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被戴綠帽並不可恥!生物學家早道出,男性天生就不怕與其他男人共享同個女人

2017-11-23 12:19

? 人氣

素有新聞界桂綸鎂之稱的三立主播莊惠琪,因為被週刊拍到疑似劈腿照,瞬間成為千夫所指的對象,什麼「一天喇兩男」、「唇交型男」,再下去的話,說不定還有更不堪入目的意淫字眼呢。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圖/翻攝自youtube)
(圖/翻攝自youtube

但說真的,這樣的新聞還值得訝異嗎?

當酸民說:莊惠琪好會騎,莊惠琪好會裝,說得好像莊惠琪的身分證配偶欄已經填好名字了,問題是,誰來問問正牌男友林鶴明究竟願不願意成為莊的另一半呢?

在赫赫有名的科普大作《第三種猩猩》裡,作者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指出:「男人對『婚外性行為』,比女人感興趣,男人比較喜好嘗試不同的性愛『口味』;女人陷入『外遇』,主要是因為對婚姻不滿,並且期望新關係能長長久久。」言下之意,對於伴侶的挑選,女人挑剔,男人隨緣。

賈德.戴蒙是生物學家,他透過補充達爾文進化論的缺陷,指出物種演化其實也必須正視文化的變遷。

如果光從演化角度來看,物種之所以劈腿或搞婚外情,乃是因為生命是一場演化競賽,留下最多存活子女的個體便是贏家。也因此,男性從「婚外性行為」或多偶制得到的「好處」(衍生子女),比起女性多太多了。就生育而言,結了婚或有伴的女性搞外遇、劈腿,無異是「背叛」了另一半,因此另一半有權要求賠償損失、乃至報復。

但結了婚或有伴的男性做了相同的行為,並不算損及另一半的利益,而這也是普遍社會默許男性外遇成立的理由之一。

如此說來,男人在面對「被戴綠帽」這件事之所以這麼憤怒,乃是男人無法確保另一半生下的子女是自己的種。而這也是為數不少的男性(例如:事件當中的凌志男),在面對明知名花有主的女性,卻仍決意投身其中的緣故,因為這是一場男性與男性之間的「播種競賽」,誰佔得先機誰就是勝利者。

換言之,男人憂慮的並非與另一個男人共用一個女人的綠雲罩頂,而是在渾然不覺的前提下「被綠帽」,因為那意味著「種」的不純淨。

(圖/Hui-chi Chuang@facebook)
女主播疑似劈腿事件,近日新聞炒得沸沸揚揚。(圖/Hui-chi Chuang@facebook

然而,光是從物種演化出發的話,勢必忽略了人與動物的差異,那即是文化的演進。只消看看莊惠琪事件中的標題:「總統府發言人,衰遭美女主播劈腿」,這當然是典型的文化敘述,否則不必冠以「總統府發言人」,畢竟誰想看街友被劈腿啊?這是故事的反差性,也是新聞記者見獵心喜之所在。

但林鶴明真的衰嗎?或者換個問法:林鶴明該怎麼想才不衰?就文化層面來看,林鶴明顯然是衰到底了,因為那些有意無意的訕笑肯定會讓他產生想要傷人乃至殺人的衝動,也就是大部分社會情殺事件的起點。

然而,如果《第三種猩猩》的理論是正確的話,那麼真正衰的反而是莊惠琪,因為女性在劈腿這件事上必須付出的代價,勢必遠比男性來得高,也就是女性在可能懷孕的前提下,之所以不忠,泰半起於她對既有情感的不滿,在無論如何都無法改善現狀的前提下,憤而投向另一個懷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