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英傑觀點:印尼民主化之難能可貴—台灣人的泗水在地觀察

2019-04-18 05:10

? 人氣

印尼從過去極權時代到現在走上民主化歷程,作者認為,「整個演變過程是令人驚艷的生命力十足」。圖為執政超過30年的印尼獨裁者蘇哈托(公有領域@Wikipedia)

印尼從過去極權時代到現在走上民主化歷程,作者認為,「整個演變過程是令人驚艷的生命力十足」。圖為執政超過30年的印尼獨裁者蘇哈托(公有領域@Wikipedia)

從1998 到2018年的二十年間,印尼經歷了經濟風暴,強人蘇哈托下台,總統直選和經濟發展成為新金磚國家之後,印尼民主在沒有準備和經驗的狀況不斷前進,這段時間等同於一個世代,也足夠讓一個小孩從出生到念大學準備畢業了。

仔細回想,我感恩自己很幸運。在印尼民主化過去二十年間,我在印尼居住了十二年,親身經驗了印尼民主和經濟的蓬勃發展,尤其和東南亞鄰近國家相比,選出的領導人既沒有涉入貪污,軍方也沒有發生政變,傳統和社群媒體百花齊放,自由度更是鄰近國家中最高的,政治解放帶領的社會各階層的解放,整個演變過程是令人驚艷的生命力十足,讓人不禁對於有幸參與其中而感到榮幸和謙卑,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如我一樣,一生中親眼見到台灣和印尼兩個國家,從獨裁轉型民主,從貧窮邁向富裕,這是一個很獨特的人生經驗。

從新加坡印尼研究回望台灣新南向

此次有榮幸先拜讀《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Indonesia:Twenty Years of Democracy) 的原稿,更是讓人覺得興奮萬分。目前在亞洲最佳的新加坡國立大學任教的戴維信博士文字精煉,從著作來看,可以深刻體會到他對印尼問題了解的深入,著墨以及參考資料的廣泛;從他提出的問題和隱憂來看,也同步提出許多參考資料和證據,更令人敬佩的是他思慮的周延。在許多議題上,他已經見到了未來可能的發展以及潛在的問題,不禁讓人為他的學術素養和專業訓練豎起大拇指。新加坡不斷研究和

投資印尼,這本著作幾乎與現在印尼政治社會的脈動同步,讓人也替台灣的東南亞,尤其是全球第四大國的印尼,相關研究和深入了解的匱乏而擔心起來,新加坡人和政府對印尼和東南亞的理解程度,實在令台灣汗顏。

戴維信博士使用了對比法,將正反兩面的證據呈現在讀者眼前,用的正是文明素養和民主方式來說服讀者,讓讀者可以更深入的了解到他的見地,即使對他的論述有不同的意見,也可以敞開心胸接納他提出的論點,而我個人最喜歡的是他的論述方式,可以帶領讀者踏出同溫層的思考模式,到一個更廣大公正的層次,這是我個人覺得最大的收益。

從印尼經驗反思民主

誠如書中所言,民主的定義每個人不同。可以投票就能成為民主了嗎?領導人直選就是民主了嗎?政府不干涉你就是民主了嗎?還是能夠和平的替換兩次執政黨就是民主了嗎?內文中對這個觀念有深入的討論,而我自己也才開始深入思考,民主對我的定義為何?也因此讓自己受益,用更廣的角度來看這個觀念。

當然,這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事,自然也沒有一個國家在前進的過程中是完美的。

印尼總統佐科威尋求連任,他的民調持續領先(美聯社)
印尼為東協最大國,同時也是全國第四大國,因此對領導人而言,任何改革都面對著極大挑戰。圖為印尼總統佐科威(資料照,美聯社)

印尼人民民主意識的強化、貪污的防治、地方政府的官僚極端教義利用社群媒體興起、貧富差距的縮減、法治觀念的落實教育系統的改善融合三百個種族和七百種語言一萬七千多個島嶼的物理差距,加上後蘇哈托時期的利益團體拉扯,對印尼這個東協最大國,同時也是全球第四大國的領導人來講,任何改革都不是一件一蹴可及的事。不管採取什麼政策或方法,都會傷害到另一邊的利益,困難不可謂不大,挑戰也隨時都在。這也是印尼領導人天天面對的問題。在我們眼中看來理所當然的事,在印尼政府眼中卻可能不見得如此。而令人欣慰的是,即使可能跌跌撞撞,印尼經濟和民主還是在進步,這要歸功於印尼政府和人民的努力,讓印尼成為國際上吸引外資的標的物之一。

和台灣民主化發展的過程很類似,民主從來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2004年,印尼警方才從軍方獨立出來,軍方也才放棄國防和政治的雙重身分,將權力還給印尼人民。在2002 年,印尼也才通過法律,限制總統最多得連任一次,同時開放直選,即使現在執政黨主席梅加瓦蒂當年也拒絕開放直選,可見任何一項民主改革,面對的通常不是助力,而是來自利益團體無窮盡的杯葛和拒絕,而今天不管是印尼或台灣,民主化的結果都令人稱羨,因為都是人民不斷的努力和奮鬥才有的,這一點,不少印尼人和台灣人都感同身受。

為何我會提到這一點呢?

展望印尼未來民主進程

作者在書中提到了民主這個普世價值可能不見得適合印尼,也不見得能夠長久保持下去,因為有證據顯示宗教勢力進入國家層次,同時也提出印尼人民因為教育的落後而容易盲從,讓不少政客結合宗教,想要將印尼伊斯蘭化,變成伊斯蘭律法國。

其實對於生活在爪哇島上的我來講,這不只是我關心,也是我觀察的主要議題之一。

據我個人的觀察,印尼人對於伊斯蘭律法國是不可能接受的。誠如作者說的,穆斯林可以參與民主,但伊斯蘭律法是沒有民主的。在伊斯蘭律法的治理下,女權和民主選舉同步消失,在現今印尼社會上,過慣民主自由生活絕大多數的人是不會同意這件事的。

中國,穆斯林,清真寺(AP)
有人提議印尼伊斯蘭化,變成伊斯蘭律法國,但女權和民主選舉可能同步消失。(資料照,AP)

其實這個議題在中央政府上已經討論多次,佐科威政府甚至將建國原則設立成國定假日,也在公開場合多次宣揚,印尼不可能成為伊斯蘭律法國,除了違反憲法的多元文化和宗教共存之外,印尼人民也不會接受這個方向。目前的確有人鼓吹伊斯蘭律法國,這只是所謂的識別政治,不管是利用宗教,種族或語言,而全球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印尼,自然有人會想到利用宗教來吸引選民,但除了不同宗教的人出來選舉之外,其實這個議題主要是在社群媒體上喧鬧。在一般生活中,目前還屬於貧窮的印尼,一般人民的主要目標還是改善自己生活,只有什麼都沒有的人才是最「虔誠」的伊斯蘭律法鼓吹擁護者,當你改善了物質生活,誰還會想去過清教徒般的刻苦生活?打擊極端言論,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改善生活,這也是印尼政府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作者同時提出,人民因為民主和中央權力下放,讓不少人想念回到蘇哈托的極權時代,不只當時政府有效率,同時地方政府也不敢亂來,更沒有極端團體的生存之地。若要單憑這一點就說印尼民主化無法持續下去,證據力實在有點薄弱。我認為這一點就和台灣剛解嚴和民主化的那段時間一樣,許多人之前習慣的事情突然變得不知所措,於是不少人希望回到極權時代,不喜歡看到國會吵吵鬧鬧,即使到現在還是有人認為民主就是沒效率,但台灣有多少人真正願意回到戒嚴時代?我想這是一個很容易理解的對比。同樣的,印尼現在也面臨這個問題,除了少數利益團體,任何印尼人都不想回到極權時代的社會環境。

現今軍隊必須接受的事實是,AI加入戰局,戰爭將換上截然不同的面貌。(圖/取自pexels)
不少人認為過去極權時期中央政府效率更高,但軍事集權的時代已經不會被多數人所接受。(示意圖/取自pexels)

另一個議題是軍人支持的重要性,甚至軍事政變的可能。在我的觀察來講,任何一個團體都應該是政府追求支持的目標,不只是軍人。印尼現在的軍方觀念早已現代化,努力成為專業化的武裝部隊,對國家,宗教,種族等完全維持中立,而且沒有投票權,禁止加入政黨和活動,同時禁止經商等非國防事務。尤其是新一代的軍官,在心態上經歷過蘇哈托的極權時代,升遷不若現在的公平和公開,誰敢冒國際和國家大諱利用軍事政變奪權?在制度上,蘇哈托上台之後就擔心自己被叛變,將許多將軍的防區縮小,並且拉高將軍名額,也沒有一個軍事將領能夠單獨叛變而且奪權。現代印尼軍人也想國家進步,讓自己肩膀上的官階更加有榮耀,怎麼可能政變奪權?

戴維信博士是學術實力非常紮實的學者,在泗水大學任教和從商的我,也可以感受到學者的角度和現實的落差。學者看到的都是隱憂和提出問題,卻並不一定提出解決的方法,而且問題的重要性也不見得和政府看到的一致。而執政者看到的是解決問題的最適切方法和學習妥協,方法不見得完美,最重要的是要能照顧到最大的一群人,除非執政者有私心。印尼的確有許多問題待解決,從打擊貪污、經濟發展、法治觀念、政府效率、人力資源、素質、教育改革、極端宗教問題,這些都是提出來的問題,但印尼政府縱然有再多的資源,也不可能一次能夠將過去累積數十年的問題解決,在施政上總有優先順序,而這也是我看到目前印尼政府正在努力動手做的。

印尼政府目前對內大興土木,興建基礎建設,為物流和人流打下基礎,同時改善人力資源,為2030 年以及工業4.0 做準備;對外則是努力招商,而且成果顯著。當這些努力開花結果的時候,我相信書中提到的許多問題自然迎刃而解,不會如書中所說的這般嚴重,甚至嚴重到影響國家完整。其他如窮人健保,教育和就業的問題,佐科威在前不久的政見發表會上也提出了解決方法,可能因為時間差的關係,書中還是將這三個問題列為隱憂,但實際上印尼政府看到了,也動手做了。

為何需要了解印尼?

印尼民主化二十年,帶給印尼的究竟是甚麼?我們為何要了解印尼?為什麼這是一本值得閱讀的著作?和台灣有甚麼關係?這些您都可以在書中找到解答。

當您閱讀完了這本書之後,請您記得,目前極有可能連任到2024 年的總統佐科威,他帶給印尼人民的就是正面的希望。「希望」可以激勵人心,可以振衰起敝,可以讓人面對挑戰,繼而克服挑戰。書中的許多問題都非常真實,當您把這些問題和希望放在一起的時候,我相信您會看到問題一個一個被解決,印尼一天比一天進步。

我關上電腦,閉上眼睛,不少書中所提的彷彿是昨天的事。心中想著參與歷史和創造歷史的機遇而感到悸動,期望您也會因為本書而一樣會受到感動。

*作者為印尼泗水大學講師、《獨立評論@天下》專欄作家,此篇為《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1998-2018)》(Indonesia: Twenty Years of Democracy)導讀,本書於誠品﹑讀冊﹑三民有售,作者戴維信為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