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資訊戰的防禦之道─教育自己別這麼笨:《民主的弱點》選摘(4)

2020-12-02 05:10

? 人氣

二○一六年普丁的駭客群,只是舒舒服服的坐在俄國,就能夠滲透到美國的選務基礎設施。(xresch@pixabay)

二○一六年普丁的駭客群,只是舒舒服服的坐在俄國,就能夠滲透到美國的選務基礎設施。(xresch@pixabay)

在自家革新

美國人革新的道路要從自家做起。因為俄國正在設法破壞我們的民主體制,美國要做的就是要強化自己的民主體制,而做法則是要一方面捍衛其選舉制度、一方面則是要解決其存在已久的社會分裂。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當務之急是避免外國敵對勢力在選票上動手腳。二○一六年普丁的駭客群,只是舒舒服服的坐在俄國,就能夠滲透到美國的選務基礎設施。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當初美國的票匭會這麼的脆弱、容易被入侵:因為當時這手法只有俄國人用過。但現在,不能再用這手法以前沒見過做藉口了,可是美國因應這攻擊的進展卻非常的緩慢。自從川普上任以來,參院領袖米契・麥康納就已經批准撥款八億零五百萬美元,給聯邦政府作為提升選務安全的經費,可惜,據專家研究,這樣的數字實在是嚴重不足。二○一七年七月到十二月間,擔任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的伊蓮・杜克說:「你問我美國的選務系統安全嗎?不夠安全。聯邦政府要改善其安全防護,必須要先得到州政府的許可,要由他們提出申請才行。」

這個問題的難處在於聯邦政府和各州之間的權責平衡。目前的作法是,必須由國土安全部、聯邦調查局以及參眾兩院主動,去拜託各州接受聯邦協助,強化他們的選務安全,但這不是長久之計。前川普國家安全副顧問娜迪亞・夏德洛就說:「各州的選務安全問題應該要被追究,而且我們也應該查明為什麼有些州拒絕接受國土安全部的協助。」或許,這種各州各自為政的選務方式,在過去有其必須存在的原因。在數位時代以前,選務的完整性不致於成為全國性安全問題。但現在時代不同了,美國的管理架構也應該與時俱進。前國家安全副顧問艾維瑞爾・海恩斯說:「對美國選務基礎設施的脆弱,我真的跟所有美國人一樣,都有了深刻的體悟,所以我也很清楚,美國的選務安全真的有很多地方值得改進,而且也一定要加以改進。」前國土安全部部長傑・強森則說,理想上,美國發展「獨立的聯邦選務系統並不是辦不到,像美國的報稅系統就是由聯邦獨立擁有的。」

這樣的改革刻不容緩,但是美國也不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美國上千個獨立選務轄區,其實也提供了某種程度的安全性。全國性統一的選務基礎系統,萬一要是遭到單一全國性駭客攻擊的話,就會變得脆弱不已。但目前的情況,問題不在於各州獨立監管選務系統,而是在某些州拒絕保護自己州內的選務系統。共和黨參議員洛伊・布朗特(Roy Blunt)也說,「有些州真的就是沒有使用」聯邦政府特別為提升選務安全所籌措的款項。兩院議員應該要針對這些不負責任的州政府定出罰則,不管他們是規避強制性的安全標準或是其他缺失。這樣的威脅不是無法修正的,所以一定要加以清除。二○一六年任中情局副局長的大衛・柯恩就說:「篡改票數、對投票機動手腳、對選舉機制下手,這些都是可以加以阻止的,而且大部份都可以透過強化網路安全就可以做到。」而現在就是動手的時候。二○一六年時那種敵強我弱,敵暗我明,任一個外國勢力篡改美國大選的選票或是選舉人資料這樣的事,不容再重演了。若不將問題徹底根絕,美國將永遠都要屈居守勢來捍衛自己的選舉,永遠在提防最壞的情況發生,不斷要捕風捉影,追著敵人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