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民快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身為明治維新功臣之子的他,竟與台灣有這樣一段因緣!整治宜蘭河有功的西鄉菊次郎

今年是明治維新150週年,日本各地都有許多紀念活動。其中,最受矚目的,應屬長達一年的NHK大河劇集【西鄉殿】(西郷どん),主角是公推明治維新最大功臣的末代武士——西鄉隆盛。

西鄉隆盛(1828-1877)一生高潮起伏,非常富戲劇性。他和勝海舟談判,促成長達264年的德川幕府和平結束,無血開城。其後掃蕩幕府餘黨,主導明治維新諸多改革,居功厥偉。但是,政爭下野之後,他卻帶領不滿政府的鹿兒島子弟兵,發動日本最後內戰「西南戰爭」,落得叛軍之名自刎而死。西鄉隆盛在故後12年受明治天皇恩赦,並追賜勳位,迄今備受日本國民景仰推崇。位在上野公園的西鄉隆盛銅像,雖然常被批評貌不似本尊,卻是這位奉行「敬天愛人」的悲劇英雄的神格化表徵。

西鄉隆盛銅像。(圖/想想論壇提供)
西鄉隆盛銅像。(圖/想想論壇提供)
西鄉隆盛字跡「敬天愛人」。(圖/想想論壇提供)
西鄉隆盛字跡「敬天愛人」。(圖/想想論壇提供)

西鄉隆盛早年曾因政治牽累,被流放外島兩次。第一次是31歲那年,被流放鹿兒島之南的奄美大島。當時,奄美大島荒僻落後,還有奴隸和巫醫習俗。西鄉雖屬流罪之身,卻以無私之心致力改革,獲得島民感激,並娶當地名家的女兒愛加那為「島妻」。所謂島妻,即依江戶幕府的隔離政策,不准「外帶」日本本土的妻子。西鄉隆盛在奄美大島的3年間,與愛加那生一子一女,男兒取名菊次郎,是西鄉隆盛三次婚姻中的長子。當西鄉被薩摩藩主特赦,獲准歸還日本本土,身懷六甲的愛加那攜幼子送行,悲情可憫。大河劇【西鄉殿】當中,飾演愛加那的二階堂富美演技逼真,賺了許多觀眾眼淚。

歷史先例顯示,在偉大的上一代光芒照耀下,再怎麼傑出的下一代,也很難超越先人。西鄉隆盛之子西鄉菊次郎,卻以他自己的方式,繼承父親遺志。不但在日本歷史占一席之地,更與日治初期的台灣,結下一段少為人知的因緣。

西鄉菊次郎像。(圖/想想論壇提供)
西鄉菊次郎像。(圖/想想論壇提供)

西鄉菊次郎在奄美大島長到8歲,即被鹿兒島西鄉家接去領養。當時,西鄉隆盛已經再婚。雖然,明治維新之後島民不再受身分限制,自重的愛加那卻拒絕西鄉隆盛,不願遷居本土與正妻同居。菊次郎由繼母養育至12歲,即以小留學生身分被遣送美國,至14歲才返回日本。命運曲折不輸父親的菊次郎,在16歲追隨父親參加西南戰爭。激戰之中菊次郎右足中彈負重傷,當時只有將右膝以下切除。節節兵敗的西鄉隆盛,將菊次郎託付老僕熊吉,先行帶兵離去,父子自此永別。熊吉背負少主躲避砲火艱難下山,向率領政府軍的西鄉隆盛之弟西鄉從道投降。據說叔姪劫後相見,西鄉從道不禁激動落淚。

餘生裝置義肢的西鄉菊次郎,並沒有因此氣餒。亡父被恩赦後,他接受叔父栽培,以優異的外文能力進入外務省任職,又轉任美國大使館。期間,曾再度公務留學美國,備受倚重。1895年台灣依馬關條約,由清廷割讓給日本。菊次郎以台灣總督府參事官身分,奉派赴駐台灣。翌年,升任台北縣支廳長。1897年,菊次郎就任相當於縣長職位的宜蘭第一代廳長,時年36歲。當時,菊次郎偕妻兒遷居宜蘭,與部屬職員和學校校長等人,共用8百坪土地,打造宜蘭廳長官舍。時隔百年,宜蘭廳長官舍經過精心修復,改為「宜蘭設治紀念館」,開放供遊客參觀。

宜蘭廳長官舍。(圖/想想論壇提供)
宜蘭廳長官舍。(圖/想想論壇提供)

西鄉菊次郎初抵台灣時,據說台灣還是瘴癘之地,鴉片橫行兼土匪猖獗。最初日本治台嘗試錯誤,浪費龐大國帑卻不得民心。直至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上任,拔擢後藤新平當民政長官,才規劃出台灣近代化的藍圖。後藤主張日本本國的風俗文化不能拷貝移植台灣,必須調查台灣風土人情,再制定政策,漸次同化。當初為治理宜蘭而心力交瘁的西鄉菊次郎,深受後藤新平感召,並奉行父親「敬天愛人」家訓,為宜蘭的基礎建設展開全力。除了整治河川、擴大農地、開闢道路和培植樟腦之外,並普及教育和改善治安環境

在西鄉菊次郎諸多政績當中,最為人稱頌的是宜蘭河的堤防工程。當時宜蘭河年年氾濫,被稱怒川。經過菊次郎和總督府戮力交涉,才得支用鉅費,花一年半時間建造長達13.7公里的宜蘭河堤防。1901年第一期工程完成,宜蘭河水患終於解決,自此不再氾濫。1902年西鄉菊次郎目睹第二期工程順利進行,才離開居住5年餘的宜蘭,卸職返回日本。

其後,西鄉菊次郎歷任第二代京都市長。在職7年間,他整治號稱「京都百年大計」的上下水道工程、發電設備和開通市內電車,給京都留下巨大的政治遺產。晚年的菊次郎因腳傷復發,歸隱鹿兒島,擔任舊藩主島津家礦山館長,著力培育當地青少年。1928年菊次郎在家鄉病故,享年68歲。

今日的宜蘭,還留有西鄉菊次郎的面影。1905年宜蘭居民共同刻「西鄉廳憲德政碑」,豎立在堤防附近。1923年並將堤防命名「西鄉堤防」,移植石碑於其上。1945年日本戰敗後,石碑一度遺失,半世紀後才再度被發現。經宜蘭文化局遷移至中山橋邊的堤防上,保留至今。碑文教人不必膜拜西鄉公,建議將此碑當成感淚碑,以紀念菊次郎德政。

西鄉廳憲德政碑。(圖/想想論壇提供)
西鄉廳憲德政碑。(圖/想想論壇提供)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西鄉隆盛和菊次郎父子,在日本和台灣的近代歷史,分別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雖然英雄由時勢所造,也得有過人的魄力和胸襟,平等和博愛的精神,才能教後人衷心憑弔。

作者介紹|秋禾

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旅居東京多年。生活觀察兼翻譯寫作。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開啟宜蘭近代化的日本人—西鄉隆盛之子西鄉菊次郎)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