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老闆的手不能伸進編輯台,政黨的手可以伸進NCC

2019-04-01 07:00

? 人氣

中天播報高雄市長韓國瑜新聞比例過高遭罰。圖為韓國瑜競選活動,右下持手機者為中天主播。(資料照,羅暐智攝)

中天播報高雄市長韓國瑜新聞比例過高遭罰。圖為韓國瑜競選活動,右下持手機者為中天主播。(資料照,羅暐智攝)

2012年九一「反媒體壟斷」大遊行,針對旺中併購中嘉形成「酷斯拉」的可能性而走上的街頭上萬名媒體工作者與學生,催生了一個「反媒體壟斷法」,當時NCC推出的版本中,有一項「總編輯條款」就是規範媒體老板不能將手伸進編輯檯或主播台,讓專業媒體人可以有更大的自主空間,不受到資方的干預新聞產製。(這個反媒體壟斷法草案通過一讀之後,就躺在立法院,迄今還未走完三讀)

6年後的今天NCC在「重罰」中天電視台100萬元的兩則新聞報導與五項改善要求,讓全國人民看到的竟然是政黨的手,反而伸進獨立機關NCC,進而借NCC的刀砍向特定媒體(中天),只因為中天從去年九合一大選期間開始接近韓國瑜、詳細報導韓國瑜。在1124韓流效應四溢,讓執政的民進黨慘敗,民進黨原本以為選後「轟轟烈烈檢討」就可以一切恢復平靜,小英原本就在辭去黨主席以示負責的那天起,開始布局2020參選連任。卻沒想到韓流不但不退,反而天天火紅,一時之間讓柯P 相形之下被「邊緣化」,同樣地小英更慘,民調與聲勢還是苦苦往下掉,拉抬困難(即便習大大元旦翌日來「相救」,辣台妹也只辣了一回後,又是回到低點)。韓國瑜成為媒體最新寵兒,熱度不減,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反媒體壟斷運動是因旺中集團併購中嘉案而起。(新新聞資料照)
六年前反媒體壟斷,要求媒體老闆不能把手伸進編輯枱(新聞室),六年後,民進黨堂而皇之把手伸進獨立機關 NCC。(新新聞資料照)

民進黨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也無從防範韓流的持續發威,於是只能用更多黨政軍支援來圍堵韓國瑜,抺黑抹紅他,好讓韓流降溫。問題是在兩次的立委補選中,特別是316這場四席立委補選,讓民進黨驚奇的是韓流居然在後續的發展還能造成綠營輔選吃緊,若是沒有阿扁臨門一腳,小英傾黨政優勢強力拉抬,郭國文與余天險些落馬。賴清德在辭職後回台南輔選中,應該深深體會到韓國瑜所帶給民進黨的強大壓力,因此,他在一出劍要參選黨內總統候選人時,竟然叫陣的不是小英而是被他譽為「百年難得的政治奇才」韓國瑜。小英出國外訪鞏固邦交與拓展美關係,卻全面監控同時在大陸招商的韓國瑜,這不是和賴神一樣,把韓視為最主要的對手。愈是如此對待,愈是讓韓國瑜的聲量一直往上抬,沒別的,並非韓有任何通天本領,他只是做他該做的事「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相對地賴神與小英和民進黨到現在還在抱著「台主」,忙著防堵所有面向大陸的一切活動與經濟交流。

在這樣的氛圍下,韓國瑜愈發成為媒體的焦點中的焦點,他的話題無論大小都會引起報導與討論,這樣的議題不斷,他在網路的聲量能不高嗎?綠營不知多少人士都想起而效法,可是就是無法創造出「韓國瑜式網紅效應」,連柯P也不得不說韓國瑜已超越過他!然而,這只是政治層面上的運作與影響。民進黨沒有注意到的是「民心思變」才是整個韓流會崛起的關鍵所在。2018年的民進黨,一如2014年318學運時的國民黨,驚訝於學生整合的媒體,用直播開創數位匯流與媒體融合的範例,成功地搶下話語權,讓主流媒體被阻擋在國會議場之外,當時國民黨的反應根本不知道學生已經跑到哪裡去了!同樣地韓流效應開創的新版的民意匯流的運作。中天看到了轉型契機,把談話節目直接拉到高雄現場,不再只是在棚內讓名嘴說三道四,而是讓北漂族、在地的農友漁友直接在電視機前暢抒己見,主持人和民眾開始面對面,這樣的體驗式接觸與對話,正好拉住更多「討厭民進黨」人士的眼光,在過去小英執政時「三民自」成為媒體主流,看不到藍營有什麼太大的動靜,如今52台成為這些民眾的出口,於是中天成了全民最大黨--「討厭民進黨」的最佳平台之一。

20190329-前行政院長賴清德29日出席「用行動帶來希望─賴清德的決策風格」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台南立委補選中,見識到韓流的威力。(顏麟宇攝)

一位新聞系畢業的學生在立委補選期間回到家裡,打開電視要看選舉結果時,家中的長輩問他看哪一台,他很好奇,以往這些長輩多半是看「三民自」的,這回應該還是一樣吧!卻沒想到長輩看他轉到「三民自」時要他馬上轉到52台。他驚訝的是這樣的收視習慣的轉變,在韓國瑜1124當選之後更加明顯。這就我們也注意到內政部長特別南下到保五總隊餐廳,要求不准限定在52台。(三立政論節目還稱,某集團花500元在南部某些飯店、小吃店「綁台」)而南部一家夜市小吃店,在民眾點菜的菜單上發現他還加上一行字「可以不看中天、T台嗎?」連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和先生到飯店吃飯,發現電視正在播52台,她想轉身就走,沒有想到先生很英勇地拿起遙控器轉台,她在臉書上「推崇」先生不已,……是的,中天播出太多太長有關於韓國瑜的新聞,問題是在此同時的「三民自」等綠營主流媒體同樣也有名嘴在批韓國瑜,同樣還有不少新聞與節目,問題是為什麼走進這些小吃店、餐廳的庶民們不少人還是會選擇52台呢?

民進黨不去檢視這個問題,卻在蘇揆點名痛批一句話「NCC誰都管不到,也什麼都不管」之下,NCC十天後馬上做出回應,同樣地,只辦藍不辦綠!特別針對從去年九合一大選期間報導韓國瑜新聞的中天電視台下手!至於綠媒對綠營所做的「過多報導」卻沒有採取任何動作。原來只是「不告不理」有告而且告得愈多處罰愈重,這就是NCC處理新聞內容的「管理原則」!

NCC是國家電信通訊和廣播電視等訊息流通事業的最高主管機關,2006年起設立主要目的就是在使通訊及傳播事業的管理能超然於政治力影響。而今的NCC早就成了民進黨的隨附機關,民進黨說選舉期間「假新聞」充斥,NCC就隨之起舞,完全沒有針對「假新聞」的基本意涵與定義做出客觀公正地論述,以供業者參考,所以綠營人士一投訴,馬上就列案,然後就決議處罰。就像邱議瑩在陳其邁造勢活動中,喊著「大家嘜離開」走,被中天報導出來之後,她的說法就是她說的是「大家嘸離開」,NCC 以中天將此段解讀為打悲情牌,但與事實不符,中天違反事實查證原則,事後沒有妥善更正,開罰中天新聞20萬元。中天將影帶重播,在前後文中,有一句「大家嘸離開,我們的晚會還沒結束」(上下文)並播出群眾在場子下開始有人陸續離場做為佐證,NCC顯然只接受邱委員的檢舉而沒有採納中天的佐證就做了處罰20萬決議。

如今NCC再度以中天新聞內容違反衛廣法,並提出五項改意見,要求中天在收到公文後一個月內提出改善措施。NCC指出,中視與中天在2月25日報導奧斯卡金像獎頒獎新聞時,將最佳動畫短片《包子》的得獎,和當時高雄市長韓國瑜與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之間「土包子」的口水戰做連結,當時主播提及「在韓流助攻之下,最佳動畫短片《包子》也把小金人抱回家」,該則新聞遭到中天新聞倫理委員會認為「不當連結」。這裡重懲主播,更加凸顯原來總統府發言人可以隨便做人身攻擊,但是主播不得「調侃」總統府發言人!

另外,針對韓國瑜、侯友宜與盧秀燕三人合體造勢時天空出現狀似鳳凰展翅的雲層,在網路上被網友討論,中天做出報導時被NCC指有「怪力亂神」之嫌。罰了40萬!還有韓國瑜星馬招商之旅,我駐外代表被中天報導有「盯場」的字眼,沒有做出查證事實而遭罰60萬元。這些都涉及到新聞內容審查的問題。主導NCC審查這些內容的應該是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洪貞玲委員,她是諮詢委員會召集人,(NCC的七位委員中傳播出身的只有她一人),仔細審視這三案都和韓國瑜有關,不由得讓人有因為民進黨從小英到賴神、蘇揆等不約而同都在「打韓」,所以有針對性地針對韓國瑜來做審查之嫌。(政治審查)

至於「內容審查」上,三子合體造勢,網路上成為討論熱門議題,這樣類型的議題與新聞素材非常豐富,賴神與小英的相關報導也有,NCC以有違「公序良俗」而罰40萬,將之歸類成為「怪力亂神」顯示審核委員們真的不食人間煙火,不問網路鄉民已經走到哪裡,硬是要將之列為「怪力亂神」而重罰,未來民間的媽祖出巡或者廟會活動可能都會碰上一些無法用理智解釋的現象,請問NCC是否也不准報導呢?

更麻煩的是,一個「盯場」,就要罰60萬,仔細看NCC的說法:中天新聞台於2月28日「中天晨報」中,使用「協助?盯場?直擊星國大使忙碌低頭回報」標題,NCC委員會認為,其中出現「盯場」等字眼,「違反事實查證原則致損害公共利益」。NCC完全沒有讀完標題,從一開始用了「協助?盯場?」鏡頭就落在大使的手機螢幕,小編們還用了「問號」說明記者所看到現場的情況,接著標題再指出,「直擊星國大使忙碌低頭回報」,記者與鏡頭都以現場呈現,請問NCC這樣報導哪裡違反事實查證?還有記者已明顯地指出大使是「協助或是盯場?」本來就是要由閱聽大眾共同來判斷,標題沒有直指「盯場」!若是記者只用了「盯場」那他/她的專業就是有問題,洪委員既然是傳播專業出身,就應該了解記者這樣的報導已經做了公平提點了,在大馬時駐馬大使洪慧珠就是全程跟著韓國瑜,鏡頭上即便在同一個主桌,坐在韓市長旁邊,洪大使根本沒有意思要和韓市長講話,請問這樣的情況對記者來說可以做怎樣的解讀,不是盯場又是什麼?更何況中天也訪了洪大使讓她做了說明,如何說記者沒有盡查證原則?又如何說致使損害公共利益?NCC的實質審查,顯然只鎖定「盯場」,對於整條新聞卻沒有做公平的審視,那麼如此的新聞內容審查無法讓人信服,重罰60萬就更難服眾了!

20190328-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對於NCC大動作開罰中天新聞台表示質疑,認為是懷有政治目的性的懲罰。(取自朱立倫臉書)
20190328-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對於NCC大動作開罰中天新聞台表示質疑,認為是懷有政治目的性的懲罰。(取自朱立倫臉書)

還有NCC指出中天這段期間,報導高雄市長韓國瑜新聞比率過高,「有損害視聽眾權益之虞」,要求一個月內限期改正,否則最重將撤換新聞總監。NCC此舉不正說只有綠媒可以一直報導綠營的一切選舉活動,中天就是不能一直報導韓國瑜,因為這會損及視聽眾權益。NCC顯然忘記了觀眾有選擇權,他/她若是覺看韓流很煩,當然可以選擇轉台或者不看,而楊翠的先生拿起遙控器轉台,就是他做了選擇,在場若是沒有異議自然就表示認可,若是不同意雙方可以再協調,因為別人也有選擇權。其次,內容多寡,條數多寡,顯然應由市場與觀眾來做決定,只要沒有刻意扭曲報導或製造假新聞的話,NCC若是非得這樣管下去,光是一個洪委員是不夠的,而其他六個委員也來處理的話可能也會處理不完。NCC若是要完全掌控,但是如此一來,完全不尊重市場機制與新聞專業,那麼不是落入箝制新聞自由的口實又是什麼呢?

總之,NCC針對中天所做出的重罰與要求改善的決議,從政治審查與內容審查上都談不上精至與專業,更落入淪為執政黨打手的口實,等於是自毀獨立機關的公信力。蘇揆一發話,NCC就自宮自己的立場,不去針對蘇揆所提到的選舉期間的假新聞做全盤檢視,進而只選擇專打韓流,這不就是在箝制新聞報導自由?而且完全在政治指導下,等於變相地要求所有媒體都不得繼續報導韓國瑜的消息,這不是限制新聞自由又是什麼?民進黨不想讓韓國瑜專美於前就算了,還要大搞「封殺」韓國瑜的所有報導,這不是開民主自由的倒車又是什麼呢?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