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被學長騷擾卻不能講!菜鳥女警隱忍3年:有時候會覺得唉,怎麼不去自殺…

2018-07-04 08:20

? 人氣

女警在警界生存不易,隨時被嘲諷該去減肥整型、學長喝酒就被拉手陪酒、處理性侵案也要被笑。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蘇仲泓攝)

女警在警界生存不易,隨時被嘲諷該去減肥整型、學長喝酒就被拉手陪酒、處理性侵案也要被笑。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蘇仲泓攝)

為女性,在警界生存有多難?隨時被嘲諷該去減肥整型、學長喝酒就被拉手陪酒、處理性侵案也要被笑「他怎麼沒把妳『吃掉』」,是年輕女警小N(化名)身為菜鳥那3年裡經歷的。一開始小N不以為意,但後來發現次數太多、幾乎每天都會來一兩句,她才慢慢發覺原來自己天天面對的就是「性騷擾」。

性騷擾不一定肢體接觸 言語也算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這就是性騷擾,民眾會以為肢體接觸才是……」小N嘆。據勞動部工作場所性別平等現況民調,2017年抽樣4,514名民眾有僅3.31%表示過去一年「不曾」被性騷擾過,若小N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被性騷擾,或許她也會是那另外的97%。羞辱身材長相或許很難讓民眾直接聯想到「性騷擾」,但每天一句兩句長期下來,對小N傷害非同小可。

(風數據)20180602-SMG0035-申訴成立比例-衛福部與勞動部差異_工作區域 1.jpg
 

「他們不會意識到,他們的話給接收訊息的人有多大的負擔跟傷害……」小N嘆,那段日子就算鼓起勇氣反應也無效,騷擾她的前輩們說這是「關心」,跟家人訴苦也被勸說那是「關心」,加上警界連冷氣機滴水、狗在路中間大便都要秉持「為民服務」原則一一處理的壓力,小N曾有一段時間深深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有時候會覺得,唉,怎麼不去自殺……」

一句句「我是為你好」的羞辱,對一個人的傷害有多大?小N不斷隱忍的那3年,滿滿皆是遭受職場性騷擾有苦難言、說出來也不被當一回事的無奈。

20180703-總統府前值勤女警背影。(蘇仲泓攝)
女警在職場上,也常遇到騷擾情況。圖中人物非當事人。(蘇仲泓攝)

「妳們女警就是很麻煩」從性別嫌到身材嫌到子宮 菜鳥女警的日常

據《性騷擾防治法》定義,性騷擾可分為兩大類:(一)以該他人順服或拒絕該行為,作為其獲得、喪失或減損與工作有關權益之條件;(二)展示或播送圖文影音等訊息之方式,或以歧視、侮辱之言行等有損害他人人格尊嚴、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

又據衛福部「性騷擾事件申訴調查概況」所列行為樣態,符合性騷擾定義有以下幾種:(一)羞辱、貶抑、敵意或騷擾的言詞或態度;(二)跟蹤、尾隨、不受歡迎追求;(三)毛手毛腳、掀裙子;(四)偷窺、偷拍;(五)展示或傳閱色情圖片或騷擾文字;(六)曝露隱私處;(七)趁機親吻、擁抱或觸摸胸、臀或其他身體隱私部位。

菜鳥女警員 頻遭老男警品頭論足

小N身為菜鳥那3年裡面對的,正符合「損害他人人格尊嚴」、「使人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不間斷的貶抑與羞辱。由於分局裡女警極少,小N成了老男警品頭論足的焦點,基本款是從工作資格酸起,「妳們女警沒辦法單獨執行工作」、「妳們女警就是很麻煩,就是要配我們男的保護」,更常見的則是從眉毛嫌到身材嫌到子宮,要她整型減肥學化妝,也質問她:「怎麼不趕快結婚生個孩子?再不生的話,妳就生不出來啦!」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