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文:當台大不再台大,校長人選還有什麼好吵的!

2018-01-29 06:20

? 人氣

卸下公職三年,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未料却掀起「反管風波」。(資料照,林韶安攝)

卸下公職三年,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未料却掀起「反管風波」。(資料照,林韶安攝)

美國是個奇怪的國家,雖然身為世界上的第一強國,然而其國民有超過一半終身沒有領過護照,也就意味著這些人終身沒有離開過美國國土。相應的,世界上任何角落的任何人都知道美國,但一般美國人卻對自己國家以外的世界其他地方高度無知,也沒多大興趣想知道。

就是這樣嚴重缺乏國際觀國際視野的美國,會選出像川普這樣的人當總統。然而奇怪的,那麼沒有國際觀國際視野的美國,怎麼能夠維持世界第一強權的地位呢?意思是國際觀國際視野其實根本不重要嗎?

應該不是吧!而是我們應該看到美國極端相反的另一面,那就是美國的大學。不管是世界上任何地方、任何領域、任何性質的知識,幾乎在美國的大學裡都找得到頂尖的研究者與頂尖的研究成果。和普遍的美國社會形成再強烈不過的對比,美國的大學是最廣泛又最深入關懷世界的驚人環境,也是人類歷史上僅見國際觀與國際視野的最前鋒現象。這樣的知識與思考能力,才使得就算川普當總統,美國仍然是在世界上呼風喚雨的大國。

美國哈佛大學(取自Pixabay)
不管總統有多爛,美國大學的視野是美國做為偉大國家的核心。圖為哈佛大學(取自Pixabay)

我念書那個時代的台灣大學,有著類似的特性。大學裡存在著、保留著這個社會沒有的特質與力量,因而值得被尊重,更值得被保護。蔣介石和毛澤東都不是知識分子,他們也都對知識分子抱有一定程度的厭惡與忌憚,然而這兩個人在政治上最大的差異,也就正在於一個是忌憚多於厭惡,另一個是厭惡遠多於忌憚。

蔣介石一輩子擺脫不了對知識份子的內在自卑感。他所建立的威權體制當然也一定要把大學納入控制範圍內,然而相較於毛澤東,他始終不敢用那麼直接、粗暴的手法整肅知識分子、全面鎮壓大學校園。

因而在那個時代,不管局勢如何變化,台灣的大學一直都比社會要來得開放、來得自由。尤其是台大。在台大及其他幾所大學中,保留了台灣自由思想、自由學術的一點點根苗,進入大學念書的年輕人,還能夠在大學裡接觸到外面接觸不到的種種知識真理,有機會醒覺過來,看穿威權的種種謊言,威權的種種控制。

台大的傅鐘
曾經,台灣大學也是台灣民主自由的發動核心。圖為台大傅鐘。(呂紹煒攝)

毫不誇張地說,台灣民主化、自由化的一支關鍵力量就來自大學校園,沒有這樣的大學環境,不會有風起雲湧的民主運動、反對勢力、黨外勢力。

所以真正的大問題,遠比誰當台大校長重要百倍千倍的,是:台灣現在的大學,還能夠提供社會什麼樣的異質刺激與服務嗎?那些想插手管台大校長人事的政治勢力,和那些呼籲政治不要介入台大校長人事的人,真的了解台大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大學,台大在台灣社會上扮演什麼角色,過去這段時間中台大如何不斷退化幾乎徹底喪失了社會影響力的變化?

台大早已不是以前的台大,更不是美國那種和社會保持異質關係的大學。換句話說,台大校長也早已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身分,當個台大校長到底能做什麼能有多大社會作用嗎?如果不能,這樣的吵吵嚷嚷所為何來?

*作者為知名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