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把出書當成夢想了!名作家揭這行最殘酷真相:出書是工作,才不是夢想

2020-10-07 11:50

? 人氣

不要再把出書當成夢想了,它只是一樁牽連甚廣的工作。(圖/pakutaso)

不要再把出書當成夢想了,它只是一樁牽連甚廣的工作。(圖/pakutaso)

不要再把出書當成夢想了,它只是一樁牽連甚廣的工作。

這篇文章的內容,你可以統統都忘記,但請不要忘記上面這句話。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就跟幾乎所有小文青一樣,我一開始也是個把出書當夢想的人。一般人對於「書」有一種崇高的想像,就算是不買書不讀書的人,也多少認為寫書是了不起的事,那就更別說是把寫作放在心上的我們了。我高中得過一個大獎之後,接下來幾年一直陷入「無法突破」的焦慮裡,伴隨著這種焦慮的,就是一股「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出書呢」的念頭。更慘綠的是,雖然我把「出書」當成最終的勝利條件,但我其實並不知道具體要如何努力才能得到出版機會。而且,我也從來沒想過出了書之後,還有什麼在等著我。

到了大學後期,我甚至有點自暴自棄地對很照顧我的前輩高翊峰說:「如果到了二十五歲都還沒辦法出書,我乾脆自己排版、自己印一印算了。」

我說的這種方式,就是所謂的「自費出版」或「獨立出版」模式。這是所有出書方式之中,最簡單的一種。只要你把自己寫出來的一堆字印在一疊紙上,釘起來,親自去每一個書店問他們願不願意寄賣自己的書,就可以了。聽起來很業餘,但文學史上卻不乏用這種方式出書的人。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夏宇的《備忘錄》。這本詩集不但讓她一舉成名,影響了一九九○年代後大批的台灣詩人,初版的五百本更成為舊書收藏家的夢幻逸品,最高的一本曾經衝到22,300元的拍賣價(那是詩人商禽釋出的藏書,簡直是泛著聖光的一本啊)。我當然不會幻想自己的小說集能搞成這樣,當時是真的自暴自棄,想說沒人要幫我出,我自己出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不可以,」高翊峰斬釘截鐵:「不要這樣浪費你自己。」

他的意思是,我一定要等到專業的文學出版社為我出書為止,自費出版是不值得的。我當時感激他的看重,卻要直到好幾年後才真正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並且也會盡量勸阻年輕的寫作者自費出版。

出書是工作,不是夢想

當我們把出書當成一個夢想、一個里程碑、當成寫作生涯的勝利條件時,其實是捨本逐末的。「出書」這件事的本質是什麼?從職業的角度看,它不過就是一種作品發表的形式,透過這個過程讓讀者讀到你、讓業界知道你、並且讓你獲得一些名聲或金錢的收益,如此而已。就此來說,「出書」這件事,跟在雜誌上或報紙上發表作品,本質上並沒有不同。而我們現在所習慣的那種文學書的規格、形式和流通方式,都只是業界條件折衷調和的結果,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道理可言。過去的「書」不是長這個樣子,未來的「書」大概也不會是現在的長相,重要的是如何讓創作的成果流通在有興趣的人們手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