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起專文:總統直選助長民粹,讓兩岸關係更脆弱

2017-09-27 06:50

? 人氣

作者認為,總統直選本身不是罪惡;它是民主化的好事。但它「領先就贏」的設計助長了惡意競爭,產生少數可能凌駕多數的後果。圖為蔡英文當選之夜。

作者認為,總統直選本身不是罪惡;它是民主化的好事。但它「領先就贏」的設計助長了惡意競爭,產生少數可能凌駕多數的後果。圖為蔡英文當選之夜。

總統直選符合民主原則,把台灣的民主化往前推進了一大步。但二十年的實踐也暴露了幾個大問題,尤其在兩岸關係上。

問題根源:權力超大、責任超輕、領先就贏

問題根源有三,其中兩個與修憲後的總統權力設計有關,另一個與直選制度的設計有關。二十年前中華民國總統的權力雖大,仍受到行政院長及國民大會的牽制。他對人的領導與事的指揮,常常是透過黨主席的身分才能貫徹。幾次修憲後,總統的權力大幅擴張。行政院長淪為總統的幕僚長,而國民大會更走入歷史,不復存在。黨主席的身分也不再必要。國民兩黨都曾有總統不兼黨主席的先例。一九九六年以後的「總統直選」更給大幅擴權的總統添加更大更亮的政治及道德光 芒,使得他(她)的地位遠遠凌駕於其他政治人物之上。

不誇張地說,今天中華民國總統的權力不只超過內閣制(如英日)的 首相,甚至超過實施總統制的美國總統。如所周知,內閣制的首相身兼國會議員,不論人事、預算、政策,都受到其他政黨的牽制,即使同黨議員都隨時虎視眈眈,準備取而代之,因此首相本人很難恣意妄為,必須經常全方位協調。美國的總統制則是建立在三權既分立又制衡,而地方政府又高度自治的基礎上。白宮主人的人事權、預算權、締約權、戰爭權雖然都大於內閣制的首相,但他的這些權力都受到國會參眾兩院及司法部門經常且巨大的掣肘。所以行政立法的協調也是每天的必要功課。

2017-09-24-民進黨全代會,黨主席蔡英文。(蘇仲泓攝)
民進黨全代會,黨主席蔡英文。(資料照,蘇仲泓攝)

在台灣,我們的總統幸運得多。他(她)可以隨意任命行政院長及部次長、並掌握全部的軍事及外交大權,不受任何節制。表面上我們像西方國家一樣是三權或五權分立,但行政以外的幾權不但先天不足,而且後天失調,對總統的制衡非常有限。我們甚至常常看到總統假借某種名義,蠢蠢欲動想要掌控其他幾權。如果安倍首相,或川普總統知道台灣最高首長的權力如此之大,恐怕都會羨慕不已。從這個意義上看,台灣直選總統以後的制度,尤其是經過二十年的實踐證明,大概只能用「大總統制」來形容。

更讓外國領袖忌妒的是,我們的總統不但權力超大,而且責任超輕。 選民對他(她)唯一的節制就是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在長達四年的任期內,總統不需要像內閣制的首相經常需到國會去報告並與國會議員辯論,也不需要像美國總統那樣常常召開記者會,針對重大法案、重大政策、重大事件,或外國元首訪問,向媒體及民眾說明並回答質疑。換句話說,我們的總統具有元首崇高的權威,也有最高行政首長的權力,卻完全可以躲起來從幕後操縱全國政策,不必面對立法院、媒體、及民眾的監督。這在全球民主國家中,即使不是獨一無二,也極為罕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