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青龍觀點:從「專案教師」亂象再談高教困境

2020-12-31 06:50

? 人氣

既然契約制度是現代社會趨勢,且多為工商業界採行,為什麼大學就不行,難道大學教師就比較尊貴嗎?(取自Pexels@pixabay/CC0)

既然契約制度是現代社會趨勢,且多為工商業界採行,為什麼大學就不行,難道大學教師就比較尊貴嗎?(取自Pexels@pixabay/CC0)

有一則YouTube頻道的影片在網路流傳,內容是五位現職於Microsoft(微軟)、LinkedIn(領英)、Apple(蘋果)、Facebook(臉書)和Google(谷歌)的台灣人在片中大談自己的公司福利,從員工免費餐廳、無限供應點心區、個人健身房、全薪生育照護假、到每年30天的年假,不知羨煞多少人。從種種跡象看來:在矽谷,高薪早已經是基本條件,現在各大企業無不祭出各項優惠福利以及提供各種生活或工作上的協助,只求留住這些對公司有貢獻的人才。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反觀台灣的社會形態與企業文化,能有這樣的遠見與氣度的經營者可謂少之又少,更不用提政府部門向來把「人才當奴才」的官僚習性,就更不懂得尊重人才與留住人才的重要性了。尤有甚者,這股歪風氣習還從政府機關與私人企業,逐漸浸染至各級教育單位,就連以培養人才、鼓勵研究的學術發展重鎮──負責高等教育重責的大學校園──也不例外。

微軟。(美聯社)
反觀台灣的社會形態與企業文化,能有這樣的遠見與氣度的經營者可謂少之又少。圖為微軟。(美聯社)

今年(2020)9月24日全國私校工會召開記者會,揭露大學中有許多以契約方式聘任編制外的約聘「專案教師」,他們不僅面臨不合理薪資待遇,而且工作份量還更加重,有些私立大學甚至要求他們要擔負一般專任教師兩倍的教學時數,而薪資卻只有一半。更糟糕的是,這些約聘的專案教師,完全沒有工作權的保障,聘約到期是否續聘端看學校的恩典,如同免洗筷一樣隨時可能用完即丢。在教育部缺乏法律約束的情況下,各大學為節省人事成本而競相以這種契約聘約的非典型僱用方式,召募年輕的流浪博士到大學任教,而這些流浪博士在取得博士學位且流浪多年找不到正式教職之後,只得被迫接下這份不平等的教職工作(更可悲的是,他們一想到大學校園外仍有更多找不到教職的流浪博士時,不僅不敢對外揭露此不公的剥削現象,甚至還會抱著感恩的心態,份外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專案教職)。

其實,台灣各大學目前這樣的非典型聘僱教師的亂象,早已行之有年,根據私校工會統計至民國106年3月,私立大專院校總計聘任1597名專案教師,約佔教師總數(不含兼任教師)的5.8%,大約每17名教師中就有一名專案教師。這股非典聘僱現象,到了107學年度教育部公開的公私立大專統計資訊,全國共聘任3091名專案教師,占全體專任教師6.84%(隔年108年學度增至3405人,年成長率達10.16%),有些大學的專案教師比重甚至超過20%,如國立澎湖科技大學22.5%及國立台灣科技大學22.39%,亦即該校每5位教師就有1位是專案教師。更誇張的是像中信金融管理學院64%、台灣觀光學院88.24%,簡直就是由專案教師負起全校主要的教學工作了。須知「專案教師」原是一種類似派遣性質的短期補充性人力,但目前許多私立大專已幾乎不再晉用正式的「專任教師」,而以約聘的專案教師取代,擔負起編制內的教學工作,卻不受《教師法》及《勞基法》保障,成為法制上的孤兒。這就是全國私校工會所揭示:大專師資的「派遣化」現象,它不僅不符「同工同酬」的工作權保障,而且勢必惡化我國高等教育品質,影響所及是廣大的學生受教權益(參見風傳媒<謝青龍觀點:從派遣工到專案教師,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社會面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