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多制!醫院、私校享豁免待遇 財團法人控股條款管不了

2018-12-21 08:10

? 人氣

台塑四寶除了皆有長庚醫院持股之外,明志科大持有台塑1.43%,長庚大學同時持有南亞、福懋興業股份,持股比率4%、2.2%。示意圖為長庚大學校門。(資料照,取自居沂@wikipedia/CC BY-SA 4.0)

台塑四寶除了皆有長庚醫院持股之外,明志科大持有台塑1.43%,長庚大學同時持有南亞、福懋興業股份,持股比率4%、2.2%。示意圖為長庚大學校門。(資料照,取自居沂@wikipedia/CC BY-SA 4.0)

《財團法人法》單一企業股票投資不得逾5%的「財團法人控股條款」,預計明年2月正式上路,但「控股化」最嚴重的醫院、宗教團體與私立學校,竟然取得豁免待遇,據了解,根據《私立學校賸餘款投資及流用辦法》,私校對單一企業股票投資上限為10%,該法1999年8月實施以前,持股逾10%部分「得繼續持有」,《醫療法》針對醫療財團法人投資單一公司之比率,更授權衛福部另訂之。由於《醫療法》、《私校法》在適用上優於《財團法人法》,大同、台塑與遠東集團,透過醫院與學校「控股」的現象,反而不必受《財團法人法》限制,形成「一國多制」現象。

《財團法人法》倉促立法,為了讓政府取得電信協會、郵政協會、國語日報等公辦財團法人的主導權,立法院在立法過程,大幅強化全國性財團法人的監理,沒想到,該法第19條「財團法人控股條款」,竟然讓醫療、宗教與教育財團法人排除適用,讓控股化最嚴重的醫院、學校,可以繼續成為企業主控股工具。

私校、醫院成財團控股工具

根據證交所公開資訊,國內不少知名財團,早年透過捐贈,讓私校、醫院成為集團控股機構,其中又以台塑集團最為明顯。台塑四寶除了皆有長庚醫院持股之外,明志科大持有台塑1.43%,長庚大學同時持有南亞、福懋興業股份,持股比率4%、2.2%;長庚科大與明志科大也持有福懋興業股票,持股比率2.13%、1.87%。

歷史悠久的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東醫院、元智大學、亞東技術學院也持有集團股份,其中,元智大學持有亞泥、遠東新(遠紡)股份,持股比率1.41%、2.74%;亞東技術學院持有遠東新4.81%股權。

私立學校當中,持有單一企業比率最高的是大同大學。根據大同年報,大同大學持有大同6.19%,遠高於「財團法人控股條款」的5%上限。

不過,荒謬的是,《私立學校賸餘款投資及流用辦法》規定,私校投資股票、債券與受益憑證,投資額度合計不得逾可投資額度上限之10%,私校對單一公司之投資比率不得逾10%。教育部當初考量部分私立學校,當初接受企業捐贈股票,目的是希望將孳息用在教育用途,當初訂定該辦法時,還特別將該法1999年8月實施以前,投資逾5%之私校排除在外。

20180412-立法院,審查「財團法人法」草案,國民黨團發動甲動並在會場佈滿抗議牌要求暫緩修法。(陳明仁攝)
教育部會計處官員解釋,《財團法人法》去年立法時,當場並未表達反對。示意圖為立法院今年4月審查《財團法人法》草案。(資料照,陳明仁攝)

教育部會計處官員解釋,《財團法人法》去年立法時,教育部內部曾經就5%「財團法人控股條款」,是否可能影響私校持股進行討論,後來發現《私校法》10%規定可以優先適用,因此當場並未表達反對。至於《私立學校賸餘款投資及流用辦法》,當初為何訂定10%上限?官員表示,當初立法原因可能要再調查。

老企業逃過一劫?控股現象的「一國多制」

「財團法人控股條款」因為排除了醫療、教育與宗教財團法人,讓不少檯面上大企業「逃過一劫」,但卻可能衍生「一國多制」問題。

舉例來說,許文龍家族的奇美實業,係透過奇美文化基金會與文龍文化藝術基金會進行控股,持股比率分別為3.97%、2.59%;尹衍樑家族的潤泰全球,係透過唐獎教育基金會與尹書田醫院控股,持股比率為2.66%、2.32%。上述基金會合計持股皆達5%水準,但因為分散持股,反而避開了「財團法人控股條款」規定。

20181219-東南水泥位在半屏山旁的水泥廠。(取自SSR2000@wikipedia/CC BY-SA 3.0)
財團法人控股化,對早期掛牌的上市櫃公司非常普遍,以陳敏賢家族的東南水泥為例,陳家就透過3個基金會「控股」。圖為東南水泥位在半屏山旁的水泥廠。(資料照,取自SSR2000@wikipedia/CC BY-SA 3.0)

事實上,財團法人控股化,對早期掛牌的上市櫃公司非常普遍,以陳敏賢家族的東南水泥為例,陳家就透過3個基金會「控股」,除了福康文教基金會、陳趙樹公益慈善基金會持股逾5%之外,東南文化基金會持股比率也有4.35%;其他透過財團法人控股的,還有中化集團的王民寧先生紀念基金會(持有中化3.5%)、義聯集團的義大醫院(持有燁輝3.32%);聯華神通集團的育秀教育基金會(持有聯華食品3%股權)。

律師劉昌坪:不該訂定上限一體適用

理律事務所律師劉昌坪表示,財團法人投資企業股票,很多歷史悠久,從財團法人財務監理角度,應該授權由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依據財團法人之公益性質,訂定合理的投資上限,不該透過《財團法人法》訂定上限一體適用。

法界人士認為,立委訂定「控股條款」,當初的立法目的如果是為了導正財團法人「控股化」問題,那麼《財團法人法》第1條,允許醫院、私校與宗教團體適用其他特別法的規定,很明顯地讓「控股條款」打了很大的折扣,況且,如果將《財團法人法》逐條比對,第19條的文義解釋就是「財團法人對單一企業持股上限,不得逾5%」,衛福部與教育部主張醫院、私校排除適用,未來也不見得可以說得通。

20171024-律師代表劉昌坪。(陳明仁攝)
理律事務所律師劉昌坪表示,《財團法人法》除了「控股條款」之外,其他針對政府接收日產成立財團法人,未來得強制收回之規定,目前在法界也有很多人質疑。(資料照,陳明仁攝)

劉昌坪表示,《財團法人法》除了「控股條款」之外,其他針對政府接收日產成立財團法人,未來得強制收回之規定,目前在法界也有很多人質疑。

以政府累計捐助金額達50%以上之「公辦財團法人」為例,很多財團法人因為年代久遠舉證困難,很難舉證政府歷年累積捐贈比率,從憲法保障人民集會結社自由角度,政府如果要強制收回,必須課以更高的舉證責任,不是在立法過程,用偷天換日手法,把舉證責任轉置給民間機構。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