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毒品戰爭》BBC專訪「毒販殺手」:一位綁著馬尾、身材嬌小的年輕媽媽

2016-08-28 16:12

? 人氣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大規模掃蕩國內吸毒者和毒販,根據菲律賓警方統計,自杜特蒂7月1日上任以來,已經有1900名吸毒者和毒販被殺身亡,10153名毒販被捕,1160 名死者的死因還在調查中,756名「可疑人士」遭到警方槍殺,300名警官可能涉嫌吸毒和販毒。

《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到一位菲律賓的「毒販殺手」,卻意外發現這位據稱殺死6名毒販的劊子手瑪莉亞(Maria,化名)只是個年輕媽媽,為了三餐溫飽而成為殺手,她擔心小孩知道她的工作,擔心被殺者的家屬會找她報復,殺手集團的老闆也威脅,誰敢離開集團就殺人滅口,瑪莉亞已經沒有回頭路。

殺手媽媽瑪莉亞 為養家走上不歸路

穿著黑色外套,綁著馬尾,身材嬌小的瑪莉亞,和記者赴約時手上還抱著嬰兒。很難將個性害羞的她與冷血殺手聯想在一塊。她回想自己成為「毒販殺手」的過程,她說:「我老公也是殺手,主要工作是殺掉欠債不還的人」,直到有一天,殺手集團需要一個女殺手,她老公便推薦她。「那時,我看到那個男人,我接近他,接著槍殺他。」

瑪莉亞說,她和另外兩個女人組成一個小隊。女殺手非常好用,因為比起男殺手,女殺手比較不會讓人起疑心,更能接近受害者。自從杜特蒂向毒品宣戰以來,瑪莉亞已經殺了至少五個人,每一槍都擊中頭部。

殺人指令都是由警察下達給像瑪莉亞這樣的殺手,瑪莉亞和她的丈夫出生於馬尼拉的貧民窟,在成為殺手之前,兩人都沒有固定收入。新總統的掃毒政策讓瑪莉亞獲得一筆不小的收入,平均每個案子可以收20,000披索(約新台幣13,692元)還要再和殺手集團成員平分。儘管這場毒品戰爭讓瑪莉亞多了很多工作,但也面臨更大風險。例如,她和丈夫及小孩經常因為藏身處被發現,被迫搬家。

殺人工作讓瑪莉亞深感罪惡,也擔心小孩發現她的工作,他的大兒子已開始好奇,媽媽和爸爸究竟從哪弄來這麼多錢。瑪莉亞只剩下最後一次行動,就可以完成她的合約。她想結束這份工作,但殺手集團的老闆威脅,誰敢離開集團就殺人滅口。瑪莉亞進退兩難,就連上教堂告解時,她也不敢讓神父知道自己的工作。

對她而言,殺毒販只是工作,而不是正義的展現。她說:「我們只討論任務,和怎麼執行。一旦任務完成,我們就不會再提起」。

毒販爸爸羅傑:「我是毒販 但我不偷不搶」    

鄰近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湯都區(Tondo)是菲國貧民窟的集中地。住在該地的吸毒者羅傑(Roger,化名)原本是個普通工人,自從染上毒癮後,羅傑也開始販毒,一方面提供他毒品來源,另一方面販毒比過去的工作輕鬆得多。他也常和貪腐的警察合作,將他們查獲的毒品拿到市場變賣換現。

自從杜特蒂上任後,羅傑開始逃亡的生活,一開始,他以為杜特蒂的目標是大毒梟和毒品製造者,而不是像他一樣小毒販。「我真的很希望時間能倒流,但為時已晚。如果我投降,警察可能會殺了我。」每隔幾天他就得搬家,避免被殺手或警方發現他的蹤影,「每分每秒我都在擔驚受怕,到處躲藏的日子真的非常累人,你不知道在你面前的人是不是殺手。」

羅傑每晚都睡不好,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就能驚醒他,他不相信任何人,也不知道每天要往哪走,要躲在哪裡。他把小孩送去和妻子的家人同住,避免他們染上毒癮。他估計,湯都區內約有30%到35%人都有毒癮。

人權團體為在菲律賓毒品戰爭的亡者點燈祈福。(美聯社)
人權團體為在菲律賓毒品戰爭的亡者點燈祈福。(美聯社)

羅傑對於自己販毒的行徑深感罪惡,「我相信我有罪,我幹了很多壞事,很多人因為我染上毒癮,誤了一生」,但他也強調,並不是所有毒販或吸毒者都是小偷或強盜,「我是個毒癮患者,也是毒販,的我不會殺人,也不偷竊。」

民眾在菲國警察總部外抗議總統杜特蒂的掃毒政策。(美聯社)
民眾在菲國警察總部外抗議總統杜特蒂的掃毒政策。(美聯社)
民眾在菲國警察總部外抗議總統杜特蒂的掃毒政策。(美聯社)
民眾在菲國警察總部外抗議總統杜特蒂的掃毒政策。(美聯社)

菲律賓幾乎每晚都有人因為「毒品戰爭」死於街頭,大部份集中於貧民區和貧窮城市,死者從人力車司機、一般工人和失業者,這場戰役的主戰場已經成為國內最貧窮的區域,喪命者也幾乎都是國內最貧窮的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