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太陽花又是一個被偷走的革命

2017-11-23 06:20

? 人氣

太陽花學運已滿3年,但其意義至今仍未塵埃落定。(資料照片,余志偉攝)

太陽花學運已滿3年,但其意義至今仍未塵埃落定。(資料照片,余志偉攝)

「革命總是吞噬自己的孩子」,從法國大革命以來,這句話就屢試不爽,快要成鐵律了;相較之下,太陽花運動如果是某種形式的革命的話,這些運動者相對幸運的多,至少曾經譏諷「太陽花崩潰」的綠委邱議瑩,要一再澄清說明,深恐觸怒太陽花世代;然而,再多的解釋並不代表這個運動未曾遭到背叛。

民進黨是太陽花的獲利者,但是理念繼承人嗎

法國大革命過了4、50年後,才有托克維爾《舊制度與大革命》如此具有洞見的著作,俄國大革命即使百年後仍未完全走完它的歷程,相對的,太陽花運動雖滿3年,煙塵尚在飛揚,塵埃仍未落地,目前都還只能粗淺解讀,更別說要完整看出意涵;但是一個最簡單的判準,誰是太陽花的獲利者,倒是清晰可見。

民進黨和蔡英文當然是獲利者,太陽花運動適時出現,讓國民黨完全失去正當性,馬政府的知識菁英和年輕世代之間出現難以彌補的重大斷裂,這些曾在關鍵時刻的意見領袖,在太陽花世代年輕人心目中頓時成了過去式;同樣的,這股巨浪也在民進黨內暗潮洶湧,當時的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放棄角逐總統大位,蔡英文在民進黨內毫無競爭的優勢下,最後終於輕鬆取得總統大位。

當然,時代力量也是小小的獲利者,如果沒有太陽花,也許還是會有時代力量,畢竟林義雄早有籌組新政黨之議;但若沒有太陽花,時代力量恐無法摧枯拉朽一出手就拿下三席區域立委。

不遵守程序正義是對太陽花最大的背叛

然而,民進黨和時力是太陽花理念的守護者嗎?當然,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了解太陽花的理念為何?

就程序正義而言,這一次民進黨在審議勞基法時的作為,確實背叛了太陽花運動的理念;太陽花的直接導因,正是因為當年國民黨立委張慶忠主持議事,在半分鐘之內就將服貿送出委員會,遭批違反程序正義;這一次立法院審議勞基法,「不復議同意書」是否就可以直接跨過復議期的爭議,背後不可避免有太陽花的陰影。民進黨便宜行事的原因如果是擔心在野黨杯葛,無法火速通過勞基法修正案,則同樣的當年國民黨在委員會強渡關山服貿條例,也是擔心民進黨緊咬不放的杯葛,如果當年民進黨的杯葛是正當的,則今年民進黨便宜行事的作法,當然同樣違反程序正義。

可以說,程序正義背後永遠隱藏著實質正義之爭,正因為實質正義難解,才必須依靠程序正義,民進黨和當年的國民黨一樣,剝奪了在野黨程序正義的空間,比國民黨更嚴重的是,民進黨要該黨立委連署不復議同意書,此舉連黨內異議者的程序正義空間都剝奪,可說比當年的國民黨封殺得還要徹底,這當然是對太陽花最大的背叛。

對太陽花最大的諷刺,民進黨的理念其實和國民黨差不多

除了程序正義之外,實質正義這筆帳也不能不算,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的程序正義之爭,已充分顯露出彼此對實質正義已呈現重大分歧,那一個才是代表太陽花呢?

就如很多運動一樣,太陽花也充滿歧義(因此也如同其他革命一樣容易被收割),其中一個主旋律如果是天然獨世代,另一幾乎同樣重要的應該是貧富差距、年輕世代低薪問題,太陽花運動時一句常被拿來嘲諷馬政府的話是「利大於弊」,這句話本身沒什麼不對,但是當被解讀成個人可以為資本體系犧牲時,這句話形同是冷酷無情的代名詞。

然而,現在的民進黨政府無論是推勞基法修正案、或是不推婚姻平權,都是持「利大於弊」的邏輯,太陽花如果是個有「憲法時刻」、人民重訂新契約意義的運動,那麼最大的諷刺是:大家最後卻得到是一個和國民黨時代理念差不多的政府,更糟的是,國民黨至少還做做表面親善功夫,民進黨政府則全省下來了,只要看到勞動部長林美珠在回答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詢問時、那種不屑、不耐的表情,就足以道盡一切!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