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專欄:俄羅斯腹背受敵,會選擇與中共結盟?

2020-12-15 07:00

? 人氣

圖為2019年6月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宮會談。 (美聯社)

圖為2019年6月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宮會談。 (美聯社)

《BBC中文網》近期引述俄羅斯媒體報導指出,俄羅斯已在南千島群島部署了S-300V4導彈,這是S-300ADS導彈的最新型,可攔截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且能同時跟蹤24個空中目標,並可打擊遠程轟炸機、偵察機等固定翼飛機和空中電子作戰系統。俄羅斯此舉引起日本的高度關切,同時,根據一名俄羅斯退役中將的評論,俄羅斯前述舉措旨在回應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導彈部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日本的關切其來有自,因日俄兩國對於日方所稱「北方四島」的南千島群島,長期存有領土爭議。這四個島嶼包括齒舞、色丹、國後和擇捉,它們位於北海道以北,二戰前屬於日本,戰後被前蘇聯占領,兩國因島嶼歸屬問題,至今未能締結和平條約。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與俄羅斯總統普丁曾於2018年11月商定,兩國以1956年《日蘇共同宣言》為基礎,加快和平條約談判過程;但俄方強調,這並不意味將向日方自行移交部分領土。菅義偉接任首相後,於今(2020)年9月29日與普丁首次通話,雙方同意舉行會談;但隨後俄方發布通話訊息時,卻刻意不提領土及和平條約等敏感問題。

俄羅斯部屬導彈是為了因應近期美日關係的強化。美國前副國務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與提出「軟實力」(Soft Power)概念的哈佛大學教授奈伊(Joseph Nye),於12月7日共同提出一份報告,建議拜登強化與日本同盟、擴大印太戰略四國對中共的圍堵,以及邀請日本加入「五眼聯盟」(Five Eyes)等作法。早在今年10月23日,日本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KONO Taro)即表示,日本有意和五國加強合作,將來形成「六眼聯盟」。美國主導的這些安全機制是以中共為假想敵,但受地緣影響,一旦有事,俄羅亦難作壁上觀。

拜登勝選對俄羅斯而言不會是好消息。拜登和川普不同,在他心目中,中共目前僅是「對手」,俄羅斯才是「敵人」。中美彼此最近一連串的制裁和反制裁行動,讓各方的注意力集中到中共,但並沒有影響拜登對俄羅斯的既存敵意。據俄羅斯媒體近日報導,在拜登即將入主白宮的背景下,美國與其盟友的戰略目標恐將有所改變,未來不會在亞太地區繼續浪費時間和中共糾纏,而是集中力量「重返歐洲」,與俄羅斯展開對抗。

據聞美國軍方內部也有人建議,必須重建美國海軍大西洋艦隊,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對來自北大西洋的俄羅斯軍事威脅。因為相較於中共,俄羅斯帶給西方的挑戰更大。事實顯示,前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的軍力並未隨之瓦解,反而在一些尖端武器領域超越美國。此外,今年12月1日公布的《北約2030年》報告強調,俄羅斯在今後十年內仍將是北約的主要敵手,因此歐盟秘書長呼籲,全體成員國須加強針對俄羅斯邊境的軍事部署,以隨時應對俄羅斯的軍事威脅。拜登承諾要強化與盟國關係,故不會忽視北約對俄羅斯威脅的關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