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觀點:集權?或分權?─談鄉鎮市應如何定位?

2017-11-16 07:00

? 人氣

鄉鎮市長選舉是否改官派引發爭議,圖為2014年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授旗給彰化縣長和鄉鎮市長候選人。(視頻截圖)

鄉鎮市長選舉是否改官派引發爭議,圖為2014年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授旗給彰化縣長和鄉鎮市長候選人。(視頻截圖)

2016年3月彰化縣政府提案廢除鄉鎮市地方自治,引發「鄉鎮市定位」問題?

緊接著立委鄭運鵬也正式在立法院提案取消13個縣市198個鄉鎮市的地方自治團體地位,改為縣府派出機關,鄉鎮市改為區。而黨內附和之聲也很多。

幾週前也有民進黨某一重要派系立委在總質詢時,要求鄉鎮市長改為官派。

上週四(11/9)行政院通過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正案,取消農田水利會人民團體法人身份改為政府機關。相同的邏輯,讓人覺得執政黨要硬推鄉鎮市改為官派也不會太意外。

一、一國二制引人垢病:

的確目前直轄市與一般縣市在許多方面是一國兩制,例如縣之下一級鄉鎮市是地方自治體,均有地方自治選舉。但直轄市、省轄市下的是區,區是派出機構,區長是官派。所以這也難怪彰化縣政府會提出廢除鄉鎮市選舉,改為官派的訴求。

一國二制本來就是不合理,也很奇怪;問題是如何修改?是一般縣市比照直轄市,全部改官派?抑或是直轄市(尤其是台北市以外的五都)應該比照一般縣市來恢復區的地方自治才合理呢?

20171023-民進黨立委鄭運鵬23日於立院交通委員會質詢。(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鄭運鵬提案要鄉鎮市長改官派。(顏麟宇攝)

二、五都經驗/集權更糟:

從過去五都,其中四都五年多的經驗來看,官派的結果,權力集中到市府一級單位,打破原來縣及鄉鎮市是二級分工分層負責體制,

1、許多原鄕鎮市公所有權決定的,現在都必須由市府決定,反而行政效率更差。

2、官僚化情況加重,過去有鄉鎮市長及鄉鎮市代表監督,公所官員服務較親切便民,現在缺乏在地監督(市議員也監督不了那麼多),逐漸官僚化。

3、造成下情更難上達。

4、都內城鄉差距就加速擴大,都內鄉鎮偏緣地區比一般縣市更不受重視。

所以如果比照直轄市取消鄉鎮市改為區,將是台灣基層民主全面倒退,的確是開民主倒車。

三、廢除鄉鎮市,城鎮差距加速擴大:

一般人的生活圈其實祇要是二、三個鄉鎮的範圍,縣及直轄市的範圍實在是範圍太大了,取消鄉鎮市改為區,真的祇會加速擴大城鄉差距問題。

台灣319個鄉鎮有其過去歷史沿革及共同生活圈的概念,現代交通便利、通訊方便,也許有些鄉鎮市是可以考慮適度整併,以達到一定的經濟規模。但取消鄉鎮市級地方自治,對於在地服務、經濟、各地產業特色、歷史文化,的確是一個嚴重的傷害。

二次戰後國民黨在台灣實施地方自治,雖然有買票黑金地方派系把持的各種缺失,但這也是台灣民主化的重要基石。台灣今天之所以有別於中國之所在,在於我們有紮實的民主基礎,但如果祗因為買票黑金問題,就把鄉鎮市地方自治廢止,的確是台灣民主的喪鐘。馬英九在2010年六都政策廢止120鄉鎮市地方自治,已經是台灣民主的罪人,如今民進黨還要民粹地再廢掉198個鄉鎮市地方自治體嗎?

四、杜絕買票黑金,就可以廢止地方自治嗎?

當然目前地方選舉買票黑金的風氣仍然盛行,地方派系把持地方資源的問題,的確也有劣幣驅逐良幣的問題,也必須面對並提出解決的方案!過去大家都是以加重賄選刑責來因應,但七合一選舉後,全台灣候選人好幾萬人,樁腳百萬人以上,如何抓呢?真的是抓不勝抓!不能因為抓不勝抓,甘脆取消選舉!問題是除了鄉鎮市選舉買票黑金問題外,難道縣市議員、立法委員、村里長選舉就沒有買票黑金問題嗎?

五、新地方自治方案解決買票黑金問題:

我認為如何解決賄選、黑金政治問題,應該從政治制度及選舉制度來考慮,我認為台灣基層選舉應該學習歐洲採取委員制及政黨比例代表制,並開放地方政黨,政黨提名的政黨名單,投政黨票,基本上就可以杜絕買票及提名黑道,從制度面去消除黑金買票問題!

20171115-「農田水利會改制  假公滅私」記者會,(左起)農田水利會聯合  會總幹事葉在德、立法委員張麗善、前農委會主委陳保基主持、國家政  策研究基金會經濟組顧問詹澈。(陳明仁攝)
左起)農田水利會聯合 會總幹事葉在德、立法委員張麗善、前農委會主委陳保基主持、國家政 策研究基金會經濟組顧問詹澈,批評農田水利會改官派是假公滅私。(陳明仁攝)

六:國際比較,地方政府仍應採取二級制:

另外從國際比較制度來看,東京都、大阪府、京都府、日本的縣也都是二級制的政府。而歐洲的倫敦、巴黎、慕尼黑、柏林、北歐的蘇德哥爾摩也都是二級制的多層次治理體系。法國及歐盟更是強調政府治理必需分權化decentralize 的重要性。

七、Decentralize 分權化(組織管理學的核心課題):

另外從組織管理學的角度來看,全世界都在走分權化(Decentralize)的路線,在資訊化時代更強調decentralize,區塊鏈的概念更是証明decentralize 的重要性。但目前的執政黨卻反其道而行,而朝向集權化的方向前進。

八、村里長選舉,鄉鎮市廢除,這是什麼邏輯?

反而最基層的地方村里,既不是地方自治團體,也沒有預算財源,也沒有公權力,也沒有監督機制,國外都是維持純粹民間團體,採取民間團體自治的原則,而沒有公職選舉,例如日本、歐洲、美國的制度就是如此。

但台灣目前卻實施村里長選舉,村里長制度其實是延續過去日據時代日本總督府欲有效控制臺灣人民抗日活動,而學習中國過去的保甲制度,而設立村里保正,將各地地方仕紳納入保正,而迅速平定台灣。國民黨治台期間,利用村里長控制地方,實施地方自治後,村里長選舉成為地方控制的樁腳,而造成全台灣各村里因地方基層分裂成二個派系對立。其實村里的範圍太少不符地方治理的經濟規模,又不是地方自治團體,村里長選舉應該取消,整併進鄉鎮市議會(或代表會),避免地方服務過度疊床架屋,才是正確的,但這個問題反而缺乏大家來關心討論!

所以台灣現在荒謬的狀況是:「沒有經濟規模的村里長要選舉,但具有經濟規模的鄉鎮市地方自治選舉,卻要取消。」

這實在是赤裸裸的民主倒退。

*作者為前台南縣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