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歲末新年回首看新冠

2020-12-31 07:10

? 人氣

新冠大流行的陰影將長期存在,新冠仍將是我們在2021年面臨的眾多挑戰之最。圖為巴西的醫護人員正在將確診死亡的患者遺體送上車。(美聯社)

新冠大流行的陰影將長期存在,新冠仍將是我們在2021年面臨的眾多挑戰之最。圖為巴西的醫護人員正在將確診死亡的患者遺體送上車。(美聯社)

2020年1月,新冠病毒的降臨,全世界風雲變色。迄今已經有超過175萬人喪生,悲慘的醫療保健受到破壞,超過十億兒童的教育暫停,大學也隨之關閉,數以千萬計的人面臨經濟困難,變種的新病毒使得日本甚至鎖國一個月來做因應。新冠大流行的陰影將長期存在,新冠仍將是我們在2021年面臨的眾多挑戰之最。科學家從未像現在這樣動員過,著名的醫學期刊The Lancet 傾全力以專業眼光從醫學人文的角度推出系列的報導,對新冠在每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影響之大,可以說前所未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年來,我引述了世界最重要的醫學家、科學家及人文學家的觀點,寫了將近80篇的報導。值此歲末,回首新冠災難,我們可以從中學習到的功課,絕不是只有等待有效的疫苗做為萬靈丹來奢望結束這一場浩劫;而是更要從人的價值、生命的意義與尊嚴進行全面地省思。做為苦難倖存者的我們,有甚麼可以講述給孩子們聽的故事呢?

您想要哪位醫生上船?

在新冠的故事中,每天在凶惡的病毒威脅下必須打起精神、強作鎮定,把頭埋入虎口的醫護人員,必然是感受最深的。就像戰火之下,軍人不能逃跑;警匪槍戰,警察不能退縮;大火吞噬下,消防隊員不能躲避;面對卑劣或學習遲緩的學生,教師仍要耐心善誘。醫護人員面對新冠,更不能擅離崗位。馬里蘭州愛丁堡皇家醫院的安德魯·坦比拉賈博士(Andrew L. Tambyraja) 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 發表的 <新秩序,新希望>  (New Order, New Hope) 探觸了一個醫師這個行業極吸引人的問題,也是醫療分工越來越細的今天,醫學新兵必須面對的課題。他說,他曾經對手術室實習的醫學生提出一個問題 : 「倘若即將來臨的巨洪將摧毀地球及其居民。你有一艘保護人類文明的大船。這裡可容納100位世界公民和5位醫生。您想要哪位醫生上船?」當然,對那些心裡只叨唸考慮著「五大皆空」的醫學生,他是不削去思索這樣的問題的。

新冠疫情當前,全球醫護人員扛起重責堅守崗位,在傷痛與希望之間互相打氣。(美聯社)
戰火之下,軍人不能逃跑;警匪槍戰,警察不能退縮;大火吞噬下,消防隊員不能躲避;面對卑劣或學習遲緩的學生,教師仍要耐心善誘。醫護人員面對新冠,更不能擅離崗位。(美聯社)

做最有價值的人?還是最有「價格」的人

我們寧願預想所有的醫學生都是一些最聰明的人,他們才開始行醫,考慮的是自己在醫療機構中,如何成為最有價值的成員——可以被託負、被敬重,可以確保人類健康未來的醫生;而不是成為最有「價格」的人。「大船假設」提出之後,「經過短暫的猶豫之後,船上的幾個座位很快就一一安排了:大家你言言我一句地任命了急診醫師,家庭醫生,麻醉師,外科醫師,內科醫師,甚至是整形外科醫生。」此時,做為老師的坦比拉賈博士通常會打斷說:「一旦洪水消退,你就必須確保倖存者能重新居住在新世界中。」大家考慮暴風雨後的平靜,婦科醫生和兒科醫生的「價值」突然飆升。當這艘船準備航行時,老師又突然問道:「如果發生從未遇到過的傳染病引起的新病怎麼辦?」 忽然,一位年輕而有遠見的人會建議給流行病學家一件救生衣。沒錯!人要健康有生活品質地活著,必須要有各科的醫師一起努力才能幫上忙。而一旦人類面對這如鬼魅一般無影無蹤,說來就來,還會變形隱形的可怕病毒,不僅殺人於無形,而且會毀壞人心,使人彼此猜忌仇恨。此時,人們對醫學醫療的期待,便迅速地後退到只要「活命」就好的要求。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