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拜登為何特別點名「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

2020-11-01 06:00

? 人氣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特別點名了另一個區域大國―俄羅斯,並認為它其實才是美國的最大威脅。(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特別點名了另一個區域大國―俄羅斯,並認為它其實才是美國的最大威脅。(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第59屆總統大選將於下周二(11/3)登場,而這次的大選過程,不論是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總統候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Trump)還是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都有一個共識,就是將中國視為主要競爭對手。但是拜登還特別點名了另一個區域大國―俄羅斯,並認為它其實才是美國的最大威脅。

國際普遍對於俄羅斯的印象就是身為傳統軍事大國與歷史上為前蘇聯國家的主要領導者。因此,身為美國傳統政治菁英的拜登,對於俄國的「成見」早在蘇聯時期就已埋下種子,認為其違反人權、自由與民主的普世價值。再加上蘇聯時期所遺留下的龐大軍事實力,隨時可能形成威脅,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便長期懷著相互猜忌與不信任。從西方國家經常被調侃患有「恐俄症」,也可以看得出來。

近年來中國與俄羅斯的外交走向也越來越密切,但可以確定的是,兩國交情尚未到達可以聯合抗美的程度,因為中俄之間在地緣政治與其他利益上,仍有眾多因素需要考量。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因為是商人起家,所以思維上通常以「利益」為優先,甚至在川普剛當選美國總統時,所任用的還是親俄派的國務卿,主要就是看中俄羅斯豐富的能源市場,因此也就不會像身為傳統政治菁英的拜登一樣,對俄國懷有濃厚的不信任感。

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參與首次G20視訊峰會。(AP)
近年來中國與俄羅斯的外交走向也越來越密切,但可以確定的是,兩國交情尚未到達可以聯合抗美的程度,因為中俄之間在地緣政治與其他利益上,仍有眾多因素需要考量。圖為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資料照,AP)

然而俄國的經濟其實在蘇聯解體之後便相當孱弱,在經濟結構上過度依賴石化能源產業,不同於中國當前強大的科技與經濟實力。縱使俄羅斯距離威脅到美國的霸權地位還有一段距離,但仍難以改變從冷戰時期便遺留下的思維。從另一方面來看,只要中國能在經濟上發展順利,便能突顯自身的國際角色與地位;而俄羅斯在經濟上因為始終無法突破,所以總統普京(Putin)只能抓住國際事件的機會來嶄露頭角,帶領俄國重回世界的舞台,對於美國的影響便是基於國家安全與人權價值上的憂慮。

如此一來,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拜登在總統大選過程中,除了中國之外,還特別點名俄羅斯的原因。縱使目前對美國來說,中國仍明顯是首要競爭對手,但是在西方傳統的政治菁英觀念裡,仍對俄羅斯存有「冷戰思維」,不僅是價值觀之爭,也是全球地緣政治上不可忽視的軍事強國。

*作者目前就讀於國立政治大學俄羅斯研究所兼任國科會計畫研究助理,主要研究國家除了俄羅斯,也包含前蘇聯15個加盟共和國(中東歐地區),以及當前美國、中國與俄羅斯之關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