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化身「正義魔人」適合嗎?希望「色魔隊醫」遭報應、被性侵 美國「英雄法官」引發爭議

2018-01-28 14:30

? 人氣

審理美國國家體操隊隊醫納薩爾性侵案的法官亞奎利那(AP)

審理美國國家體操隊隊醫納薩爾性侵案的法官亞奎利那(AP)

美國國家體操隊前隊醫納薩爾利用職務之便,長期對年輕體操選手犯下獸行,包括多名奧運金牌得主都是受害者,承審法官亞奎利那日前判處納薩爾最高175年的「有期」徒刑,直言「榮幸」做出判決,更暗示希望納薩爾在獄中遭到性侵的報應。亞奎利那的說詞卻引發爭議,因為她似乎跨越「法官」身分界線,反而成了為受害者發聲的「正義代言人」。

法官變成受害者代言人

納薩爾(Larry Nassar)性侵案由密西根州印罕郡地方法院(Ingham County Circuit Court)審理,法官亞奎利那(Rosemarie Aquilina)16日告訴受害人:「制度顯然讓妳們失望,當妳們年紀還小時,投訴沒有得到回應,妳們的聲音沒被聽見,我向妳們保證,妳們的發言不會再被消音。」亞奎利那原本當天要宣布判決,但決定延後宣判,讓近160名受害人有機會出庭,當著納薩爾的面控訴他的罪行。

密西根州法官亞奎利那,直言這次判決形同對色魔醫生納薩爾的「死刑執行令」。(美聯社)
密西根州法官亞奎利那,直言這次判決形同對色魔醫生納薩爾的「死刑執行令」。(美聯社)

根據美國法庭制度,部分案件允許受害人在宣判前出庭發言,但受害人的陳述與證詞不同,不影響定罪與否,但可能左右法官與陪審團思考量刑輕重;亞奎利那決定讓受害人出庭發言,且全程對外公開直播,使得長達1周的受害人發言成為全美關注大事,而亞奎利那在受害人陳述後的發言,部分人士認為「極具正義」,但似乎超過身為「法官」的分寸,句句都像是在「斥責」納薩爾的獸行。

發言具個人觀點引發爭議

亞奎利那16日在1名受害人發言後說:「這隻利用妳的禽獸將會衰亡,就像是《綠野仙蹤》(Wizard of Oz)劇情,女巫被水潑後消亡,這就是他(納薩爾)的下場,因為妳會變得堅強,當妳度過難關,且妳將會度過,他走向衰弱,接著消亡。監獄不是給人住的地方。」來自紐約的律師史洛特尼克(Stu Slotnick)直言,亞奎利那的行為非比尋常。

史洛特尼克表示,通常受害人發言結束,法官只會對受害人出庭發聲表達感謝之意,不會加入其他看法,「1名法官說出那樣的言論很不尋常,因為那顯得帶有個人情緒......納薩爾做的事極為噁心,且應當受到報應,因此許多人會認同法官(亞奎利那)的發言」。史洛特尼克強調,不論納薩爾多麼罪不可赦,但亞奎利那在宣判前,卻發表帶有個人觀點的言論,此舉相當罕見。

暗示希望淫醫在獄中遭性侵

此外,亞奎利那24日宣判時稱:「這是我的榮幸與權力對你(納薩爾)判刑......可惜我們的憲法不准允殘忍且不尋常的刑罰,若法律許可,我會讓你嘗到你對受害人所做的那些事。」不少人認為,亞奎利那所說的「嘗到你對受害人所做的那些事」這句話,暗示希望納薩爾在獄中遭到性侵;公設辯護人馬歇爾(Rachel Marshall)投書稱,法官在庭上藐視被告的行為並不恰當。

馬歇爾寫道,在直播的推波助瀾下,亞奎利那成為制裁納薩爾的「冠軍」,並稱《紐約時報》更以「納薩爾性侵案受害人有了強力擁護者:法官」為題,認為亞奎利那忘了自己身為法官應有的中立身分,大力為受害人伸張正義。馬歇爾還說,在終結性犯罪的社會運動「我也是」(Me Too)浪潮下,亞奎利那的發言與判決如同1盞明燈,但憂心法官受到社會浪潮影響,在判決上失去公正的判斷力。

律師:法案判案不應帶有個人情緒

身為律師的高文(Anne E. Gowen)投書《時代》(TIME)雜誌寫道:「很難說明為何法官表達(個人)憤怒情緒不是件好事,我想這是因為每個人都希望刑法制度公正......更重要的是......要依據法律規定,而非法官對特定事實的情緒反應。」高文同樣認為,亞奎利那暗示納薩爾在獄中會遭到性侵,「嘗到納薩爾對受害人所做的那些事」;最後強調,希望亞奎利那會是特例。

現年59歲的亞奎利那的父親是馬爾他人,母親則是德國人,雙親在她還是嬰兒時移民美國,她在12歲歸化為美國人。亞奎利那取得密西根州立大學英語教育和新聞雙學位,之後就讀西密西根大學法學院;她畢業後工作10年,接著加入密西根州國民兵,並成為密西根州史上首位女性軍法官,擔任軍法官20年後退休。2008年,亞奎利那被選為印罕郡地方法院法官。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