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東廠」交代不了「器捐案」潑糞柯文哲的戰犯

2020-12-15 07:20

? 人氣

監察院追查器捐案調查報告之洩密案,却無法給被潑糞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一個真相,遑論公道。(方炳超攝)

監察院追查器捐案調查報告之洩密案,却無法給被潑糞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一個真相,遑論公道。(方炳超攝)

監察院怪事年年有,陳菊主掌的監察院不見得特別多,儘管陳菊治下的監察院竟以洩密之由,將卸任、現任監委「函送」檢調偵辦,事態非比尋常,不可謂不嚴重,但怪得尚非空前絕後,但因為監委查案洩密被移送(或函送)者,高涌誠與張武修並非「首例」,難講未來會不會再發生,但此案特別值得重視,因為被洩露的約詢影音檔,竟被特定政黨(台聯)剪成十一部youtube,做為政治(選舉)用途,既違反監委超越政黨獨立行使職權的守則,甚至間接證實監察院也成了侵害人權的「東廠」之一,其嚴重程度當然再加一等。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註:此前監察院曾經移送前監委李復甸和馬以工洩密,但事涉監察院內鬥,頗為烏龍,調查陳豐義銷毀監院檔案一案,兩位監委因為將調查報告送法務部而被一狀告以洩密,北檢兩案一併偵辦,一併偵結不起訴。)

根據監察院發布的正式新聞稿,重點有三:第一,洩密案發生在張博雅時代,並非新一屆監委洩密;第二,監察院紀律委員會已經就上屆監委洩密情事調查,院會同意照紀律委員會的決議通過,至於該「決議」是什麼?新聞稿沒明說;第三,因為監察院不具司法調查權,故而有關洩密事實必須移由檢察機關偵辦,而非針對「特定人」移送。

用直白的話說,此案是前任監察院未竟的調查案件,所以民眾黨要陳菊道歉,是找錯對象,但若怪到前任院長張博雅頭上,也說不過去,畢竟張博雅卸任前要求徹查,該案顯然也完整移交,否則也沒有新一屆立委能把調查事證移送檢調的可能;監察院強調不是移送「特定人」,而是監委的「調查報告」和相關事證,不過,「檔案」沒有嘴,不會洩密,會洩密的只有人;移送檢調因為事涉「刑責」,能擔負刑責的也只有人,檔案不能。換言之,監察院新聞稿不論如何澄清媒體報導「與事實有出入」,該洩密案毫無疑問涉入者就是「人」,至於是否媒體指涉的兩位監委?或者還有其他文官?只能靜候檢調進一步釐清。

根據媒體報導的片斷內容,全案大要是九合一選舉期間,監察院接獲「檢舉」並立案調查台北市長柯文哲涉及「無心跳器捐」,查案監委於去年七月提出調查報告,但因部份監委認為事證不足並未通過,該案遲到今年二月,新一屆監委就任前半年通過報告並要求台大醫院與衛福部檢討;但在去年十一月,即有監委約詢柯文哲的十一支youtube在網路公開,當時張博雅主持院會,監委即認為這是監察院的危機與醜聞,嚴重斲傷監察院院形象,這也是新一屆監委會接手調查的由來。

根據監察法,「調查人員對案件內容不得對外宣洩」,至於「調查人員」是否包括監察委員?過去監委調查案件「透露一、二者」不計其數,流出影音檔者大家記憶猶新的是黃煌雄為陳水扁保外就醫,公布的醫療小組探視影音,當時也在監察院引起極大爭議,但黃最終未被移送,一來黃煌雄公布時機是在調查報告經院會通過後,且影片公布取得陳水扁同意,也有典獄長在側。唯自王建煊時代發生移送李復甸、馬以工的前例後,監委調查案件必須遵守保密原則,大抵將形成慣例,尤其是,監委在取消(省議會)間接選舉,改由總統提名、立法院同意後產生,已經失去國會議員的言論免責權,如若「洩密」,自然也得依刑法偵辦,這就是為什麼監察院洩密調查報告出爐後,還是得移送檢調之故。

此案移送檢調之後,能不能查出個所以然?不必太樂觀,畢竟高涌誠說和他無關,張武修說洩密的不是他,台聯說是接獲「民眾」檢舉才會公布,但在檢調偵結起訴或不起訴前,至少有一點作用:告訴所有在任監委,辦案不可走露風聲、洩露秘密,否則被移送不是不可能。

至於莫名其妙「被非常光碟」的柯文哲,除了民眾黨開一個記者會,要陳菊道歉,也沒更好的招式為己鳴冤。兩次台北市長選舉,柯文哲至少揹了愛滋器捐、葛特曼千里奔赴台灣指控的活體器捐、還有台大的無心跳器捐等三起「冤案」,而且在連任選舉時大爆發,從名嘴、專業選舉行銷公司到監委,形同海陸空三路猛攻;邀請葛特曼來台的吳祥輝告《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敗訴,吳祥輝庭上坦言花了五百萬,吳子嘉指控其為「打手」無誤,問題是:誰給吳祥輝五百萬?曾任總統府秘書長、輔選重臣的陳菊知曉一、二嗎?蔡英文總統提名的監委加入戰鬥,高涌誠和張武修能解釋一、二嗎?

監察院可以調查、移送洩密,但這與監察院維護人權、為民伸冤,特別是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的目標,相距何其遠?監察院連給柯文哲一個真相都不可得,遑論交出柯文哲要的「戰犯」。柯文哲要的答案,陳菊若給不了或不肯給,就只能問蔡英文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