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入畝觀點:上課不專心的「學姐」,答不好真假議題

2019-04-01 06:3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幕僚學姐黃瀞瑩一句統獨是假議題,惹來不少批評。(簡必丞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幕僚學姐黃瀞瑩一句統獨是假議題,惹來不少批評。(簡必丞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幕僚「學姐」日前上政論節目的時候,提到了「統獨是假議題」,立刻遭到名嘴圍剿,也引起了網路上的爭論。批評者藉此暗示柯文哲對兩岸關係缺乏論述,並不具備當總統應有的條件。

其實議題本身沒有真假。所謂的真假,是面對議題的態度與解決的方式。從這個角度看,統獨當然是假議題。因為當前枱面上所有的政治人物,提供出來的答案都很一致:維持現狀。民進黨的「不必宣告獨立」是在維持現狀,就算是國民黨的兩岸和平協議主張,也是假託在保護現狀的理由上。其他任何的明確選項,都不可能在短期內實現。

所以短期內的統獨沒什麼好說的。那長期呢?我們不應該擔心政治人物的「終極統一」或「終極獨立」嗎?

在民主國家,政治人物都有任期。既然不可能無限連任,我們卻要求政治人物提供「終極答案」,正如同進廟裡抽籤求指引,求的不過是一種心安罷了。而政治人物談終極,說穿了只是為了提供一種想像,去滿足或爭取某些支持者。

比廟裡抽籤更糟的是:我們既然是國家的主人,為什麼要由人民的僕人,也就是政治人物身上去尋求答案?為什麼要由政治人物來告訴我們:我們將來應該當哪一國的國民?真正該回答統獨問題的,是我們自己。

這一定會有人不滿意。因為台灣的政治文化,仍期盼政治人物做個「領導」者,希望政治人物提供答案或指引。一旦政治人物對某方向呈現偏好,卻又對他產生疑懼。何必這麼累?這問題本來就是人民自己應該產生共識並且回答的。問政治人物,只會得到一個有利於他們自己的答案。

那麼我們對政治人物的要求與期待應該是什麼呢?如果我們從「人民是國家主人,政治人物是公僕」的角色來看,其實很清楚:做為僕人,其責任就是為主人做好準備,不去管主人的決定是什麼。甚至,不該試圖去影響主人的決定。如果主人還不能做決定,就等主人做出決定再說。

20181227-台北市政府專訪,副發言人黃瀞瑩(學姐)。(顏麟宇攝)
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黃瀞瑩(學姐)一句統獨是假議題,惹出不少批評。(顏麟宇攝)

因此面對統獨的議題,政治人物真正的職責應該是──

第一:確保國家的主人,也就是人民,有選擇的自由。

第二:確保國家的主人一旦面臨選擇時,不管是統是獨還是其他選項,都能擁有最好的條件與籌碼。

學姐作為一個幕僚,這不正是與市長共事的工作心態?同樣地,政治人物做為人民的公僕,不也該抱持一樣的態度?而當前政治人物所提供的統獨答案,又有哪個不屬於這兩個目標?

這個觀點也支持了柯文哲的主張。柯文哲曾經在節目中,用生物演化的觀點來談兩岸。他指出既然兩岸之間已經無法再隔絕,如果要維持台灣這個「新品種」,就只能加速突變,保持兩岸的差異性:We must be different enough。至於保持差異性的方法,柯文哲說是「創新」,我覺得更接近現實的詞彙是「進步」。畢竟台灣不管是公共治理與民主內涵,都離先進國家有段距離,進步空間還很大。要從先進國家學的功課,就已經夠多了。

從獨的角度看,透過進步所產生的差異來保持台灣主體性,可以為未來的獨立提供更好的條件。當前獨派的焦慮,與其說是因為對岸的壓力,倒不如說是對台灣的進步速度失去信心。而從統的角度來看,台灣的進步也可以在友邦的支持之下,給對岸帶來良性競爭的壓力,進而促進對岸在政治與社會方面的改善,就算未來統一,也是統一在比現在更好的制度下。

「讓台灣持續進步再進步」才是政治人物給人民最好的答案。

學姐在政論節目中的發言,是從「人民厭倦統獨爭論」的基礎出發。而不是就柯文哲的主張,去賦予「專心內政」在統獨問題上積極性的角色。這可能是上課不專心於課程內容,只注意市長是不是說錯話得罪人的結果。

*作者為大學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