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商失敗險淪街友 他10年咬牙為身障者打造最暖的「家」、借高利貸也不能倒

2017-11-17 07:50

? 人氣

10多年來陳安宗從沒放棄過巨輪,理由很簡單:這是夥伴們在台北的唯一歸屬(謝孟穎攝)

10多年來陳安宗從沒放棄過巨輪,理由很簡單:這是夥伴們在台北的唯一歸屬(謝孟穎攝)

為何就算向地下錢莊借錢,也絕不能讓這間公司倒?多年來江湖盛傳街頭身障叫賣者背後都有黑道控制,而實地走訪「集團」之一的巨輪合作社,板橋浮洲一帶小巷裡的百坪大工廠隔成一間間小臥室,有些身障者忙著加工包裝貨品,也有人在門口點根菸準備上工:「宗哥,我出發囉!」

人稱「宗哥」的巨輪理事長陳安宗也是身障者,每賣出一包100元的商品都與夥伴對半拆帳,自己用一份50元的收入來應付進貨、房租水電等支出。然而街賣收入很難攤平成本,陳安宗甚至要抵押車子、求助地下錢莊才能維持營運,8年前的寒冬,舊工廠還因大火一夜成為廢墟,貨都燒了,10幾個身障者擠在不到5坪的辦公室裡睡覺,連棉被都沒有。

儘管如此,10多年來陳安宗從沒放棄過巨輪,理由很簡單:這是夥伴們在台北的唯一歸屬,也是讓他們不致流落街頭的最後一道防線。

夥伴們行動不便又沒有多樣謀生技能,卻不願在地上爬行乞討或跟親人伸手拿錢,巨輪能做的就是默默守在他們背後,讓他們有一份自己賺來、可安心花用的薪水──這裡不是什麼黑道集團,而是諸多身障者一起撐起來的「家」。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這裡不是什麼黑道集團,而是諸多身障者一起撐起來的「家」(謝孟穎攝)

經商失敗、妻離子散、險淪為街友 他決心挑戰政府做不到的事

會選擇在街頭叫賣討生活的人背後都有故事,巨輪的身障者亦是如此,他們幾乎都擁有過一份安穩工作,踏實認真地過活,卻因身體出問題落得一無所有──有人曾是麵包師傅,後來卻只能撿資源回收過活,每天賺不到100元,也有人曾是車廠作業員,手出問題失去工作,輾轉來到巨輪……

陳安宗也曾是如此。15年前,陳安宗因為經商失敗、妻離子散而一個人流落到台北,苦無一技之長,去飯店工作也不會說英、日語,幾乎要淪為街友,被一群街頭叫賣的前輩救起才勉強保住下一餐。

「一開始做這個,根本不敢面對社會大眾,會心虛,怕這種兜售行為散播出去被熟人看到,會無地自容……」當年陳安宗無法適應街賣生活,覺得自己賣的東西遠高於市價,很羞愧,在好友鼓勵下才想到:那為什麼不自己來賣,開發不一樣的商品組合,不要只賣抹布、口香糖?

另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租屋。當年陳安宗參與的街賣集團負責人並非身障者,很難理解他們需要一個可以行動自如、至少讓輪椅能過得了門的宿舍;身障者雖有一個月3000–8000元左右的補助,也無力自己在外租房,就算有錢也很少屋主願意承租,第一是怕麻煩,第二是多數老建築也沒有無障礙空間。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百坪大的廠房隔成一間間獨立房間,讓身障者有個隱私又安心的住所(謝孟穎攝)

為了給身障者一份比較有成就感的工作,也為了解決住房問題,陳安宗決定和幾位夥伴開始「創業」,從小公寓開始做起,之後才租下百坪大的廠房,將寬敞平地隔成一間間獨立房間,讓身障者有個方便行動又顧及隱私的住所。

不願乞討卻也找不到工作 扛200萬債務只為還身障者一份「尊嚴」

「身障者也想賺錢,也想過正常人的生活!你叫他當乞丐窩路邊,他們不願乞討,要工資工作,他們能力也不一定能負擔,所以有些在家裡、沒地方可住、住公園或吃親戚朋友的,我們就一個拉一個進來……」陪伴陳安宗10多年、從中國來台灣展開新生活的小茹姐,這樣說起巨輪成長的過程。

「附近居民說我們是『殘障之家』,我是媽媽、宗哥是爸爸,我們就像一家人!」小茹姐說,無論是小兒麻痺、行動不便、智能障礙者,來到巨輪都能安心過生活:「住這邊沒有心理上的壓力,沒有歧視,逢年過節都一起圍爐,對我來說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作,大家都是辛苦人,聚在一起。」

巨輪補上了社福單位的不足,提供身心障礙者一個家,然而要撐起一個家從來不簡單。小茹姐感嘆,街賣收入不穩定,一包100元分一半給身障者以後,「扣掉本錢根本不夠,那個不夠你要自己來承受,哪怕借高利貸也要借來承受。」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扣掉本錢根本不夠,那個不夠你要自己來承受,哪怕借高利貸也要借來承受」(謝孟穎攝)

為了巨輪,陳安宗抵押過車子也借過高利貸,隨著身障者人數增加也擴建了二廠,然而在二廠貨裝得滿滿、正要起步時,一場大火燒了廠房跟貨品,讓陳安宗又欠下200多萬元的債務,而且求助無門。

憶起當年,小茹依然難過:「別人都說我們做詐騙集團組織的,我們面對外界誤會不敢大聲去表達,連火災燒光工廠只能吞下,不敢跟誰去講,只能10幾個殘障窩在一個房間裡睡覺,沒有棉被……」

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陳安宗只能拜託廠商出貨不要停,「大家如果共同努力,只要肯賣一定會有收入」,小茹則是奔回中國娘家借錢,才撐過這次危機。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大家如果共同努力,只要肯賣一定會有收入」(謝孟穎攝)

陳安宗坦承,他與小茹姐不是沒想過要結束掉巨輪、改開計程車賺錢,「但我們身邊有很多身障者,會擔心說他要去哪裡,他沒有家人啊!就算有家人也沒辦法接納他,我也覺得現在這種生活方式比較適合我。」

「在我們這邊看不到貧窮」10年圓夢打造身障者最溫暖的家

10多年來,巨輪不只是身障者的家,也已是陳安宗生活裡無法割捨的一部份,因此他選擇撐下去,再苦也不可能收掉這間公司:「在我們這邊看不到貧窮,如果財力有困難、醫藥費跟家裡有困難,我們都會伸出援手,這是我們這幾年建立起來的信任感。街賣收入變少,大家就沒關係節儉一點,日子還是會過。」

「我們跟他一個住的地方、吃的地方,讓他們可以很驕傲地說老闆給我一包菸、給我一杯飲料、這是我賺來的錢!」這是小茹姐眼中的巨輪,陳安宗則說:「他們進步就是我最大的榮耀,從最惡劣的環境、人家必須支持他們的生活變成不用跟人伸手要錢,就是很好的、最大的進步。」

巨輪的每一位身障者都有自己的房間,寬大的廚房與大餐桌則是每天下班後的聚會所,陳安宗說,就算身障者在街上叫賣不斷被無視、被質疑怒罵,回到家就能忘掉一切疲憊:「心裡的傷自己會癒合,不管你碰到怎樣的事情,回來跟同事聊一聊、喝杯酒、睡一覺,不就好了嗎?」

20171012-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寬大的廚房與大餐桌,是每天下班後的聚會所(謝孟穎攝)

經2013年《聯合報》報導、2016年正式成立協會、今年《做工的人》作者林立青報導後,越來越多人知道巨輪,也讓陳安宗跟小茹姐慢慢擺脫過去「詐騙集團」、「黑道」的污名,以公益團體的姿態為世人所知。

「如果不是因為你們這群年輕人來拜訪巨輪,我們不會知道自己在做社會參與的工作,過去我們只知道社會大眾說我們在謀利,是這一點讓我覺得一切都值得。」陳安宗說,形象改變對他們來說很重要,這讓身障者也不必像過去那樣辛苦,認真生活還要被批評是騙錢。

20171108-巨輪協會(謝孟穎攝)
形象改變對他們來說很重要,這讓身障者也不必像過去那樣辛苦(謝孟穎攝)

一切總會值得的。陳安宗扛下高利貸、承受誤解10多年下來,也只是為了守護巨輪這個「家」、跟家人們一起生活而已。家人能過得好,對他來說就值得。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