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元豪觀點:我們與戒嚴的距離

2019-04-18 06:5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出席鄭南榕追思紀念會,強調要確保言論自由和轉型正義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一周後,蔡政府將武統論學者驅逐出境。(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出席鄭南榕追思紀念會,強調要確保言論自由和轉型正義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一周後,蔡政府將武統論學者驅逐出境。(總統府)

四月七日是紀念鄭南榕先生的「言論自由日」。然而,自命繼承鄭南榕「百分之百言論自由」遺產的民進黨與其支持者,這段時間是怎樣捍衛言論自由的呢?

他們做的,剛好與鄭南榕先生倡議的言論自由完全相反—凡是讓政府、執政黨,或社會上多數人討厭的言論,就可以鎮壓;統治者或主流民意喜歡的,就可以受到充分的保障。不信嗎?讓我們看看下列例子:

去年,姚文智與陳師孟都主張,應該處罰任何懸掛五星旗的人。還好法務部把關,守住憲法的底線,堅持這是言論自由的範圍。

今年三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針對中天新聞台播放韓國瑜新聞太多且有部分錯誤,開罰一百萬限期改善。即使同樣荒謬的新聞,其他親綠媒體也曾出現(三立:賴清德接閣揆,天有巨龍紅光),NCC照罰不誤。

四月初,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表示,凌友詩在公開場合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10年內要統治台灣,這「顯然是叛國罪」,希望能積極推動修法,加以處罰。

在「言論自由日」的當天,蔡總統沒有讚許「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而是嚴厲抨擊「收購臉書粉絲專頁、或金錢利誘培養特定主張網紅的宣傳」。總統府秘書長陳菊說,絕不能讓言論自由被濫用。行政院院長蘇貞昌則說了這段矛盾的話:「台灣面臨敵國假資訊、假訊息、收買言論的超限戰,政府會加緊腳步,為捍衛自由講話的權利而努力」。他們一面說言論自由好偉大,但同時擺出一副傲慢的模樣,儼然認為現在批評他們的言論都是假的、買的。

20190315-三重區立委補選候選人余天選前之夜晚會,行政院長蘇貞昌上台致詞。(陳品佑攝)
前行政院長蘇貞昌下令驅逐大陸學者李毅,聲稱「恐怖份子驅逐出境剛好而已」。(陳品佑攝)

四月十二日,主張武統但2016年曾與民進黨人士誠懇長談的李毅,遭政府驅逐出境。蘇貞昌說「恐怖份子驅逐出境剛好而已」,蔡英文則表示武統言論已經危害台灣國家安全。當時,李毅尚未進行任何「與許可目的不符」之演講,可見驅逐出境的原因純粹是基於李毅「從前」的「主張」。

這些言論有幾個共同特徵:

1.政治上不受歡迎的主張。

2.只有主張,沒有具體行動。

3.言論並無明顯而立即之危險。

筆者與台灣大多數人一樣,都不樂意五星旗在台灣街頭公然出現,也不喜歡(甚至厭惡)凌友詩和李毅的主張。中天捧韓捧到離譜的報導,令人搖頭。未經查證的各種假新聞假訊息,不管是出於政府或境外勢力,人們也實在受不了。但,值得用法律去處罰嗎?

說來弔詭,這個拼命鎮壓「不受歡迎言論」的民進黨,當年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以及解嚴初期,成天喊著「我反對你說的話,但我誓死維護你說話的權利」。並且用這些言論自由的金科玉律,去教訓那成天緊張兮兮,聽到「中共」、「獨立」就如驚弓之鳥的國民黨。經歷過解嚴初期的人都會記得,在「台獨」還是眾矢之的,人人喊打的時候,民進黨諸君總是說「我們反對台獨,但我們要保障主張台獨的權利」。相反的,國民黨在戒嚴時期總是恐嚇著人民「匪諜就在你身邊」,把所有提出異見的人都說成叛國「三合一敵人」。而且用這種「恐共症」來繼續戒嚴、反對開放、禁止組黨,壓抑各類的批評。

沒想到三十年後,風水輪流轉,民進黨拿了國民黨當年的論述與作法,重現威權,同時卻還指摘國民黨當年搞威權。搞得連民運人士王希哲都得自清「我不是武統」,多麼可悲。金庸在《笑傲江湖》裡有句話:「氣宗的徒兒劍法高,劍宗的師叔內力強,這到底怎麼搞的?華山派的氣宗、劍宗,這可 不是顛倒來玩了麼?」而民進黨與國民黨角色互調,不也是「顛倒來玩了麼?」某些綠營支持者,簡直是要回到戒嚴一般。辛苦三十年,一夕回到解嚴前?

hr在台大教授黃光國安排下,中國大陸異議人士王希哲於7日下午拜會馬前總統,並談及「一國良制」等兩岸議題。(馬英九辦公室提供).jpg
曾經拜會前總統馬英九的中國大陸異議人士王希哲,海外聲明自清不是武統學者。(資料照,馬英九辦公室提供)

言論自由本來就該保障「不受歡迎的言論」。美國在二十世紀保障言論自由最力的Oliver Wendell Holmes, Jr. 大法官,就曾表示,思想自由是要保障「我們所痛恨的觀點」(the thought that we hate)而非「我們贊同的觀點」。司法院大法官釋字 445, 644號解釋,都提醒我們,政府管制政治意見的「內容」是最大的錯誤。而且唯有當言論會造成「明顯而立即的危險」時,方能加以管制。台灣的民主進程,不就是在這種「相信人民」的自由氛圍下前進的嗎?

想想,「武統」這麼不受台灣人歡迎,李毅的武統「主張」會毒化多少台灣人?李毅沒有行動沒有武力,哪來的「明顯而立即危險」?凌友詩的話,大多數台灣人覺得那是傻話,但說傻話叛國嗎?人民有愛國的義務嗎?覺得中天新聞很爛的人,就轉台;愛看的人,就繼續看。請問這些礙著誰了?

會認為要動用法律來處罰這些觀點、言論、主張的人,要嘛是對民主、法治、自由毫無信心,把人民當白痴,自己為政府可以幫人民決定是非對錯;要嘛就是根本沒有民主自由的素養,只懂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專門想鎮壓「我們所痛恨的觀點」。對照當年的鄭南榕,總是說著不受歡迎的話語(即使是當年的民進黨諸君,在「台獨」主張上可遠不如鄭南榕來得坦白而激進),今日的民進黨總是鎮壓不受歡迎的言論,配拿鄭南榕當榜樣嗎?

Wendell Phillips 有句名言「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儆醒」值得我們深思:儆醒什麼?不是成天當警察去抓別人,如麥卡錫那樣指控大家討厭的人,而是要警覺「我自己喜歡的那一方」「讓我爽的政治力量」有沒有問題。「我們」是不是即將變成從前反對過的那種人。

這,才叫做儆醒。少了這個儆醒,我們與戒嚴、威權的距離,也只有一步之遙。

*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