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長要是不見我,我就自焚!」阿拉伯之春十年了,中東仍然遍地烽火

2020-12-15 09:00

? 人氣

2011年1月突尼西亞民眾大舉上街,總統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後來被迫下台(AP)

2011年1月突尼西亞民眾大舉上街,總統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後來被迫下台(AP)

「省長要是不見我,我就自焚!」27歲青年布瓦吉吉手持油性易燃物,在地方政府辦公室悲憤高喊。

布瓦吉吉的吶喊沒有獲得官員安撫,於是他走上鬧街,在身軀上燃起火海。這支火柴一劃,掀起北非、中東數十國人民對民主自由的渴求,至今未消。但這份照亮一切的渴望,同時助長了戰爭惡火,部分地帶再無安寧之日。

2010年12月18日,突尼西亞小販布瓦吉吉(Mohammed Bouazizi)以自焚手段抗議腐敗政府與高失業率。他自幼失怙,全靠擺攤賣點小東西養活母親與弟妹,因為沒有錢賄賂前來騷擾的警察,他在12月16日被沒收了一批商品,他只能努力籌來200元美金再次批貨,2天後卻再度被警察沒收,官員甚至推打並出言羞辱布瓦吉吉,讓他尊嚴盡失,憤而因此走上絕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布瓦吉吉自焚案喚醒了突國的民心積怨,人們開始集結示威,同時為全身90%重度灼傷的他集氣。2011年1月4日,布瓦吉吉在醫院傷重不治,他的死亡與喪禮亦成為凝聚不平之鳴的理由,民眾示威潮與警民衝突愈演愈烈,最終在1月14日促使執政23年的獨裁者班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下台並流亡國外,此時距離布瓦吉吉遭辱自焚僅僅過了28天。

革命之海

突尼西亞推翻政府的消息,很快隨著當紅社群媒體傳遍世界,反政府抗議潮開始蔓延北非、中東的每一處角落:摩洛哥、利比亞、埃及、敘利亞、巴林、葉門……。這些國家的背景大多非常相似,自從脫離殖民母國,多數國家都落入獨裁政府的掌控,它們箝制教育,打壓言論自由,以裙帶政治壟斷財富和權力,貧富差距愈來愈大,僅勉強靠著油元或觀光收入等維繫經濟,直到2008年金融風暴成為壓垮人民的最後一根稻草。

布瓦吉吉引發的迴響,恰好體現了10年前中東與北非數億人的生活縮影:國家由貪腐的政權把持,經濟衰退導致民不聊生;年輕人可獲得的機會少到近乎一無所有,當權者卻還沒有發現社會型態已然改變;而多年來被擅權菁英盡情剝削的底層人民,終於透過網路找到展現憤怒的管道。

「那些體制是設計來統治特定樣貌的人口群體,完全沒有跟上人口變遷,」英國智庫皇家聯合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海耶爾(H A Hellyer)說。

海耶爾分析:「到了2010年時,體制的裂縫早已嘶嘶作響,一面試圖跟上時代腳步,一面又想確保上層菁英分得的財富。而且獨裁政府還想討價還價:『別吵著要政治自由了,我們保護你們不受恐怖主義侵害』云云......這些加起來,為風暴造就了完美的條件。」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