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主管機關「積極不作為」,軍公教警消還能做什麼?

2018-07-04 06:00

? 人氣

反年改團體聚集濟南路陳抗。(盧逸峰攝)

反年改團體聚集濟南路陳抗。(盧逸峰攝)

明道大學的陳世雄教授在媒體表示「軍公教年改上路,原本他10萬元的退休金,10年後將變成約7萬元,不過他覺得很感恩」後,陳的臉書就掀起了支持和吐槽雙方的論戰。只可惜陳教授把許多和他觀點不同的留言都刪除了,以至於可以澄清歧異的機會只成了單方面的同溫層取暖。

檢視對陳教授質疑的觀點大致包括有「已經領十多年的雙薪肥貓」、「十萬減到剩七萬怎能和五萬剩三萬相比」、「有人連樓地板都達不到」、「另一個吳晟」、「信賴保護原則與法不溯及既往重不重要」、「蔡政府的浪擲國家經費與公益之間的對比」等等。陳教授的個人臉書當然有較多的學生出面相挺,令人惋惜的是許多淪於情緒性的發言,而少能就事論事。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念和立場,就像同一片西瓜有人說甜有人卻無感,我們還是尊重陳教授的發言----即使他又再一次的誤導了大眾對軍公教真實形象的了解。

在主管機關「積極作為」的抹黑之下,軍公教警消成了漂流在台灣島上的海上難民、政治孤兒;在主管機關「積極不作為」替軍公教警消爭取受損權益之下,軍公教警消還能做些什麼?

答案是堅持「複審、訴願、寄存證信函、行政訴訟、釋憲」!

訴訟為人民基本權利,當軍公教警消認為權利受到政府的不當侵害時,就算有吳晟、陳世雄之流願意配合政權引頸就戮,但大多數的軍公教警消仍決定必須為「公理正義、法的恆常與尊嚴、人民的財產權與退休金」不得無正當理由予以侵害等理念,及維持自身有尊嚴的退休生活與生存而自力救濟,而訴願而訴訟而釋憲----即使對手是記錄一向糟糕透頂的政府,也必須放手一搏。

軍公教警消在複審、訴願、寄存證信函、打行政訴訟之外,最終戰局就是釋憲一戰。只是從上次大法官們認為在野立法委員有人(高金素梅)沒有參與審查前瞻預算經費的投票,因「未執行立委職權」而喪失申請釋憲權利一事,我們應當一葉知秋的知道,就我們為「年金改革」申請釋憲一事,一路上必定是荊棘遍佈、叉路詭雷,是令人防不勝防的越共小徑,絕非平坦易行,可一路直達的高速鐵路。

又如近日新北市政府決議將為公教警消提出釋憲而言,得到蔡政權的答覆是縣市政府非公務人員主管機關,新北市只能代替教師提起釋憲,至於公務人員則必須由銓敘部提出。

20180621-總統蔡英文21日針對年金改革方案通過出席總統府說明記者會。(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針對年金改革方案通過出席總統府說明記者會。(顏麟宇攝)

我們尊重蔡政權基於權責與專業的回覆,但是:

第一,這一些攸關被改革者權益的救濟途徑,主管機關為何不早日公布,而讓人民、人民團體與地方政府做成浪費資源的錯誤判斷?徒增怨恨與對國家的疏離?

第二,銓敘部和國防部會替軍、公提出釋憲嗎?如果在法案未通過之前都沒有保護所屬權益於一絲一毫,法律通過後還能指望銓敘部和國防部有積極作為嗎?我們能把雞交給黃鼠狼照顧嗎?

第三,教育部之前在回覆由中華警消聯盟發起的存證信函自力救濟時,就已經明白提出:「查司法院釋字第717號解釋意旨略以,法規之變動倘因公益之考量,且衡酌其所欲達成之公益,及退休或在職公教人員應受保護之信賴利益,所採措施尚未逾越必要合理之程序,未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與比例原則。」

「教育人員退撫制度的建置,目的在給退休人員合理老年生活保障,所以必須衡酌國家財政負擔、整體經濟環境及社會發展趨勢,與時俱進作合理的調整,才能使制度長遠的實施,本次教育人員年金改革,即參酌前開司法院釋字第717號解釋意旨,於兼顧退休人員權益及社會整體資源公平分配原則設計-------」

以上所表達的訊息,就預告了「所採措施尚未逾越必要合理之程序,未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與比例原則。」的釋憲結果。

總而言之,在釋憲的路途上,蔡政權絕不會讓軍公教警消在短時間得到確定的結果,也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就讓公理正義得以彰顯,該挖的戰壕、該築的高牆一個都不少。我們甚至懷疑,反對蔡政權的任何人士與意見,是否可以在台灣任何一個地方的行政法院、監察院與憲法法庭等各級法院上受到公平待遇。

以這次年改的主管機關而言,明知非法的改革必將引起軍公教警消的極力反彈,所有的救濟手段複審、訴願、寄存證信函、行政訴訟、釋憲等都是可以預期到的,但是如教育部、銓敘部、國防部等,卻沒有一個軍公教警消的主管機關主動跳出來告知這些曾經的子弟兵,大大方方在政府網站上主動告知救濟途徑、程序、要件,而是放任軍公教警消自謀生路,放任民間自組不同的協會、聯盟以不同的觀點解釋法令、選擇救濟方式及內容。這樣荒唐的上級對軍公教警消形同「放生」的態度,如果不是這些權責部會的高層眷戀官位,實在很難解釋這種將昔日部屬當作免洗餐具一般用完即丟的薄情寡義,以及無視於現今部屬權利受損的眼盲和心盲。

美國黑奴已經不存在,我國的戒嚴已成了教科書上的名詞。這表示所有的制度都是人創造出來的,但所有的制度都該有救濟與改變的可能,蔡政權有什麼理由設計出一套既沒有救濟、又不准改變的制度來要求人民無條件遵守?

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會如此愚蠢。

如果這次年改的相關法令都不准討論、無法救濟、不得改變,那無疑就成了凌駕憲法之上,成了「太上憲法」。這個社會,如果不容我們反抗一個貶低人類尊嚴的墮落制度,整個文明就會快速趨向腐化,有朝一日,當各種抵抗均歸沉寂,所剩下的就是對政治極度疏離的人民,以及洋洋得意的獨裁政權。

我們常提醒蔡政權與國人,民主體制許諾與人的是機會與希望。但在歷經兩年民進黨既漫長又晦暗的執政歲月後,我們很難相信中華民國會是個充滿機會與希望的國度。這對於口口聲聲最會溝通、要承擔最後責任、已經完成轉型正義和年金改革的蔡政府而言,心裡難道沒有絲毫「內疚神明」?

軍公教警消對所謂的年金改革之所以反對,大家已經討論很多,但我們要特別提出一點以再次提醒蔡政權的是,改革的錯誤所在不完全是改革本身,但最可恥、最危險也最令人無法接受的錯誤,是蔡政權為這項措施所杜撰的諸如「永續經營」、「世代正義」、「促進公益」等等醜陋的理由、拙劣的藉口。這讓我們覺得,因為改革的理由即使有,也不過是為了政治利益,與正確的理念毫無關係。因此軍公教警消必須勇敢的站出來「複審、訴願、寄存證信函、行政訴訟、釋憲」,當蔡政權用法律手段「合法掠奪」時,我們就必須以現行法律制度還治其身,用數十萬件的「複審書、訴願書、存證信函、個人與團體行政訴訟、個人與團體釋憲」來彰顯法律的不義與荒謬,而非屈從於政治與法律壓力之下。

法律只保護懂得法律,並且願意站出來捍衛自己權利的人。台灣社會既然已經被蔡政權影響而形成了對同胞的冷漠,權利遭受侵害的軍公教警消當然要自立自強!當然不能再奢望其他人的善意與憐憫!我們常想,蔡英文最需要的是有人告訴她她不適合做總統、不適合做出如同年改的重大決定,而不是任由其繼續運用憲法給予的權力往前狂奔。所以,基於蔡總統的需要,我們軍公教警消就要站出來大聲的告訴蔡總統,用數十萬件的「複審書、訴願書、存證信函、個人與團體行政訴訟、個人與團體釋憲」來告訴蔡總統:妳真的錯了!妳真的不適合!

軍公教警消在爭取權利的路上,還有一段「複審書、訴願書、存證信函、個人與團體行政訴訟、個人與團體釋憲」的漫長歲月要走,我們僅以美國黑人哈莉特·塔布曼拯救黑人同胞脫離奴役的故事來相互勉勵。哈莉特·塔布曼總是告訴在她帶領下,掙扎邁向從奴役通往自由之路的奴隸:「如果你疲倦,繼續走;如果你害怕,繼續走;如果你肚子餓,繼續走;如果你想嘗到自由的滋味,繼續走。」

軍公教警消們,讓我們繼續走。

*作者為中華警消聯盟執行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