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今時不打仗,國艦國造不算帳,國防部當全民白痴嗎?

2017-11-16 07:20

? 人氣

國防部副參謀總長執行官陳寶餘於立院內政委員會備詢,針對慶富案激動回應強調,國防部是打仗單位,不是算帳單位。。(顏麟宇攝)

國防部副參謀總長執行官陳寶餘於立院內政委員會備詢,針對慶富案激動回應強調,國防部是打仗單位,不是算帳單位。。(顏麟宇攝)

慶富案愈演愈烈,總統府公布慶富陳氏父子進入總統府的紀錄,馬政府時代五次,蔡政府時代一次,就次數而言,馬政府問題大一點,但有多大問題?四次都是「國宴」,一般人可能不了解,但是,參加國宴的人都知道,行禮如儀,別說蹭不到總統邊咬耳朵,連秘書長都近身不了,就算不知禮不得體上前敬個酒近了身,基本說不上話。

馬朝熊光華,蔡朝黃志芳,誰能對軍購說三道四?

馬政府時代,陳氏父子唯一一次入府非國宴,是拜會副秘書長熊光華,另一次在蔡政府時代,入府見了時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和三局局長李南陽。這兩次問題大一點,不過,見熊光華時是二0一四年的十二月,兩個月前的十月二十一日,經過評委投票,慶富已經拿下國艦國造的合約,熊光華受訪時直言,確實見面,但談的不是獵雷艦而是基隆海科館和自由中國號停靠之事,可不可信?猶待檢調調查,不過,以熊光華副秘書長主管「內政」(地方陳情),就算陳氏父子陳情信提及獵雷艦,熊大概無能為力,只能來函照轉,而其時距獵軍艦得標僅兩個月,大概也不至於有天大的事要熊協助。

而雄檢調查,傳喚黃李二人,陳偉志也坦承不諱,是見了兩人,提及獵雷艦聯貸銀行團撥款條件不佳,「但未獲正面回應。」可信不可信?還是要調查,不過,黃志芳主管外交,能在國防部面前講上多少話?不無疑問,而黃志芳在扁政府末期出任外交部長,捅出一個上當受騙的巴紐建交詐騙案,外交事務上當夠糗了,怎麼會在他不必管也管不上的軍購項目再上當一次?慶富少東陳偉志在雄檢面前說「未獲正面回應」,基本可信,黃志芳做再多大概也只能「有言照轉,不加建議」,因為國防部沒人會理他!黃志芳如此,李南陽就不必多說了,兩人都是專業文官出身的人,即使在扁朝任過官,也沒這個膽子與政治份量在蔡朝對軍購項目說三道四。

2017-09-04-。貿協召開記者會,宣布8月已帶領國內業者前往中南美3個邦交國採購牛肉及海鮮。圖為貿協董事長黃志芳(尹俞歡攝)
貿協董事長黃志芳在擔任新南向辦公室時,曾經在總統府見過慶富陳氏父子。(資料照/尹俞歡攝)

那就絕了,為什麼陳氏父子能從馬朝「騙」到蔡朝?先不計較總統府先說沒有陳氏父子入府紀錄又說有,走江湖說大話是常有的事,重點是國防部還吃他這套?軍方是不長腦的嗎?慶富早在扁政府時代的二00二年就承攬海巡署緝私艦,卻三百多個項目應改善而未改善被監察院糾正,軍方還要給合約?照軍方的說法,規格訂太高,只能有一家投標(台船),降低規格後有四家投標,這符合採購程序,但是,投標廠商造不造得出軍艦,國防部或海軍沒有判準能力嗎?

預算凍結,國防部竟能「流用」成習,當國會是空氣?

不長腦不打緊,還兇得很,國防部挪用陸海空9項計畫共24億,撥給慶富,還大罵「我們是打仗單位,不是算帳單位」,作戰的是部隊,算帳的是部本部,總不會前線打仗,後方打(預算)爛仗吧?何況現在可沒打仗,容得了這樣搬帳嗎?根據預算法,被立法院刪除或刪減者各機關間不得「流用」,遑論挪用,機關內可在預算百分之二十內「流用」,法定得寬鬆是為了方便,不是隨便,相關預算科目既經立法院「凍結」,未凍結前能流用嗎?被凍結的是海軍軍購預算,能「流用」空軍和陸軍的預算項目嗎?就算不違法,也該構成監察院糾彈要件,否則立法院以後審查預算不必以「凍結」警告之或節制之,反正各機關隨便「流用」就是了,預算還需要國會審議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