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若蘭觀點:攸關台灣1/3人口的呼吸道, 沒有人是局外人

2018-01-29 06:40

? 人氣

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台電即將在瑞芳海邊的深澳漁港興建燃煤電廠,1/29日環保署即將舉行最後一次環差會議。興建燃煤電廠一事,本來遭到在地居民全面反對,但最近台電突然說居民贊成,而地方本來反對者卻噤聲了,此事頗有蹊蹺。北北基的朋友對燃煤電廠興建一事也大多一無所知,台電不廣為說明、媒體未詳加報導,我只好將自己的觀察,在此公知。

作為一位深澳居民、關愛鄉土的讀書人、一個母親,我多夜輾轉反側思量,噤聲者到底承受何種壓力?還是偏鄉弱勢族群慣性的「認命」?無論如何,我自認如果今日不出來發言,會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對不起充滿人情味、照顧我們的鄉親,更對不起我們的下一代。希望支持興建燃煤電廠的鄉親,不要誤會我們互相有利益衝突,實際上大家都是為了深澳的環境與發展而努力,我們是站在同一陣線上,期待爭取地方上最大的利益。

我們對於這個說明不清,未普遍徵詢北台公民就要做決定的政策,其可能造成北台灣空氣與海域的衝擊,感到非常的憂心。

一、民眾有知的權利

台電預備興建燃煤電廠此重大政策,訊息卻不流通,連鄰近的瑞芳、八斗子居民也不普遍了解,究竟怎麼回事?

深澳與瑞芳地區很多居民如我,竟然是看了零星的地方新聞才知道鄉親選擇支持燃煤電廠。兩年前在鄉里的公聽會,里民100%反對,為何突然在去年轉變為部分居民到環評會去支持台電興建? 台電從沒有書面問卷調查,也沒有進一步的公聽說明會,他聲稱的「民意「是如何產生與調查出來的?連在地居民卻也搞不清楚。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深澳漁港外側未來也將成為新電廠運煤港口。(曾原信攝)
深澳漁港外側未來也將成為新電廠運煤港口。(曾原信攝)

深澳、九份、瑞芳很多居民都不知道,當地即將蓋新的燃煤電廠,瑞芳地區一共有四萬人口,鄰近的基隆中正、信義區一共十萬人口,都未曾受民意調查與說明,更別說屆時空污可能受波及的北北基七百萬人口。

我們也很疑惑,媒體為何沒有大肆報導、監督此一關乎台灣1/3人民健康的燃煤電廠興建?

二、反對台電愚民

關於燃煤電廠,台電只在2016.1於深澳三里辦過一次公聽會,發現民眾一面倒反對,其後利用耳語,私下給深澳居民燃煤與燃氣二選一的抉擇,沒有其他,於是造成部分居民的恐慌與誤解,例如說燃氣會造成如高雄氣爆的危機,卻避而不談燃煤產生對空汙對民眾健康的評估;還有說未來燃煤電廠沒有煙囪,煙會排到海底;甚至說燃煤電廠只是「暫時興建」「備而不用」。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即使要蓋燃煤電廠,台電對居民與社區的回饋也不是公開清楚的具體的紙上承諾,只是私下口頭,並利用民眾對官方長期以來忽略偏鄉建設而倚賴台電對鄉里建設的經驗,轉為支持燃煤這個唯一選項。對於深澳各戶回饋金的發放、電價減免、漁船作業不便的補償、還有對深澳岬海岸景觀破壞的修繕,以及如何維持象鼻岩景觀區的生態與地質環境,完全沒有清楚的說明與白紙黑字的契約承諾。(更別說會受波及的瑞芳、九份與八斗子居民海域,完全不提對其維護與回饋。)

深澳一帶有許多辛苦的基層勞工與原住民、新住民弱勢居民,燃煤電廠旁邊就是瑞濱國小與幼兒園(也是海邊方圓五公里之內的唯一教育機構),電廠過去三公里處則是當年幫建基煤礦工作的阿美族聚落(阿美家園),我們有義務站出來為這些沒有發聲能力的老人、小孩、忙於最基本謀生的人,捍衛他們的生命安全與健康。

三、停核四却蓋影響民眾呼吸道的燃煤電廠?為什麼?

還有,我們最大疑惑是,當初政府宣稱停核四後會以乾淨綠能發電代替,結果怎麼首先要蓋的竟然是危害民眾呼吸道健康的燃煤電廠?今天東北角為什麼又是停核四以後的第一個的犧牲品,就是因為台電號稱全台「缺電」要蓋新電廠,當初想停核四時,難道沒有仔細評估後果嗎? 若要蓋電廠,為何只有燃煤一個與國家政策、世界呼籲減碳(歐盟2020年開始停止設置燃煤電廠)相左的唯一選項?未來電廠排放廢氣,東北季風一吹,北北基的霧霾都散不掉,北台灣已經有核一核二的潛在威脅,我們還要一個製造空污的電廠嗎?

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鄰近地區的男性因呼吸道疾病而死亡的比例比其他地區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鄰近地區的要來得高。紅色是最高10%之鄉鎮,紫色是統計顯著高之鄉鎮,綠色是平均值,黃色是統計顯著低之鄉鎮,白色是最低10%之鄉鎮。(取自taiwancancermap)
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鄰近地區的男性因呼吸道疾病而死亡的比例比其他地區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鄰近地區的要來得高。紅色是最高10%之鄉鎮,紫色是統計顯著高之鄉鎮,綠色是平均值,黃色是統計顯著低之鄉鎮,白色是最低10%之鄉鎮。(取自taiwancancermap)

我有一位從小在瑞芳長大的女性摯友,生於1970年,從不抽菸喝酒,無家族病史,卻於四十多歲肺腺癌過世,她的成長年代,正是老深澳火力發電廠營運時。最近聯想起她的逝世,可能跟電廠的污染密切相關,非常痛心。

況且今日我們將犧牲的是世界級景觀的象鼻岩深澳岬海域,此事若登上國際媒體,可能會讓台灣國際形象盡失。人家會以為我們如中國大陸一樣,只顧工業發展、民生用電而不顧自然生態、民眾健康與全球暖化。

我們不是完全反對蓋電廠,而是燃煤電廠的啟用將是五十年左右的運轉,這種公共政策一旦執行,究竟對北台灣產生多大衝擊,實須審慎評估,否則未來可能會禍延子孫、遺臭萬年。希望台電能夠新蓋燃煤電廠一案說清楚、講明白,以免除民眾憂慮。更懇請各位朋友,對於用電、生態環保、生命安全與健康,投入監督,審慎思考。

*作者為深澳居民,大學教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