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忠成觀點: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弔詭、艱難

2018-12-21 06:50

? 人氣

作者認為,轉型正義是近似寧靜革命的翻轉工程,而可能被指涉真相關聯者/加害者/附隨者等,其對抗、反撲還沒出現,表示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頭。圖為原住民歌手巴奈。(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轉型正義是近似寧靜革命的翻轉工程,而可能被指涉真相關聯者/加害者/附隨者等,其對抗、反撲還沒出現,表示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頭。圖為原住民歌手巴奈。(資料照,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於2016年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後,如其承諾隨即組成原轉會,就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事項進行廣泛討論,同時組成土地、語言、歷史、文化及和解工作小組,開始基礎資料的調查與彙整。緊接著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推出、平埔族群應有的身分與權利的推動、設立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原住民族漁撈狩獵採集相關法規鬆綁、蘭嶼核廢料貯存決策過程調查、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通過並設置相當人數族語專職人員、亞泥礦權展限案進入三方會談,加以林務局、台糖與退輔會三個跟原住民族土地牽涉最深的單位接續到原轉會報告等;每三個月召開的原轉會,委員們提案討論熱烈,工作小組雖缺法定調查、審閱資料權限,卻也務實舉辦部落意見徵詢並向主政機關調閱檔案與諮詢。這是原轉會現階段進行的實況。

總統府數百公尺外的捷運228公園出口,搭建帳篷、豎立標語圖像的族人,代表著原住民族另一種監督的力量,對於總統承諾的實踐及原轉會的進展進行檢視與批判,這在民主社會是自然的情態。有了這樣的督促力量,再加上會議現場直播,在府內參與會議的原轉會委員對於自治、土地、法制、教育、人權、族群與正名等議題上的建言,也絲毫不懈怠。族群付託的壓力之下,各類問題的提出,紛繁萬狀。坦白言,凱道上原住民族的聲音從未如此激越、有力。面對原住民族相關議題的論爭,過去主管機關處理的態度,很容易是以「依法行事」、「無法可循」或「國內外沒有前例」的理由蹉跎,隨著不斷的論述、辯證,這種塘塞、卸責之言終究要受到挑戰。

原轉會究竟是否「原地踏步」?可以舉例敘明部分的實況:蘭嶼核廢料貯存場決策調查與搬遷,島嶼上由林萬億政委帶領的調查小組,已確認決策者、主其事者到底為誰,但是就如很多追求正義的過程,加害者已經不在了,而且遷走核廢料貯存場在政治、技術面的難題一時不易解決。所以雅美族人仍然要繼續承受這種「惡靈」,執政者也得繼續承受不積極作為的罵名。有人主張應該即刻遷離蘭嶼,至少放置在台電可以專業監看、維安的地方,這樣卻仍然沒有解決臺灣核廢料終端處理的難題。

2016-08-15-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取自google map
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資料照,取自google map)

平埔族群正名與恢復權利,政府與族人確實已經達成相關的協議、共識,可是基本的普查資料有待完備(許多人擔心人數會多到難以想像)、法定原住民族(尤其是平原)反對(認為稀釋資源、平埔族群已經喪失語言文化等,當然這些根本不是問題)、阻擋的態勢明顯,也有人對於未來臺灣族群板塊、關係發展表示憂心,在公聽會等程序多予推託,造成正名的耽擱。但是讓平埔族群正名復權已是確然的政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