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透明度:《血路盛世:當代東南亞的權力與衝突》選摘(3)

2018-06-16 04:30

? 人氣

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的住處5月16日晚間遭馬國警方搜索,圖為12日納吉宣布辭去巫統黨主席。(資料照,美聯社)

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的住處5月16日晚間遭馬國警方搜索,圖為12日納吉宣布辭去巫統黨主席。(資料照,美聯社)

低劣的政治與不良的治理阻礙了東南亞的發展,但在背後像個可靠的內燃機驅動著這一切的,是受賄與貪汙的惡性文化。東南亞國家經常高居全球評比貪腐與透明度不足的排行榜。根據監察反貪的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TI),2015年的貪腐印象指數(Perception of corruption index,CPI,指數越高,排名越前面,也代表感知的貪腐程度越低。),柬埔寨在168個國家中排名第150位,泰國位居第76位,印尼第88位,越南則居第112位。新加坡排名第8,而奇怪的是,馬來西亞處境艱困,排名竟然高居50多位。在一個逐漸成為全球金融與投資中心的區域,如此嚴重的貪腐現象令人擔憂。

現代東南亞處於貪腐荼毒著社會各階層的世界。享有盛名的《遠東經濟評論》在70年代中期報導,「茶水費」(檯面下購買商品與服務的費用)是當地的一種「生活方式」。可惜的是,隨著時光流逝,改革推行了數十年,某些國家打造了更透明、更具代表性的政府,現代媒體科技也有先進的突破,但除此之外,似乎沒有其他進展,唯一的例外或許是問題的嚴重性更加明顯。除了過去30年來的多起驚人醜聞外,小額貪汙與日常尋租行為繼續折磨著平民百姓。任何在馬來西亞或泰國因為超速而被攔下、在印尼申請過駕照或建築許可,或是生活在菲律賓的人,都知道就連基本的執法與公部門服務也包含了賄賂:奉交不經解釋的現金。這些事情雖有例行程序,但從未有人循正規途徑處理。一名雅加達的警察曾經攔下我,堅稱我超速。他說我可以選擇到警局繳納罰款,並滔滔不絕地詳述這樣會花多少時間、要填多少表格等等。接著,他又提供另一個選擇:付給他一筆低於罰單金額的罰款。他收下賄賂之後,甚至還開了一張收據!我在馬來西亞與泰國也有過類似經驗。

※※※

追根究柢,造成東南亞社會弊病的原因在於:權力集中於少數人手中。他們的自私利益受到根深柢固的精英生存機制,也就是賄賂(成為社會區分的標準)所驅使。有錢賄賂的人能確保自己取得服務或資源。假如沒有賄賂與貪腐,便能促成社會平衡,而這個現象將損害與侵蝕現有的階級制度,並且意味著需要與更多人共享稀少的資源。此外,為了取得服務而支付額外費用,可以確保規則有利於付費者。因此,受賄的緩衝支持著精英的自私行為。

如此一來,如泰國專欄作家孔李狄(Kong Rithdee)所巧妙敘述的,家長為了讓孩子進入頂尖學校而行賄;有錢人為了避稅而在帳務上動手腳;政府官員為了讓妻小分派到最好的工作而買通高層。「這個體制讓官員得以收取回扣並且洗腦我們,讓我們相信如果找對了人,就能解決任何事情。」我在東南亞工作期間,人們都覺得我是瘋了才會想自己申請簽證或工作許可,而不找「能人」──這個人知道要找誰協商,以及為了取得所需服務必須私下付多少錢。東南亞多數區域裡,人們不繳所得稅,而是用少許金錢賄賂。這種機制有點類似課稅:你越有錢,就得拿越多的錢來賄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