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掃毒2月殺1900人 CNN揭露不為人知的背後故事

2016-08-30 09:56

? 人氣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強力掃毒,甚至說出「吸毒者不是人」的驚人發言。(美聯社)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強力掃毒,甚至說出「吸毒者不是人」的驚人發言。(美聯社)

了無生氣的屍體橫陳在馬路上,已經變成菲律賓人漸漸習慣的景象。新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上任1個半月來,實現了他競選時的諾言:強力掃毒。據菲律賓警方統計,自杜特蒂7月上任至今,掃毒行動已經槍斃了1,900人,其中只有700人被警察擊斃,其餘則是警方對雇來的「殺手集團」下達命令後予以殺害。

「我們要加倍努力,我們要把最後一個藥頭、毒販和吸毒的人都關到監獄裡才會停止,需要的話,就讓他們下地獄。」7月25日杜特蒂在首次國情咨文演講上如是說。而近日,杜特蒂面對人權團體批評聲浪,更說出「吸毒者不是人」的驚人發言,引來國際社會一片撻伐。

民眾在菲國警察總部外抗議總統杜特蒂的掃毒政策。(美聯社)
民眾在菲國警察總部外抗議總統杜特蒂的掃毒政策。(美聯社)

但是,即使沒有審判、沒有確切證據,連「行刑者」都只是僱來的窮苦民眾,杜特蒂的滿意度還是持續高漲,民調顯示高達91%的人支持他的掃毒行動。難道菲律賓人民真的如此痛恨吸毒者,即便產生冤案也在所不惜嗎?CNN專訪了馬尼拉6位不同身分的民眾,希望提供另一個角度看待這場雷厲風行的掃毒戰。

「天啊,住手吧!」──妹妹

潔妮(Janie,化名)47歲的哥哥被警察殺死了。可以看出她還充滿恐懼,不但不願意說出姓氏,連自己來自哪裏的村莊都不願透露。8月14日,警察強行踏入她哥哥和她的家,當場槍殺了他。

「他已經被銬上手銬,警察還是開槍,就打在他頭上。」潔妮這麼說。但根據警方說法,是潔妮的哥哥先開了槍。同一場行動中,警方還殺死了另外三個嫌疑犯。

潔妮表示,哥哥的確曾經吸毒,但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他也不曾當過毒販。「可以把他送去勒戒不是嗎?他們不能殺死他,不能這樣懲罰他。」潔妮控訴,很多警察自己也是吸毒者、毒販,但杜特蒂卻賦予他們直接槍斃吸毒者的權力,「天啊,杜特蒂,住手吧!你沒有權力奪走這些人的生命。」

「我們內心深處已經走樣了」──犯罪攝影師

樂瑪(Raffy Lerma)受雇於菲律賓最受歡迎的報紙《調查家日報》(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專門記錄街頭犯罪事件,CNN找到樂瑪時,附近就有一具屍體面朝下倒在雨後濡濕的街道上,左手還握著一只便宜的左輪手槍。警方說,他們出於自衛才開槍殺他。

樂瑪曾拍下一張國際媒體廣泛採用的照片,是一位名叫奧蕾莉(Jennilyn Olayres)的女人癱坐街頭,抱著剛被擊斃的伴侶席亞龍(Michael Siaron)大哭,她的痛楚太過鮮明、太引人注目,喚醒全球對菲律賓掃毒行動的關注。

樂瑪說,這些因毒品被殺害的人,他們的家屬都深受創傷,而他過去兩個月來見到的死亡人數,比以前一整年平均目睹的還要多。「我希望能杜絕毒品,但不是以現在這種方式,不是以殺人的方式。」樂瑪說,「每天都有更多人死亡,我們能忍受整整六年嗎?」樂瑪不敢想像,杜特蒂的總統任期結束前,掃毒行動是否會一直持續下去。

樂瑪更提到,其他攝影師也和他一樣,對整件行動有著強烈感受,這些成日在街頭與罪犯和警察為伍、理應見慣死亡的人,都說這次很不一樣,樂瑪說:「我們覺得,我們的內心深處已經有什麼東西走樣了。」

「我們快爆炸了」——勒戒所醫師

利布勒斯(Bien Leabres)是菲律賓僅有的20位勒戒專家,領導菲律賓最大的勒戒機構——位於菲律賓南部達義市(Taguig)的畢庫坦勒戒中心(DOH-TRC Bicutan),這個原先設計只能容納550人的收容中心,現在住了1,557人。中心乾脆挪走只能睡兩個人的雙層床,所有人都擠著睡在地上的床墊。

近來很多吸毒者出於恐懼「投奔」勒戒所,有時候一天就湧來30個,利布勒斯說:「他們害怕被關,或者是更糟的,直接被殺掉。」但勒戒所的員工已經不堪負荷,原本能夠一對一提供咨商的,現在都只能靠團體治療。

利布勒斯說,他很高興大眾關心毒癮問題,但他認為死亡是不必要的手段,「這些人是(毒品問題)受害者,不是罪犯。」

「我錯失的那些日子啊⋯」——勒戒人

「你可以叫我A.R.」這名畢庫坦中心的勒戒人完全不願意透露一點點身份資訊,深怕和毒品糾纏不清的日子會再回來攫住他。A.R.長期吸食甲基安非他命(Crystal Meth, 俗稱冰塊、安公子或冰毒),這是一種相對便宜的毒品,在菲律賓唾手可得。A.R.說,過去16年來,他每天至少要吸上一公克的「冰塊」。

「最主要是後悔吧,後悔我錯失的那些日子、那些事情。」已經成功保持6個月沒碰毒品的A.R.說到。但儘管看似懊悔,但他還是很擔心走出勒戒所之後,會立刻再次陷入毒海,「它們真的太便宜了,很難逃離那個循環啊。」

「是這個總統害我坐牢的」——受刑人

菲律賓第一大城奎松市(Quezon City)市立監獄,原本設計來容納800名囚犯,現在擠了4000人,整整超載5倍,受刑人只能輪流睡覺,無法一次全部躺平。獄政人員說,監獄一直都很擁擠,但掃毒行動開始後人數就沒有停止增加過。

這裡的受刑人從青少年到80歲的老頭子都有,29歲的亞歷克斯(Alex)已經在此待了1個多月,同樣也是因為違反了「9165毒品法」而鋃鐺入獄。

亞歷克斯描述著,自己被逮捕時身上只有一點點「冰塊」,然後隨即發現自己被關進監獄,每天都要搶奪一點點睡覺的空間。亞歷克斯指出,這一切似乎來得太快:「是總統的政策害我坐牢的,才這麼一點毒品,以前根本不會抓。」

「乾脆廢掉法院算了。」——人權律師

最前線的人權律師迪歐可諾(Jose Manuel "Chel" Diokno)痛批,杜特蒂上台後,社會風聲鶴唳的程度比前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統治時期還糟糕。「70、80年代的時候,國家的敵人是『共產黨』,現在則變成了『吸毒者』。」

「原本應該是『無罪推定』,現在全部都反過來了,」迪歐可諾說,「現在你要親自證明自己無罪。」他批評整個掃毒行動裡,程序正義完全被踐踏在腳下,無論是吸毒者當場被警方擊斃,或是他們因為相信警方宣傳的「登門認罪方案」(knock and plead)而乖乖上門自首的過程,都不符合法治原則。

杜特蒂上任後,許多毒犯為了保命,紛紛到警局自首。(美聯社)
杜特蒂上任後,許多毒犯為了保命,紛紛到警局自首。(美聯社)

「他們被迫簽下一堆文件來證明自己有罪,完全違反最基本的人權。」迪歐可諾強調,上門自首的吸毒者,多半是極度貧窮、毫無法律知識的人,完全無法保護自己。

迪歐可諾也說,整場掃毒行動裡,他完全沒看到政府公佈正式指令或施行細則,「從法官、陪審團到執刑者,全部都是同一群人。我看我們乾脆廢掉法院算了。」他氣憤地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