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利用香港空殼公司進行違法活動,香港恐失獨立關稅區地位

2018-12-20 20:40

? 人氣

香港甚少產品是完全依賴對美出口。(BBC中文網)

香港甚少產品是完全依賴對美出口。(BBC中文網)

近期,持有中國大陸及香港護照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指利用在香港註冊的Skycom公司,繞過歐美與伊朗做生意,或違返聯合國決議的制裁。

這宗事件再次印證了來自各界的擔憂:一些企業可能通過香港的空殼公司,進行一些違規活動,隱瞞資產、避稅或繞過制裁, 降低香港作為一個相對透明和獨立的關稅區的信譽。

十一月中旬,美國國會一個委員會早前發表報告,批評北京政府干預香港的自主事務,提議美國政府檢視對香港出口軍民兩用科技產品的政策。報告在香港引發廣泛關注,多個媒體及政客,認為如果美國政府採納有關建議,那就是首次就個別產品,把中國與香港視為同一關稅區,衝擊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有香港建制派議員形容,把香港與中國視為一體,香港就會「玩完」,商界也同出現了這種顧慮。

但有觀察人士向BBC中文指出,報告並沒有直接提及要求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但反映美方對香港「一國兩制」在經濟層面上受威脅的顧慮,而最近華為涉嫌利用香港空殼公司向伊朗轉售敏感美國技術產品,加拿大因而按美國要求拘捕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正好反映香港政府在這方面執法力度不足。

赴美遊說

這份年度報告由美國國會屬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撰寫。其中關於香港的部份以香港政府宣佈取締宣揚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香港政府拒絶為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延續駐港工作簽證等為事例,批評香港的言論和結社自由持續收窄。

報告建議美國國會指示美國商務部等部門撰寫報告,檢視和評估美國對香港出口「軍民兩用科技的政策,因為這關乎美國對香港與中國分成兩個關稅區的做法」。

YUAN AND DOLLAR
香港與大陸在國際上被視為不同的關稅區。

對此,香港政府發表聲明指報告偏頗,強調香港作為一個單獨的關稅地區,致力於執行戰略物品貿易管制。

報告發出後,香港商界與民主建制兩派的議員都派人赴美游說,分別屬民主派和建制派的兩名議員郭榮鏗和周浩鼎先後與美國議員見面,但兩人有不一樣的結論。周浩鼎引述美國國務院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指,國務院不會改變香港特殊的關稅地位;而郭榮鏗就指,他觀察到美國政界的共識是如果香港政府有再剝奪市民的參選權、驅逐外國記者等行為,《美國──香港政策法》和獨立關稅區的政策就會被撤銷。

報告建議不一定獲美國政府採納,美國國務院表示留意到有關報告,但重申支持「一國兩制」原則,並尋求與香港作為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下合作,繼續美國的香港政策法。

建制派代表周浩鼎結束訪問後指出,美方十分關注早前多名香港立法會議員被法庭頒令取消議員資格的事件。他說當時向美國官員解釋事件,指香港政府」有依法辦事的理據「。

同屬建制派的香港立法會議員鐘國斌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認為,這種解釋方法可消除對方疑慮。他指,一般美國國會議員可能不明白法庭當時取消議員議席的情況,「如果我們全面去解釋,讓他們理解情況,就沒有問題了」。

獨立關稅區為甚麼引人關注

獨立關稅區(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又譯單獨關稅區)最初的出現,其實是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即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前身)制定時,希望為未獲得獨立的殖民地政府而設置,令它們除了政治以外,在經濟上有自主權。

起初,關稅暨貿易總協定有30多個非主權政治實體,但後來,多個殖民地國家相繼獨立,現在世貿餘下的獨立關稅區只有台澎金馬、香港、澳門和歐盟。

加入世貿需要遵守一系列的國際規則和條約,具有約束力外,也是一個相對性的保障,例如發生貿易摩擦時,可以透過世貿進行仲裁,不過面對中美較大規模的貿易戰,世貿就顯得有點無牙老虎。

在「一國兩制」下,廣義上來說,香港只有外交及國防事務由中國直接管理,香港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參與國際組織,在經貿層面,香港可以自行與其他國家商討雙邊合作,所以順理成章,香港也是世界貿易組織一個非主權國成員,國際社會普遍承認香港在經濟上的獨立地位,法律、稅務事宜等,也與中國大陸有所分別。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世貿規定成員需要在對外貿易關係和參與WTO事務上享有「完全的自治權」,不得受到所屬國家的干涉才能夠保持成員身份,意味著一旦中國政府在經貿層面施以「干預」,世貿有權取消香港的成員身份。

在2001年中國入世前,香港起了重要作用,成為外資進入大陸市場的重要渠道。但現在,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物流、航運與世界接軌,某程度上,香港中間人的地位正在減弱,剩下來的最主要是金融,因為中國尚未完全開放其金融體系,相對地香港有較為完善的金融體系,港元亦與美元掛勾,貨幣穩定性較強。

目前中國、美國互相制定的關稅措施,因為香港是獨立關稅區,香港的進出口產品並不受到直接影響,即是香港入口到美國的農產品、科技產品不會被徵稅。

骨牌效應

如果美國不再把香港視為獨立關稅區,對中國實施的關稅措施,將同樣適用於香港,香港向美國出口的貨物就會變得昂貴,而如果美國政府採納今次國會報告,則會對科技出口加以限制,亦會打擊香港近來希望發展科技城市的決心。

但有分析指出,美國要打擊香港這個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之一的地方,沒有甚麼好處,香港本身是美國第9大出口市場、第6大農產品市場,2017年,美國對港貿易盈餘達326億美元。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在這一利誘下,美國不會想輕易影響到這筆生意而在貿易戰中打香港牌。

香港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只有約34.6億港元,對出口影響算是輕微,香港甚少產品是完全依賴對美出口。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教授雷鼎鳴接受BBC中文訪問時也形容,這些數字讓外界很容易就能評估美國取消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的影響。

但是,香港並不能免受中美貿易戰影響。中國銀行高級經濟研究員戴道華早前撰文稱,貿易戰影響下,中美雙邊貿易量會下降,間接影響到香港的轉口貿易。2017年, 2775億港元中國產品經香港轉口到美國;相對地香港轉到中國的美國產品則是732億港元,兩國經香港轉口的貿易貨品只有3507億港元,佔香港同年8.2萬億港元的商品進出口貿易僅4.3%。

單看數字或會以為香港直接受到影響受限,但中美貿易戰會影響整個產業鏈,不能單計算中美之間經香港的轉口貿易,所以難以評估對香港轉口貿易的打擊。

貿易戰影響下,中美雙邊貿易量會下降,間接影響到香港的轉口貿易。
貿易戰影響下,中美雙邊貿易量會下降,間接影響到香港的轉口貿易。

香港經濟學者關焯照認為,如果只計香港進出口到美國貨品被徵稅來說,影響有限,不過擔心慢慢會演變成失去《香港政策法》,衝擊香港金融城市的地位。

香港立法會議員鐘國斌也警告,外國因為香港的《基本法》明確規定,香港奉行資本主義制度,而香港司法獨立、言論及出版自由等特色都與中國大陸有別。如果其他國家當香港是一個普通中國城市,「代表香港沒有了它的獨特性,也代表其他人對香港失去信心」。

香港是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之一,美國不再視香港為一個獨立關稅區並不會影響香港在世貿的地方,但鐘國斌認為,美國的舉動肯定會影響其他國家對待香港的方式。他舉例,美國早前呼籲盟友不要使用華為製造的設備,英國、澳洲、新西蘭和日本先後響應,「美國的盟友很大可能會配合美國的要求,這是可能出現的最壞情況」。

避稅天堂

孟晚舟事件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被外界解讀成中美談判的籌碼之一。同時它揭露了一些企業可能利用香港的空殼公司,從事一些違規活動,隱瞞資產、避稅或繞過制裁。

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後,溫哥華當地時間周二(12月11日)獲得假釋
孟晚舟事件讓外界再度關注中資企業或個人在香港的業務,美方近期促請香港要處理空殼公司問題,並做好針對聯合國制裁的執法行動。

外界一直關注香港空殼公司的事宜,特別是避稅的問題。稅務政策上,香港奉行低稅政策,也是最自由經濟體之一,很多中國以至國際公司會在香港設立公司,享用香港金融市場的優勢。

雖然有一定程度的監管,香港一度被稱為「避稅天堂」,2015年,香港被歐洲委員會一度被列作「不合作稅務管轄區」,後來則從「黑名單」移到「監察名單」;2016年12月,香港統計處公布的數據顯示,香港近半外來直接投資來源是三大離岸公司註冊熱點,包括英屬處女群島、開曼群島和百慕大。

中美貿易戰背景下,各方正密切監察,香港企業有否為大陸企業逃避關稅。香港付貨人委員會主席林宣武此前曾表示,一些不法分子或會嘗試這樣做,但絶對瞞不過美國。

美國駐香港領事館12月10日透露,美國國務院及美國商務部的代表團與香港政府代表會面,討論了雙邊合作的事宜。美方代表團希望香港能用新法例,去限制在香港註冊及營運空殼公司。這則消息傳出之時,正值華為孟晚舟事件發酵之時。

美方建議香港增加資源去制裁執法,特別是針對北韓及伊朗的船務活動,而出口管控方面,美方尋求香港在轉口貨品上加入管制,防止產品成為不經授權的軍用或投放在大殺傷力武器的發展及生產。

鐘國斌介紹指,這種做法常見,而香港政府也有許多方式證明自己有機制如何處理這些問題。「這是十分正常的交流,也不是甚麼新鮮事物,九十年代開始已經有。」

香港民主黨議員林卓廷指,外國政府已提出關注,港府有責任要仔細看看現時法例或政策是否存在漏洞,是否容易讓人利用本港來逃避管制或進行不尋常交易。

BBC中文記者林祖偉對此文亦有貢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