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觀點:台灣不可陷入政治獵巫的風暴

2020-10-22 07:10

?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見圖)日前因一席「首戰即終戰」的言論,被斷章取義並栽贓性攻擊,筆者認為如此猶若獵巫心態,嚴重壓縮國人對於台灣趨吉避凶之道的理性討論空間。(資料照,盧逸峰攝)

前總統馬英九(見圖)日前因一席「首戰即終戰」的言論,被斷章取義並栽贓性攻擊,筆者認為如此猶若獵巫心態,嚴重壓縮國人對於台灣趨吉避凶之道的理性討論空間。(資料照,盧逸峰攝)

台灣是民主社會,理應崇尚多元價值,尊重言論自由,對於任何異議都應包容。這樣的理想狀態現已蒙上陰影,許多關於台灣走向或是自保之道的言論都被扣上背叛台灣罪名,言者動輒被戴上紅帽子。這個現象距離政治獵巫只有一步之差。

獵巫行動發生在十五世紀末至十七世紀的歐洲。那段時日歐洲各地火光熊熊,一些宗教或世俗的司法機關大力緝捕「巫師」,然後用秘密審訊或是不符證據法則甚至刑求之類的不當非法手段入人於罪,並將其置於死地,其中尤以女性為最大受害者,許多無辜女性被判定為「女巫」而處以火刑。

時至現代社會,獵巫行動並未徹底消失,只是文明化了,遍見於搜索潛在的敵人,如次文化族群和政治異見分子,就如歷史上的獵巫一般,以狹隘的成見、不公的態度或是粗暴的語言對待被指控者,其極端者甚至將人繩之以法。獵巫(Witch hunt)的現代意思轉而成為對反對派的搜捕與政治迫害。獵巫在冷戰時期的美國一度大行其道,基本上是因強烈譴責反共意識而產生的紅色恐慌心理,陰謀論是其萬變不離其宗的法則。

由於對敵人極其恐慌,所以將其魔力無限放大,任何有幫助敵人嫌疑的言行都是資敵幫兇,甚至根本就是敵人運用或者運作之下的產物,具有傾覆我方社會的陰謀。在一些不文明社會,巫術經常被操作成是一種剷除異己的政治手段,使用的方法就是陰謀論,也就是扣上莫須有罪名,通常是誣指其與敵方聯手,圖謀陷害本國,以便進行政治迫害。這種獵巫手法赫赫有名的案例是北宋時期秦檜誣陷岳飛父子借用的罪名,後來演變成誣陷冤罪的意思。

當代的顯例是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起源於美國參議員麥卡錫於1950宣稱,他手中握有一份205人名單,並指控這些人都是共產黨人,滲透在國務院中工作,但他從未提出證據。國會隨後開始訂定「內部安全法案」與「共產黨控制法案」,參議院和眾議院分別成立調查委員會,聯邦以及許多州政府更進行「忠誠審查」。許多無辜者被波及,導致數以萬計的人失去工作,數百人被關押。兩年後,參議院決議譴責麥卡錫,至此才將這個惡名昭彰的獵巫行動送進歷史灰燼。麥卡錫主義最惡質之處在於輕易質疑他人的愛國情操,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進行陰謀資敵指控,動輒以國家安全理由侵害人權,於是成為「獵巫」的同義詞。美國反對政治獵巫者強調,「不能把異議和不忠混為一談」,「指控不等於證據」,「我們更不是懦夫的傳人」。

即使有此微言大意,獵巫心態在美國猶未消聲匿跡。小布希總統在911事件後向國會的報告指稱:「每一個地區的國現在都需要作出一個選擇,要嘛支持我們,要嘛支持恐怖分子。」這道嚴厲的選擇題把任何不支持美國反恐行動的國家都大為恐怖分子同路人,這正是歷史上獵巫邏輯的殘餘。由此可見,獵巫的神魔從未離場,只是自我更新,讓死灰不斷復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