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亮觀點:日本足球Road to Russia 帶著苦澀的淚水 四年後再來!

2018-07-04 05:50

? 人氣

世足十六強淘汰賽,日本對戰比利時,一分飲恨。(FIFA World Cup 官方粉絲頁)

世足十六強淘汰賽,日本對戰比利時,一分飲恨。(FIFA World Cup 官方粉絲頁)

這屆世界盃是我第一次看完日本隊衝擊世界盃的整個過程,從2015年6月16日四十強賽第一戰日本主場對新加坡、到2017年8月30日十二強賽戰勝澳洲確定出線,而後的熱身賽也都看了,世界盃這幾場自然也是都看了的。

比利時的絕殺,讓我想起兩場日本隊的比賽,一是杜哈悲劇,二是聯合會杯被義大利逆轉,都帶著苦澀與淚水。1993年十月日本對戰伊拉克,只要獲勝就可以進入世界盃,那個時間點,J聯賽在同一年五月成立,日本則是從未進入過世界盃。日本隊2比1的比數勝券在握,但就在比賽結束前被伊拉克踢進一個定位球扳平比數,日本無緣世界盃。J聯賽成立之後,主政的川淵三郎提出《日本足球百年構想》(川淵三郎2015年跨足籃球,這幾年日本籃球的突飛猛進,不知是否與他的手腕有關?)、日本足協也提出《2005年宣言》,宗旨都在打造日本足球的金字塔結構,踢足球的人口越多,層層選拔出來的選手也就更優秀。按《2005年宣言》,目標是2015年喜愛足球人口要達500萬人、日本足球則要擠進世界前10、2050年喜愛足球人口要達1000萬人、日本足球則要首次獲得世界盃冠軍。

2010年前後,本田圭佑、岡崎慎司、香川真司、長友佑都等年輕選手經歷J聯賽的磨練而後受歐洲職業球隊的青睞,掀起一波日本選手旅歐高潮。日本敗給比利時的比數與過程,幾乎就是2013年聯合會杯(由各洲冠軍、主辦國及世界盃冠軍國組成的賽事)二比三敗給義大利的翻版。那個時刻正是本田圭佑一輩選手巔峰之際,開賽之後,日本就以二比零領先。和《足球小將》一樣挑戰世界強隊是日本的夢想,問題的微妙就在於已然領先但卻不知如何保持領先?最終,義大利逆轉勝。

日本隊這次世界盃的踢法,進攻方面是以柴崎岳、香川真司與乾貴士三人為主軸,透過靈活快速地傳遞進攻,在防守方面,日本隊員與隊員之間的站位保持適當距離,最主要原因在於日本球員身體不佔優勢,必須透過協防的方式防止對手層層逼進。日本踢的是團體協作的足球,非常好看但這種踢法是以大量運動量為代價,這從日本總體跑動距離多高於對手的數據資料可看出。

日本對比利時是必須在90分鐘解決的比賽,再長日本體力會不濟,其實兩球領先後日本體力就已下滑,比利時雖然落後但給予日本後防的壓力非常巨大。從這個角度來說,日本足球未來的命題就是面對強隊領先時如何保持﹖日本團體協作的踢法短期內應該不會改變,畢竟,這個踢法在這次世界盃四場進了五球,成效還不錯。重點是日本球員整體風格相似,主力與替補的差別只是體力多寡,如果多幾個個人能力突出的球員-能個人突破能射門,場上可以改變局面也可幫隊友喘息。此外,日本未來選拔國家隊成員也應該考量多樣風格。

個人能力強或是風格不同的球員到底有沒有﹖必須說,足球發展與體制運作密不可分,日本的青訓確實紮實,分別已在葡超與荷甲大放異彩的23歲中島翔哉與20歲的堂安律都已獲五大聯賽球隊的重視、德甲後半段賽程讓人驚喜冒出的21歲的伊藤達哉、另外,東京奧運會世代備受注目的選手也不少,原屬巴薩青少年梯隊,後因FIFA禁止巴薩與18歲以下球員簽約而回到日本的久保健英,現已17歲再過一年能否重回巴薩在更高的殿堂鍛鍊有待觀察。此外,皇馬U15梯隊也有日本球員中井卓大。

太陽照常升起!世界盃四年一次看似很久才一次,但世界盃其實像是個不斷運轉的機器,就以亞洲來說,日本結束了世界盃之旅,明年一月就是亞洲盃了,這是各國進行選手世代替換重新再衝刺世界盃的過程。現已七月,日本足協必須很快決定主帥才能進行隊員選考。亞洲盃之後再過幾個月,四十強賽開始,分組進行主客場比賽,而後再進入十二強賽,同樣分組主客場賽事。

歷經這些緊湊的競賽過程,你會發現,四年一下就結束,世界盃又來了!希望日本今日的惜敗,是再次成長的開始!

*作者曾任天津南開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台灣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兼任助理教授,現為文化評論者、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助理教授。在北京生活12年,著有《拆哪,我在這樣的中國》(2011年,獲第36屆金鼎獎)、《中國課》(2012年,獲選《亞洲週刊》該年度十大好書)、《拆哪,中國的大片時代:大銀幕裡外的中國野心與崛起》(蔚藍文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