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商失敗險淪街友 他10年咬牙為身障者打造最暖的「家」、借高利貸也不能倒

2017-11-17 07:50

? 人氣

10多年來陳安宗從沒放棄過巨輪,理由很簡單:這是夥伴們在台北的唯一歸屬(謝孟穎攝)

10多年來陳安宗從沒放棄過巨輪,理由很簡單:這是夥伴們在台北的唯一歸屬(謝孟穎攝)

為何就算向地下錢莊借錢,也絕不能讓這間公司倒?多年來江湖盛傳街頭身障叫賣者背後都有黑道控制,而實地走訪「集團」之一的巨輪合作社,板橋浮洲一帶小巷裡的百坪大工廠隔成一間間小臥室,有些身障者忙著加工包裝貨品,也有人在門口點根菸準備上工:「宗哥,我出發囉!」

人稱「宗哥」的巨輪理事長陳安宗也是身障者,每賣出一包100元的商品都與夥伴對半拆帳,自己用一份50元的收入來應付進貨、房租水電等支出。然而街賣收入很難攤平成本,陳安宗甚至要抵押車子、求助地下錢莊才能維持營運,8年前的寒冬,舊工廠還因大火一夜成為廢墟,貨都燒了,10幾個身障者擠在不到5坪的辦公室裡睡覺,連棉被都沒有。

儘管如此,10多年來陳安宗從沒放棄過巨輪,理由很簡單:這是夥伴們在台北的唯一歸屬,也是讓他們不致流落街頭的最後一道防線。

夥伴們行動不便又沒有多樣謀生技能,卻不願在地上爬行乞討或跟親人伸手拿錢,巨輪能做的就是默默守在他們背後,讓他們有一份自己賺來、可安心花用的薪水──這裡不是什麼黑道集團,而是諸多身障者一起撐起來的「家」。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這裡不是什麼黑道集團,而是諸多身障者一起撐起來的「家」(謝孟穎攝)

經商失敗、妻離子散、險淪為街友 他決心挑戰政府做不到的事

會選擇在街頭叫賣討生活的人背後都有故事,巨輪的身障者亦是如此,他們幾乎都擁有過一份安穩工作,踏實認真地過活,卻因身體出問題落得一無所有──有人曾是麵包師傅,後來卻只能撿資源回收過活,每天賺不到100元,也有人曾是車廠作業員,手出問題失去工作,輾轉來到巨輪……

陳安宗也曾是如此。15年前,陳安宗因為經商失敗、妻離子散而一個人流落到台北,苦無一技之長,去飯店工作也不會說英、日語,幾乎要淪為街友,被一群街頭叫賣的前輩救起才勉強保住下一餐。

「一開始做這個,根本不敢面對社會大眾,會心虛,怕這種兜售行為散播出去被熟人看到,會無地自容……」當年陳安宗無法適應街賣生活,覺得自己賣的東西遠高於市價,很羞愧,在好友鼓勵下才想到:那為什麼不自己來賣,開發不一樣的商品組合,不要只賣抹布、口香糖?

另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租屋。當年陳安宗參與的街賣集團負責人並非身障者,很難理解他們需要一個可以行動自如、至少讓輪椅能過得了門的宿舍;身障者雖有一個月3000–8000元左右的補助,也無力自己在外租房,就算有錢也很少屋主願意承租,第一是怕麻煩,第二是多數老建築也沒有無障礙空間。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百坪大的廠房隔成一間間獨立房間,讓身障者有個隱私又安心的住所(謝孟穎攝)

為了給身障者一份比較有成就感的工作,也為了解決住房問題,陳安宗決定和幾位夥伴開始「創業」,從小公寓開始做起,之後才租下百坪大的廠房,將寬敞平地隔成一間間獨立房間,讓身障者有個方便行動又顧及隱私的住所。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