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當民主變成幫派政治,蔡英文能誇示中國的只剩這一樣

2018-06-08 06:20

? 人氣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出席「縣市暨勞工黨部主任委員聯合就職」典禮。(顏麟宇攝)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出席「縣市暨勞工黨部主任委員聯合就職」典禮。(顏麟宇攝)

台灣民主到底還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做為三十多年的老記者,心頭浮上這個問題是非常不安的;我還是覺得驕傲,但不能否認有難言之隱,覺得驕傲中帶著點不算心虛的慨嘆,民主真的不可能完美,但應該可以有這個信賴即使不完美,但在這個制度下必然有修正之法,很遺憾的,這個信賴出現了破口,此刻、眼下的台灣,確實有危機。

民主危機,非台灣獨有

危機並非台灣獨有,台灣做為與國際接軌的民主國家,節奏與氣候當與國際同步,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主持的長風基金會,上個周末和促轉會主委主持的台灣研究會,合辦了一場少見的高規格國際學術研討會《從西方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題目很長,核心議題則是民主這個「西方價值」面臨的困境,來自歐美的學者檢討西方,來自星港的學者則著墨於東方的亞洲價值觀(儒家文化),「民主無用論」成為另一種不安或焦慮。

中研院研究員錢永祥特別寫了一篇文章〈善用選票保衛尊嚴,不要輕視選舉民主〉,在政黨三輪替的二十一世紀台灣,還要用這樣的文章呼籲正視民主的意義,叫人感慨萬千。

我們對自由民主的概念確實從西方而來(是謂普世價值),與會學者對「自由主義」(包括資本主義等民主元素),有焦慮有懷疑。川普當然是重要原因之一,但是,川普不論如何總有任期吧,美國制度總沒有這個可能讓他修憲修掉任期限制吧。中國崛起讓「中國特色」或不同於西方的價值被重新檢視。不過,所謂的「賢人政治」或「賢能政治」不是靠譜的「制度」,但凡築基於「聖人」「賢人」的都不能算是「制度」,而且正好相反,這就是人治,風險太高了,既保證不了聖賢一路聖賢到底,更不能保證聖賢後的繼任者也是聖賢。民主當然未必選出好人,但再爛,總有到頭的時候,還有個想望。

與會學者也提到法家,中國是有法律、法治基礎的。但法家與法治,相距何其遠?法家所有嚴刑峻法,都是規範人民,當然,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王子他爸犯法你奈他何?領導者在法律之上,就不可謂「法治」;還有一點根本精神上的差異,中國的法管下(人民),西方定義的法律、法治都是基於人民與政府的契約,即使規範人不可傷害他人,但核心精神是限縮政府不可侵犯人民權利。相比之下,當然西方法治價值勝過中國法家之律法。

中國崛起,是一個沒法忽視的事實,這叫國際現實,尤其歐美諸國陷入一個這麼怪里怪氣的處境,但是,中國確實是有讓人強烈不安的地方,光是一個鄰里保甲制延伸到網路世界就夠嗆的了。中國讓人不安,不是因為其富強,而是因為他這麼富強卻還是沒有充分的自信給予人民權利充分保障。這一點中國想不清楚,想要在新興全球秩序裡扮演關鍵(或像美國一樣成為唯一的)角色,他要遭遇的阻力不會小。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