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不能賣酒,合理嗎?從僵化的法規看台灣釀酒廠的種種困境

2018-04-13 11:37

? 人氣

在台灣喝到來自各國、不同風味的啤酒已是習以為常的小確幸,但你能想像早在2002年前,國產啤酒僅有台啤這個選擇嗎?

時光回到1922年的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將酒列為專賣事業,除專賣局外,民間不得產製與銷售,此時啤酒仍不在此限。一直到1933年,啤酒才列入專賣,但委由高砂麥酒株式會社生產,再由專賣局全數收購後統一販售。台灣光復後,台灣省菸酒公賣局接收高砂麥酒株式會社,改名為「台北第二酒廠(今建國酒廠)」,並將「高砂生啤酒」改名為「台灣啤酒」,開始了漫長台啤獨佔市場的年代。直到2002年台灣加入WTO,因應國際化與自由化,該年1月1日起實施,廢止專賣制度,菸酒回歸稅制,民營酒廠逐漸成立。在這樣的背景下,台灣酒廠業務之主管機關至今仍隸屬於財政部國庫署。

近年來台灣民間酒廠發展逐漸成熟,除了國內銷售額大幅成長外,品牌也打入其他亞洲市場。看起來從此順風順水,但在台灣經營酒廠其實很不容易。

想釀酒嗎?先面臨政策面的初心者試煉吧!

在有成立釀酒廠成為一個浪漫釀酒師的想法時,先認清你對釀酒產業的想像是否符合現實。如果你覺得像在國外的小鎮裡釀酒觀光工廠很美,來看看台灣的法規吧,根據財政部國庫署「酒產製工廠設廠標準」第二條規定,釀酒廠必須設立於工業區

此設廠規定,意味著釀酒廠廠房可能與五金工廠相鄰,空氣與水品質可能受污染,距離市區也較遠,難以營造出如國外具觀光特色的酒廠。也因此台灣的精釀啤酒餐廳也不能像國外一樣,在餐廳內釀酒現釀現喝,業者們只能在酒廠釀好、再冷藏運送至餐廳。

為什麼國外是以觀光酒廠或餐廳現釀的方式在經營呢?其實,精釀啤酒除了產品本身的品質,帶給消費者的「感受」更是產品額外價值,建立在此基礎上,觀光酒廠便是重要的一環,能到工廠參觀滿足好奇心,甚至是由第一線釀酒師講解,體驗現釀現喝啤酒,都是國外發展精釀啤酒產業的做法。台灣要想與國外發展精釀啤酒的模式接軌,或可參考國外釀酒廠法規、不限於設廠在工業區,或開放結合餐廳與釀酒工廠的「前店後廠」形式,都是可讓民眾更了解精釀啤酒的做法。

食品飲料零售產業中,電子商務比重越來越高。而台灣為了避免未成年買酒問題,現行法規規定不得在網路賣酒。2015年底馬政府任內,財政部曾研議開放網路賣酒,卻在2016年政黨輪替後因為「爭議性高、共識度較低」為由,從立法院撤案,在未取得共識前,財政部都不會再提網路賣酒修法案。

翻開菸酒管理法第30條,不難發現爭點在於難以防範未成年人買酒問題。實體通路可以驗證消費者年齡,未成年人卻可能偷成人證件來購買,難以控管。

但其實許多國家開放網路賣酒早已行之有年,根據資策會於2015年研議結果,目前世界各國對於網路賣酒有不同的開放程度與配套管制:

一、無任何管制開放的國家有8個(德國、奧地利、墨西哥、阿根廷、香港、菲律賓、馬來西亞)。酒就跟一般商品一樣,可以直接在網路上購買,完全開放、無購買條件限制。

二、開放但有但書的國家有19個:瑞典、芬蘭、丹麥、英國、法國、比利時、捷克、匈牙利、義大利、以色列、巴西、智利、南非、澳洲、紐西蘭、日本、中國、新加坡等。例如日本申購者須填報年齡或出生年月日,英國由網購業者自行決定查證方式,但收貨簽收人須達法定飲酒年齡,而中國也是規定收貨簽收人須達法定飲酒年齡。

三、只開放部分品項的國家有3個:美國、加拿大、韓國,如美國各州對於網路賣酒有不同的限制。

所以說,網路賣酒這問題不難解決,只要研議出配套措施就可,例如可以搭配線上線下配套措施辨識消費者年齡線上購買時也可以透過自然人憑證及信用卡體系作為門檻,線下僅開放四大超商憑證取貨等。

滿腔熱血和釀酒知識以外,還考驗口袋深不深!

除了政策面的限制,再來還需要面對經營層面的問題。蓋一間酒廠的金錢成本大致可分為六項:廠房營建、釀酒設備、專業技術、原料、通路與行銷費用

廠房營建及釀酒設備採購為固定成本中開銷最大的一環。許多精釀品牌創立初期資金有限,無法負擔土地、廠房及設備的支出,需自行準備材料與配方請代工廠代工生產,但生產的產品若品質不符合預期,代工廠可能認為是原料與配方問題,精釀品牌卻可能認為是生產端的問題,因此責任難以歸屬。

專業技術上,台灣民間釀酒技術起步較晚,精釀專業知識多向國外取經,或自費到國外酒廠實習,業者也必須投入大量成本在尋找釀酒專業人才,若有自營餐廳、還需要專業侍酒師人才。研釀生技股份有限公司營銷經理侯俊宇回憶,「掌門精釀」創立之初,在尋找專業侍酒師人才時,在人力銀行主動發了上千份的履歷邀請求職者來面試,有意願者卻不到5%。

千辛萬苦有了廠房設備、人才技術後,原料部分也是精釀業者的一大挑戰,釀酒用的麥芽種類繁多,本地大多未種植或量非常少,業者需要仰賴進口,然而小量生產的精釀廠商難以吸收動輒以貨櫃為單位的量,除了產品品項受限制外,精釀啤酒廠商也需承擔高額的成本。

侯俊宇強調:「若自有品牌的產品無法塑造個性,則需要從其他地方下手,如服務。」有了產品就需要通路賣,業者自營酒吧或餐廳可獲得推廣最佳效益,除了店面能營造符合產品特性的氣氛,第一線銷售人員也能將產品的意見即時反饋生產端,相對的,無法開餐廳的業者只能請酒吧寄賣,但品項競爭者多、難以凸顯特色。

最後是行銷,精釀業者與啤酒鑑賞專家仍在塑造精釀啤酒的定位,市場還有很大的可塑性。業者因而需要舉辦許多行銷活動教育消費者。如「金色三麥」自2014年起,連續三年舉辦國際啤酒節、掌門精釀旗下店員皆須考取侍酒師執照,協助每個客人找到精釀之於自己的理由。

2002年起,准許民間釀酒至今僅16年,細數台灣精釀這16年的發展,2016年才努力達到1.7%的市佔率,對比發展成熟度高的國家,如美國精釀啤酒市場在同年已達21.9%,其實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產業的斷層、無前例可循的環境挑戰,精釀先鋒們像在黑暗中摸索,漸漸找尋出路。即使在面對法規與市場困境的夾擊下,台灣精釀廠商仍努力在國內保持著高度的成長率,更在國際啤酒賽事中屢獲佳績,相信未來政策與產業發展漸趨完善後,台灣精釀啤酒市場也能大幅成長!

礙於環境與法規限定,在台灣想做釀酒師比國外更不容易。(圖/食力foodNEXT提供)
礙於環境與法規限定,在台灣想做釀酒師比國外更不容易。(圖/食力foodNEXT提供)

採訪/高涵、嚴永龍
撰文/高涵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食力foodNEXT(原標題:想以浪漫釀酒師的身份活下去?先別被產業現實所擊敗!)
責任編輯/林安儒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