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總統府把「慶富汙水」全潑到蔡英文身上了

2017-11-17 06:20

? 人氣

慶富案的汙水全倒在了蔡英文總統身上。圖為蔡英文慰勉「海軍陸戰隊99旅」。(蘇仲泓攝)

慶富案的汙水全倒在了蔡英文總統身上。圖為蔡英文慰勉「海軍陸戰隊99旅」。(蘇仲泓攝)

汙人者人恆汙之,慶富案爆發,火勢不滅反增,藍綠相互爆料或影射,除了牽扯出高雄市政府、漁業署官員為慶富量身打造標案規格的錄音檔,活靈活現之外,可以確定的是慶富陳氏父子坦承詐貸,國防部違反立法院決議,提前撥付給二十四億第三期履約金給慶富,其他的呢?都還在藍綠相互影射或指控階段,倒楣的只有聯貸銀行主辦行一銀董事長蔡慶年遭撤職,這對蔡慶年而言,是福不是禍,否則在藍綠恨不能把「弊案」套上對方的氣氛,又期待獵雷艦國造案繼續走下去,聯貸銀行風險只會更高,絕不輕鬆。

第一桶「密件」汙水,加倍奉還蔡英文

慶富案到底構不構得成「弊案」?還很難說,但這把火燒到如今頗有不成「弊案」難以收束的勢頭,究其根源,只能怪意有所圖或心術不正的「政客們」,企圖把一個不良廠商的超(詐)貸案,搞成「貌似」政敵捅出的弊案,結果,所有潑出去的汙水,幾幾乎原封不動,甚至更大桶地回敬到自己身上。

第一桶汙水,就是蔡政府不知是府院黨哪一路不具名的「高層」,刻意把馬政府函轉金管會的陳慶男陳情信「密件」透露給媒體,再經由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證實」,結果,類似「陳情密件」,蔡英文的總統府至少循相同程序「函轉」過二次,還有二次因為陳情內容類似,只有「來函存查」。一桶水沒頭沒腦就變成兩桶,幸好沒變成四桶!

2017-11-13-財政委員會召開「獵雷艦案公股行庫聯貸案真相調閱專案小組」第1次全體委員會議,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陳明仁攝)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證實」馬時代總統府「密件」函轉慶富陳情信,沒想到,蔡時代還轉了兩次。。(陳明仁攝)

第二桶「入府」汙水,讓吳敦義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

第二桶汙水,慶富少東陳偉志與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端仁、漁業署官員喬興達港土地標案錄音爆發,陳偉志大剌剌說自己進府不到兩天,國防部就撥下二十四億,印證「高層」很挺這個案子;想像得到,這個錄音帶有多「爆炸」,結果,總統府連夜發布陳氏父子「入府紀錄」:馬政府時代五次,蔡政府時代一次,不言可喻,要談到「入府紀錄」,那馬政府絕對要負更大責任;民進黨立委更加碼演出,強調陳氏父子在入府參加前副總統吳敦義主持的國宴後二十天,慶富就拿下聯貸案,馬英九和吳敦義必須出面說清楚。

國宴連話都說不上,喬什麼聯貸案?其意不過是要蓋過錄音檔的入(蔡)府喬二十四億的鳥雲,蓋得過嗎?結果,吳敦義立馬出面受訪,還拿出照片,不是他和陳慶男,而是陳慶男在今年六月海安演習時,越過維安線和蔡英文講話,「說明他們很熟。」吳還加碼爆料,陳偉志去總統府之後,立刻有人打電話給國防部長馮世寬,調度二十四億元,「這是真的嗎?這樣的調度合不合理?」

吳敦義之言到底可不可信?還待驗證,但毫無疑問,他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含沙射影誰不會?常識判斷,如果陳慶男和蔡英文很熟,有需要千辛萬苦「越過維安線」講一句話嗎?總能另外安排吧?何況一句話能喬出什麼?相關報導早在一個月前就已曝光,吳敦義沒說的是,當時報導下一句是,蔡英文問隨行幕僚,「這個人是誰?」這能說熟嗎?這個報導是否就是現場實況?同樣不得而知,畢竟記者不是貼身親耳聽聞,而是事後「高層」轉述,高層為什麼轉述?不過在撇清蔡英文與慶富的關係。

能怪吳敦義搞這招嗎?如果民進黨立委不加碼出拳,哪有他借力使力的空間?還隔山打牛爆料馮世寬調度預算是因為接到了一個人的電話?這下子風暴豈不又轉到了是誰打了這通電話?能一通電話讓馮世寬調度(挪用)三個軍種的預算的人,數數,還能有誰?這桶汙水,瞬間就成了一大缸,披頭倒在誰頭上?馮世寬還沒吭氣哩。

民進黨要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說清楚,他就拿出陳慶男與蔡英文講話照指他們(蔡陳)應該很熟。(國民黨提供)
民進黨要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說清楚,他就拿出陳慶男與蔡英文講話照指他們(蔡陳)應該很熟。(國民黨提供)

第三桶「會談無紀錄」汙水,讓黃志芳與熊光華「同汙」

第三桶汙水,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再次確認,馬朝前副秘書長熊光華與陳氏父子會談「查無紀錄」;與黃志芳會談則有會議紀錄並送政風室。言下之意,熊陳到底真談了些什麼?外人難知;先不論熊光華或黃志芳有沒有這個政治份量為慶喬聯貸案或調度預算,相同的是,黃志芳受訪時也坦言,紀錄都是印尼造船案與摩洛泰島開發案,「陳慶男對於銀行付款的抱怨,屬『朋友閒聊性質』,與新南向業務無關,因此,那部分並未被紀錄下來。」有談而沒紀錄,豈不更啟人疑竇?這桶水,暫時沒沾到蔡英文的邊,但黃志芳和熊光華都免不了「同汙」。

第四桶「政商關係」汙水,始自陳水扁民進黨同體受之

第四桶汙水,嚴格來說,是第四個很多桶。慶富案爆發以來,或許因為蔡英文總統愛惜羽毛,總統府新聞稿發不完,偏偏總是前言後語兜不攏,比方說,錄音檔曝光後,先講「高層」從未與陳氏父子見面;晚上又改口承認陳氏父子有見過黃志芳、李南陽兩小時,並提及海軍造艦計畫,順帶一併把馬政府時代陳氏父子進入總統府五次紀錄公布,其意如前所述。

結果媒體查証,至少還有二次,總統府沒公布,但差別不大都是陪同國賓或國宴場合,談不上話,重點是,陳氏父子與「高層」往來紀錄,至少始自陳水扁時代,包括二00五年陪同陳水扁訪問南太,二00八年扁卸任前還頒給陳慶男「三等景星勳章」,更別提陳水扁多次親自南下造訪慶富,包括二00七年底,扁呂同赴慶富大樓開幕活動,出席還包括友邦元首包括吉里巴斯共和國總統湯安諾(Anote Tong)、帛琉共和國總統雷蒙傑索(Tommy E. Remengesau)、吐瓦魯總理葉雷米亞(Apisai Ielemia)也蒞臨參加,慶富面子不可謂不大,陳慶男的面子有紀錄可考者始自扁時代,慶富案爆發迄今,少有人刻意著墨其「政商關係」,國家政策不分藍綠,但若汙水亂潑,那又怪得了人把源頭搞清楚嗎?慶富的政壇人脈自是綠大於藍,這桶汙水,民進黨上下同體受之,跑都跑不掉。

陳水扁卸任總統前,頒給陳慶男二等景星勳章。(總統府網站)
陳水扁卸任總統前,頒給陳慶男二等景星勳章。(總統府網站)

政客汙水胡潑,雄檢卻忙不迭「自汙」

政治講究海納百川,民進黨受了也就受了,只要不貪污不收賄行賄,「圖利」與否解讀空間甚大,問題沒這麼大。可笑復可悲的是,因為總統府三番兩次發新聞稿,分案偵辦的雄檢,竟也隨之發新聞稿「唱和」,總統府說高層沒人見過陳氏父子,雄檢就說陳偉志是為取得高雄市海洋局信任,才說自己拜會總統府(意指陳偉志係膨風之言);總統府承認黃志芳和李南陽與陳氏父子見面談過兩小時,雄檢立刻再發新聞稿承認見過一次,還特地為陳開脫表示:「陳偉志先生於上開會議(錄音檔)中所言,僅係當下浮誇之詞。」案子還沒辦就認定只是陳偉志浮誇之言,雄檢還要辦什麼案啊?改行當慶富律師算了!

不僅此,雄檢兩次新聞稿都特別為慶富力爭國防部先撥二十四億預算「澄清」:「海軍當時依照雙方合約之付款期程,確實應撥付預付款,卻因預算遭到凍結,並未如期撥付,反而延後撥付。」不要說偵辦了,雄檢連新聞報導都不看,依合約不必提早墊付,國防部沒編預算,卻挪用其他軍種預算提早在去年十月就付了,甚至付了錢在今年三月還去函立法院說沒付(欺騙國會)!

就憑雄檢這兩次顛三倒四的新聞稿,實在懷疑此案還辦得下去嗎?就算辦下去,算不準雄檢會不會陷入追著各方爆料束手無策?這桶水,夠嗆!讓雄檢 「自汙」!讓聲言司法改革的蔡英文總統丟臉極矣!或許,唯一能讓民進黨慶幸大呼好險的是─他們夠「英明」,七早八早就廢掉了特偵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