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鄧鴻源觀點:諸葛四郎漫畫的童年回憶

葉宏甲於一九五八年推出第一部諸葛四郎作品《大戰魔鬼黨》,立即造成大轟動,而後《決戰黑蛇團》、《大鬥雙假面》、《大破山嶽城》先後問世,是諸葛四郎氣勢最旺的時代。(資料照,取自童年漫畫)

葉宏甲於一九五八年推出第一部諸葛四郎作品《大戰魔鬼黨》,立即造成大轟動,而後《決戰黑蛇團》、《大鬥雙假面》、《大破山嶽城》先後問世,是諸葛四郎氣勢最旺的時代。(資料照,取自童年漫畫)

歌手羅大佑的《童年》一曲中所唱的「諸葛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支寶劍」,傳唱出1960年代前後台灣漫畫的風光。其實背後有令人不知的辛酸和隱喻。

諸葛四郎作者葉宏甲的兒子葉佳龍說,《童年》的歌詞寫著「諸葛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支寶劍」,其實是「美麗的錯誤」,《大戰魔鬼黨》雙方爭奪的是山寨地圖,《大鬥雙假面》才是搶奪寶劍,但他父親聽到這首歌仍相當感動。

葉宏甲的漫畫,主角四郎與真平,智勇雙全,斬妖除魔,安邦定國,有俠義心腸,又不失赤子之心,在1950-1960年代曾經風靡一時,引起廣大年輕學子的青睞,是當時許多中小學生課餘最佳的漫畫書。他是當時許多台灣年輕學子的偶像,筆者也是其中之一。記得小學時代,筆者每周四放學後,定時與一位謝姓同學到漫畫書攤報到。由於他家開工廠,比較富有,所以都是他出錢租漫畫書,我們常一起坐在小板凳看,看得津津有味,欲罷不能。

諸葛四郎最早都在《漫畫大王》(後改為《漫畫週刊》)連載,是這份漫畫書刊最具號召力的部分,每週固定出版一集。(取自童年漫畫)
諸葛四郎最早都在《漫畫大王》(後改為《漫畫週刊》)連載,是這份漫畫書刊最具號召力的部分,每週固定出版一集。(資料照,取自童年漫畫)

我曾經一時興起,也畫了一本類似漫畫,還獲得同學的誇獎,只是年代久遠,那本漫畫筆記簿不知已丟到哪裡去了!葉宏甲的漫畫書影響我日後的為人處事,做人要誠實、正直、光明磊落、不虛偽,凡事要能明辨是非,濟弱扶傾,捍衛正義。好的漫畫書對學童的人格影響,可是比一般教科書大許多。當時心想,如果教科書也能像諸葛四郎的漫畫書那麼有趣,不知該有多好!

記得當年尚有一段有趣揷曲,因為葉宏甲的《諸葛四郎》漫畫實在太紅了,縱使有人想盜印,也趕不上漫畫周刋每星期出版《諸葛四郎》的速度,所以市面並沒有盜印本出現,但後來居然出現「山寨本」,漫畫作者取名叫「葉它甲」,企圖魚目混珠,可是內容和技術實在差很多,所以流行不起來,一陣子後也就自然消失了,可見葉老師的漫畫很有特色,不是那麼容易被模仿。

葉宏甲之所以創作「四郎與真平」漫畫書的動機,據說原因是在1950年農曆春節時,他去台北中山堂看畫展後,當天卻沒有回家而失蹤。家人報警也無消息,不得已向省參議會陳情,才得到片段消息。原來他去看畫展後,順道回老家探望長輩,卻被埋伏在老家中的警總人員抓走,原因和去處都不明,急壞家人,其家人不得已變賣家產,託人打點營救,好不容易才把失蹤多日的葉宏甲救了回來。那時正值白色恐怖時期,有些小人打小報告誣告朋友是「匪諜」的事乃司空見慣。葉宏甲算命大,因為有當時許多人永遠回不了家。

可能是這段難忘的白色恐怖經驗,所以當他開始以畫漫畫為生時,特地以自身經歷暗諷當時國府的高壓統治,創作出故事情節,以代表正義力量的四郎和真平兩位武藝高強之士,英勇對抗代表邪惡力量的「魔鬼黨」與「哭笑雙假面」,但故事中同時也有許多教忠教孝的含意,鼓勵小朋友要以正義為師,抑強扶弱,不畏強權,勇敢對抗那些危害國家與社會的敵人以保家衛國。

由於葉宏甲的《諸葛四郎》漫畫風靡全台灣的小學生,影響力遠超過學校老師的教導,如同1970年代的史艷文布袋戲,讓國府當局覺得有「野火漫延」的危險,遂在1962年由教育部邀集新聞局、警總與警務處等單位研議,呈報行政院在同年9月頒布「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施行,即漫畫出版要經過審查,凡是他們所認定的「荒謬」或誇張情節,一率刪除。

當初官方的「輔導辦法」什麼都要管,漫畫角色既不能蒙面、不能殺人,也不能射暗器,因為有「鼓勵小孩犯罪」的嫌疑,連漫畫家讓動物講話也不行,因為小孩子看了會得「神經病」!我想,神經有病的應該是那些審查漫畫的國府官員。加上審查費一次要兩千元,比現在的兩萬元還多,以致有些畫家連送審的費用都負擔不起,因此停筆不畫。當時新聞局官員可說是文創殺手,因為不只漫畫,連後來的史艷文布袋戲,以及他們所主觀認定有「問題」國台語歌曲,也都陸續遭到查禁的命運。

從此以後,葉宏甲的漫畫銷售業績一路走下坡,以致四郎與真平行俠仗義的「生涯」只維持14年,共出9部55冊後就告終結。葉宏甲不得已,只好往其它方向的題材去畫,直到晚年中風仍不放棄,最後於1990年抑鬱逝世,可謂求仁得仁,令人惋惜。葉宏甲的漫畫故事教忠教孝,本是政府應大大鼓勵的對象,只可惜,當時新聞局負責審查的官員不懂文創藝術,實施極盡刁難的審查制度,箝制漫畫家的創意,逼使台灣本土漫畫在風光10多年後逐步退出舞台,導致後來日本漫畫大量趁虛而入,可是當時官員始料所未及。

葉宏甲之後,台灣出了不少傑出漫畫家,最有名的是蔡志忠,他的漫畫不僅介紹中國的老莊哲學、孔孟思想、孫子兵法、唐詩、宋詞、中國四大民間小說,也詮釋心經、金剛經與相對論等一般人難以理解的著作,可說將漫畫藝術提升到超高的境界,也因此他的漫畫被翻譯成多國文字,有許多國家的版權。蔡志忠雖然只有高中畢業,可是為了畫漫畫,其所閱讀的書籍之廣與深,實在令人驚嘆,學識比許多博士還淵博,不只是漫畫家,也是教育家、哲學家與科學家。可見學歷不等於能力,態度才能決定高度,只要找到自己興趣,心無旁鶩,全力以赴,將來定可出人頭地,並非一定要擁有高學歷,卻只能當個普通的上班族或公務員,平淡過一生,沒有留下任何值得後代永恆回味的東西。

與葉宏甲幾乎同一時代的劉興欽漫畫家,原本是位小學老師,其代表作品以「阿三哥與大嬸婆」為主角的漫畫也很有趣,不僅介紹許多台灣城市與鄉下的風土民情,也介紹各項他自己的科技發明,可說寓教於樂,很受大眾歡迎。可見漫畫家也可以是發明家或科學家,因為畫漫畫可以增進畫家的想像力與思考力,讓自己不斷提出問題,畢竟大科學家愛因斯坦就曾說:「想像力比知識重要,提出問題又比解決問題重要」。

2003年,葉宏甲之子葉佳龍將葉大師手稿與所有漫畫作品捐贈給國立交通大學「浩然圖書館」典藏,是交大莫大的榮譽,也是台灣的國寶,其藝術價值不讓故宮寶物專美於前,畢竟故宮寶物大都是大人比較有興趣看,而且來自中國大陸,對台灣人比較陌生,而葉宏甲的漫畫書,是台灣人自己創作,不僅小孩子可以看,大人也可以看,可說是雅俗共賞,老少咸宜。

20171110-紙風車劇團「諸葛四郎」彩排,多媒體光影結合營造變化。(陳明仁攝)
葉宏甲的兒子葉佳龍,只收取了象徵性的1元版權費,授權紙風車將《諸葛四郎》話劇搬上舞台。(資料照,陳明仁攝)

兩年前,致力推廣兒童劇的「紙風車劇團」,找到葉宏甲的兒子葉佳龍,後者只收取了象徵性的1元版權費,授權紙風車將《諸葛四郎》話劇搬上舞台,去年開始巡迴全國上演。只比《諸葛四郎》大一歲的葉佳龍說:「請三、四、五年級的阿公、阿嬤帶孫子一起來看我『弟弟』的故事,一起重溫台灣早期的美好時光。」同時葉家也重新再版《諸葛四郎》系列漫畫集,讓三、四、五年級的阿公、阿嬤們,能與孫子女們重溫自己童年時的快樂時光,並能從故事中學到一些做人處世的基本原則,對於年輕一輩的漫畫家也有鼓勵的作用,更可以發揚台灣特有的創意文化,讓台灣成為文創大國之一,提供年輕人一個發揮潛能與創意的舞台,這應該是一件多麼有意義的事啊!

希望年輕一代能向葉宏甲老師等前輩看齊,致力於屬於台灣本土的漫畫創作,發揚台灣固有的文化,讓男女老少透過漫畫,培養閱讀風氣,了解做人處事的基本原則與多方面知識,藉以減少智慧型手機對現代人身心的「戕害」,提升大家的科學、人文修養與生活品質。如果有一天,在捷運車上或其它公共場所,看到許多人都很認真在看漫畫書,不再玩手機,將是很棒的畫面,會被外國人讚譽為書香的社會。

*作者為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