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請幫助我自殺吧!直擊瑞士「尊嚴診所」,看病痛如何讓人連一秒鐘都不願多活

2017-10-31 10:00

? 人氣

瑞士除了「Exit」等死亡權利組織協助在瑞士住滿一年以上的人自殺之外,也有接受外國病患的「尊嚴診所」(Dignitas)。後者正是知名的自殺旅遊目的地。

根據尊嚴診所於2010年3月提供給英國《衛報》的資訊,至今來到該診所的志願自殺者國籍以德國最多,共563人;其次是英國,共134人;接著是瑞士的112人與法國的93人。報導中提及,截至2009年的資訊,其中114四位英國人的病名,有癌症(35人)、肌萎縮側索硬化症(ALS)等運動神經障礙(27人)、多發性硬化症(MS;17人)、四肢癱瘓(2人)、頑固型癲癇(1人),以及風濕(1人)等等,可以明顯看出有些人不是末期患者。

其中一位四肢癱瘓的患者,是前橄欖球選手丹尼爾.詹姆斯(Daniel James;23歲)。他在比賽中遭逢事故,導致四肢癱瘓,以拒絕「像次等公民般活著」為由,在2008年選擇自殺。知名指揮家艾德華.唐斯(Edward Downes;85歲),本人雖然身體健康,卻也以「失去妻子我就活不下去」為由,選擇於2009年與癌症末期的妻子一同自殺。

南.梅特蘭(Nan Maitland;84歲)則以「衰老令人痛苦」為由,選擇於2011年自殺。尊嚴診所屢屢遭人批判,理由是對於志願自殺者的評估不夠周全與過度追求商業利益。

尊嚴診所的創辦人是高齡的路德維格.米內利(Ludwig Minelli),創辦尊嚴診所前原本是律師。雖然尊嚴診所的譯名是診所,但其實是解決該組織會員服用醫生處方的致死藥物自殺前後所需援助的機構。米內利於2009年到2010年之間,頻繁接受英國媒體的訪問。

根據訪談內容,加入該組織會員需支付入會費121英鎊(約新臺幣4840元)與年費52英鎊(約新臺幣2080元),加上接受協助自殺的費用,合計約6300英鎊(約新臺幣25萬2000元)。

此外,米內利在訪談中再三主張,志願自殺者不應限於疾病末期患者,也應當認同身體健康者的自由意志;幫助心愛的人自殺會導致家屬心情低落,因此致死藥物的提供對象應該從病人擴大到家屬。如同在2009年告別人世的知名指揮家夫妻,今後想要仿效他們而一起來到尊嚴診所尋求協助的健康家屬和病人,可能會增加。

正當英國媒體熱烈報導米內利的發言時,瑞士於2010年4月,爆發了衝擊社會大眾的新聞。潛水人員在蘇黎世湖中尋找掉落的太陽眼鏡時,赫然發現大量的骨灰罈─五十個骨灰罈裡裝的全都是來到尊嚴診所尋求協助自殺者的骨灰,代表尊嚴診所將顧客的骨灰遺棄於蘇黎世湖。

根據現行法規,遺棄骨灰只違反環保相關法律,算是小罪,檢方也不予起訴。然而,回想起眾多批判米內利成立尊嚴診所只是為了營利的報導,我不禁冒出一身冷汗,陷入沉思。原來,反覆協助自殺,最後居然會遺忘尊重到這種地步......

瑞士當局當然不覺得自殺旅遊是什麼光榮的事,因此這幾年來都在反覆討論如何規範。然而,尊嚴診所所在地的蘇黎世州於2011年5月,舉辦居民公投,超過四分之三的民眾反對規範協助自殺,瑞士當局也只能選擇放棄。2012年6月,在佛德州舉辦的居民公投,訂定了瑞士第一條新法─醫院與護理之家的醫護人員可協助自殺。

符合特定條件的患者或護理之家的住戶志願自殺時,醫護人員必須負起協助的義務。即使部分的人擔心身邊出現自殺者,會影響患者與住戶的心理,然而,委託死亡權利組織Exit 而前往護理之家,或是醫院協助自殺的情況也確實增加了。

諷刺的是,照護品質愈差,志願自殺者的人數自然會愈多,病床的翻床率也會愈高,可能導致醫護人員放棄維護或提升照護的品質。

無論如何,瑞士的協助自殺案件數量還是不斷升高。根據瑞士聯邦政府統計局(Federal Statistical Office, FSO)2012年4月的統計數據,1998年僅有43人透過Exit 等協助自殺組織來自殺,到了2009年卻增加到300多人,表示11年間成長了七倍。尊嚴診所於1998年到2011年之間,協助自殺的人數是1298人,2011年的人數是144人,比前一年增加了35%,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女性。

作者|兒玉真美(Mami Kodama)

1956年生,現居廣島。京都大學學士,美國堪薩斯大學碩士。從事高中與大學的英文教學工作後,轉任翻譯與寫作。1987年生的長女為重度身心障礙人士。著作包括《障礙兒的母親也能做自己》(葡萄社)、《艾希莉事件——醫療控制和新優生學的時代》(生活書院)、《和海生活——所謂重度身心障礙兒的雙親》(生活書院)。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光現出版《死亡自決權:除了放棄活下去之外,沒有別的選項了嗎?》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