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不能親身顧住院爸媽就是不孝嗎?獨扛照顧責任只因「沒嫁」,她道出走調的陪病文化

父母健康是為人子女的最大心願,但若不幸遭遇病痛,陪病重擔恐成為子女難解的習題。(資料照,林韶安攝)

父母健康是為人子女的最大心願,但若不幸遭遇病痛,陪病重擔恐成為子女難解的習題。(資料照,林韶安攝)

「有時真的不是錢的問題啦,尤其是在我們這種從小就教忠教孝的傳統家族,若是長輩住院,做晚輩竟以忙於工作為由,每天只像客人般出現在病房數十分鐘探個病,然後把擦澡、翻身、陪夜等貼身工作全丟給看護,不被宗伯們罵到臭頭才怪!」子安一語道出多數國人面對可預期的陪病重擔,雖心懷恐懼,卻不敢公開喊苦叫疼、往外推的無奈。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問卷調查也顯示,無論有錢沒錢,目前國人住院,全部或部分時間仰賴家人照顧的比例仍高達70%。更甚者,即使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所屬各院區利用公務預算,總計合聘了約400名照顧服務員,且只要是設籍台北市的市民住院,即可完全免費使用服務,至今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各院區家屬的平均陪病率仍有11-12%。

「就是不放心將自己的親人假手他人啊,尤其一旦病人是老人或小孩時,正所謂『老小、老小』,你說他撒嬌也好、耍賴也罷,若照顧者是親近的親人,一般病人多會比較有安全感,也會比較乖乖配合治療。」陪病經驗豐富,尤其擅長哄老人家開心的莉雅說。

照顧父母有心結 「要說完全無怨無悔,那是騙人的!」

然而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只要家人的住院時間不要太長,多數人都不會排斥做點小犧牲,但一旦時間拉長,甚至變得遙遙無期時,陪病者要付出的體力及金錢代價就會變得很難估算;更甚者,部分陪病者若分寸沒拿捏好,說不定連工作、婚姻、家庭都會一併賠上。

20180510-專題配圖-救護車執勤,急診室內即景,臨時病床,待診臨診病患。(陳明仁攝)
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若沒有好好在工作、生活,與照顧家人之間取得很好的平衡,恐連工作、婚姻、家庭都會一併賠上。(資料照,陳明仁攝)

「我老爸老媽生了7個孩子,但這些年只要兩老有人掛病號,孝順一點的哥姊會出點錢、出些主意,有人則是完全事不關己;若是提到需要有人要到醫院顧人,那麼兄弟姊妹中不用猜拳也不用商量,不作第二人想的人選就是我,理由是誰叫我是唯一沒嫁的女兒!」梅兒苦笑說。

梅兒表示,聊起她為父母陪病心情,或者嚴格說起來應該說是「心結」,一路走來,要說完全無怨無悔,那是騙人的!畢竟平平大家都是爸媽的孩子,從小到大受到最多寵愛、花家裡最多錢,乃至於闖最多禍的人,樣樣都不是她;她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到頭來現在爸媽卻儼然成了她及外籍看護瑪莉兩個人的責任,「這會不會太滑稽了?」

下一代獨生子女現象嚴重 照顧父母連卸責機會也無

話雖如此,現實狀況是,梅兒的哥姊早就因為婚姻、工作離家各奔東西,多數人還住在外縣市,最大的優勢就是天高皇帝遠,不比梅兒因為沒嫁又沒錢,自始至終只能跟父母住,想躲也躲不掉,「其實我也不是想逃避責任,畢竟身為么女,從小爸媽也算疼我;但一想到每當爸媽需要人照顧時,我哥姊那付『活該、誰教妳不嫁』、『反正妳除了工作,平日閒著也是閒著』的嘴臉,我就是氣不過!」

更甚者,像梅兒這樣還有兄弟姊妹可樣吵、可以怨,或者至少其中還有一個經濟比較寬裕的哥哥,願意掏腰包負責雇用外勞的費用,已經算是幸運了。試想,以當下台灣高齡少子化的速度,等到轉眼間我們這一代也都相繼衰老需要安養照護時,若非淪於「老老相顧」的境遇,以下一代高比例的獨生子女現象,屆時孩子們恐怕也連個商量、怨懟,或者可以相互推卸責任的對象都沒有了。

20180510-專題配圖-救護車執勤,急診室內即景,臨時病床,待診臨診病患。(陳明仁攝)
下一代恐有高比例的獨生子女,屆時父母生病,孩子最後恐連卸責、怨懟的對象也沒有,僅能憑一己之力想盡辦法照顧。對此,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張筱嬋呼籲,政府應加緊腳步推動「全責照護」公共政策。(資料照,陳明仁攝)

「所以,無論政府補助的經費來源及比例為何?建置醫院全責照護的公共政策,將更多醫院及照務員納入體系,讓有需要的病人及家屬在負擔得起的前提下,多一種選擇,政府現在就應加快腳步!若等民眾的需求紛紛浮現再動作,就嫌晚了。」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張筱嬋強調。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