食都是伊斯蘭教義不允許的,但如果索比亞不吃,就得挨餓。

除了被迫吃伊斯蘭教義不允許的食物,索比亞還說營內的官員強迫她祈求食物,並要向中國共產黨表達感謝之情。在關押期間,她們還要接受舞蹈訓練,穿短裙。如果反抗,就會受到虐待。

索比亞說,她在營內的時候,如果順從,就被從寬處理。在她發誓有好表現後,有一天,她被有條件地釋放。她的護照被沒收,被要求遠離她信仰伊斯蘭的丈夫和孩子和不要遵守伊斯蘭習俗。

聯合國對"百萬維吾爾族人在新疆被拘"的報道感到震驚,並呼籲釋放以反恐"借口"被拘押的人。
聯合國對「百萬維吾爾族人在新疆被拘」的報導感到震驚,並呼籲釋放以反恐「借口」被拘押的人。

「我太太獲釋的機會十分小」

阿卜杜勒(Abdul Karim)來自巴基斯坦東北部的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Gilgit Baltistan),在當地有類似的生意。他的妻子仍被關在「再教育營」。以下是他向BBC透露妻子的近況:

「我太太每個月都給我打電話兩到三次,但每次說話很少,只是說要等待。她告訴我她在接受培訓, 她表現得不錯。她試圖想證明,她能說服丈夫,以便能獲釋。」

「我們不怎麼聊,但我在中國的消息來源告訴我,我妻子被放出來的可能性非常渺茫。」阿卜杜勒說,他妻子在接受反伊斯蘭教育中被迫做幾乎所有被伊斯蘭教禁止的事情。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宗教不重要」

同樣來自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的祖勒菲卡爾(Zulfiqar Ali)也娶了中國女人為妻,目前住在中國。祖勒菲卡爾向BBC披露,差不多一個半月前,警察來到他家並對他表示,要把他的妻子帶走。

「警員不許妻子隨身帶任何東西。當我有些抗拒的時候,他們就說他們的時間有限,我這樣做沒用的,」祖勒菲卡爾說。他說其中一名警官抓著他妻子,把她拖走。我年幼的女兒跟在後面不停地喊叫,但警察連頭也不回。

警察之所以感到不快,是因為我家裡擺著《可蘭經》,以及我家和一些穆斯林信徒有接觸。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以再教育之名關押了我的妻子。這種教育就是要形成這樣的事實——宗教在所有人的生命裡都不重要。

祖勒菲卡爾說,一開始他們完全失去聯繫,但過去4個多月他妻子每10天便會打給他電話。 「她在電話裡試圖表現正常,但是聽她說法感覺並非如此。我多次求她跟孩子說句話,但她從未這麼做,也沒有解釋為何不願意跟自己的孩子說話。」

「她說她獲釋後會回到我身邊」

來自巴基斯坦信德省(Sindh)的沙則布(Shahzeb Soomro)出生在一個貿易世家。在中國旅遊的時候認識了一名叫謝赫拉(Shehla)的中國穆斯林女子。

兩人一起創業,不久就結婚。有一天,當地警方突擊搜捕,並將她帶走。

沙則布說,他妻子被警察關押至今至已經超過一年,每個月差不多給他打三至四個電話。他說:「每次通話開始時,她不停地說十分惦記著我;通話結束前讓我不要忘了她,並說獲釋後,她會回到我的身邊。」

「但我得到的消息是,謝赫拉和其她被關押的女子沒有可能獲釋。一些被關押兩年後獲釋女子和自己的丈夫沒有聯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