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德國足球輸家:德國女記者講評世足賽事,遭厭女仇女球迷言語攻擊

2018-06-27 20:30

? 人氣

世界杯激戰正酣,除了國家隊的表現之外,德國社交媒體上引发激烈討論的話題之一卻是一名女性:她並不是衣著暴露的網紅,而是德國電視二台的足球賽事解說員。(德國之聲)

世界杯激戰正酣,除了國家隊的表現之外,德國社交媒體上引发激烈討論的話題之一卻是一名女性:她並不是衣著暴露的網紅,而是德國電視二台的足球賽事解說員。(德國之聲)

克勞蒂亞·諾伊曼(Claudia Neumann)是德國第一個在男足世界盃電視直播中擔任解說的女性評論員。但是,她卻成為了社交媒體上一些人的攻擊對象,其中許多言論帶有性別歧視的意味。不過,26日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這些仇視女性者仍是德國社會中的少數。

根據新聞周刊《明鏡》(Der Spiegel)的報導,網絡民調公司Civey進行的調查顯示,68.9%的受訪者有女性參與解說2018年世界盃是一件好事。只有12%對此表示反感,另有18.7%的人對此尚未有定見。在支持女性解說世界盃的受訪者中,48.5%的人表示這是「非常積極」的事情。而在12.4%的反對者中,認為「非常不好」的只有5%。

德國「世界盃女子解說第一人」諾伊曼得到跨年齡階層的支持,但在50到64歲年齡段,對女性解說的懷疑態度最高,10.5%的該年齡段受訪者表示「比較不好」,4.6%的人表示「非常不好」。

尤其令人感到有意思的是,支持諾伊曼的人群中男女比例相差並不大,分別是68%和69.9%。不過女性受訪者中,認為此事「非常積極」的比例較高,達到 51.6%,而男性只有45.6%。

「先鋒人物」諾伊曼

諾伊曼1999年就開始為德國電視二台(ZDF)體育部工作。她在2011年女足世界盃期間解說直播賽事,成為德國首位女性電視足球解說員。2016年法國歐錦賽期間,她再次打破傳統,成為第一位報導男足賽事的女記者。當時也成為一些網絡仇視女性主義者的攻擊對象,甚至有人對她發出恐嚇。這些人就是無法接受足球報導領域中出現女性的聲音。

俄羅斯世界盃開幕之際,諾伊曼對網絡語言暴力作出鎮定回應。「不,我並不在乎這些事情」,她對《圖片報》表示。諾伊曼認為,這些網絡仇恨言論只是「得到許多關注的一小部分人而已」,而Civey最近的民調結果似乎也驗證她的說法。

6月19日日本隊與哥倫比亞的比賽中,諾伊曼在解說中犯了一個錯誤, 把為日本攻入制勝一球的大迫勇也(Yuya Osako)與其隊友武藤嘉紀(Yoshinori Muto)搞錯了。兩人都在德甲踢球,前者效力於科隆,後者在美因茨踢球。

此事發生後,針對諾伊曼的抨擊更加猛烈,德國電視二台體育主管福爾曼(Thomas Fuhrman)在關鍵時刻依然力挺諾伊曼。福爾曼表示,節目中出現錯誤是常有的事情,男性解說員同樣如此。他進一步指出,針對足球評論員的批評完全可以接受,但對諾伊曼的一些攻擊言論「超出界線」。福爾曼表示,歸根結底是網絡上一些人對女性解說男足世界盃不滿,於是散布「最為低級」的言論。

就在此事仍在網絡發酵之際,德國電視一台(ARD)也表示對女性足球解說員的前景表示樂觀,並考慮也讓女性加入本台解說員陣容。電視一台與電視二台分享世界盃在德國的轉播權。

電視一台體育總協調巴爾考斯基(Axel Balkausky)對諾伊曼的表現表示贊許,並表示相信電視一台很快也會出現女性解說員。但是巴爾考斯基同時承認,要找到諾伊曼這樣的合適人選並不容易,「甚至對於電視一台這樣的大機構都是如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